下拉阅读上一章

定情信物

    又过了时日的清晨,两只喜鹊落在枝头,阳光透过绿叶找到客栈二层的房间内,空中飘着一些细小的灰尘。红木桌子上摆放着已经喝了一半的茶水,没有热气,已经放凉了,椅子上搭着一件淡粉色的金丝小女衫。

  舞潇潇撅撅嘴,拿出红色的翻盖手机玩了一会儿,觉得没有意思,于是从裤腿中摸出那柄属于自己的小匕首。

  匕首的刀鞘是纯银所致,上面度了层白金,怕银在空气下氧化,雕刻的花纹是二十一世纪最流行的多啦A梦,舞萧然可就没有那么弱智,他的匕首上是一个大大的骷髅。

  “当当”两声敲门的声音,舞潇潇应声道:“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那人却站在门口不进来,等舞潇潇回过头来去看,手中的小刀“哐当”一声掉落下去,砸在自己的大脚趾上,痛的呲牙咧嘴,抱着脚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

  “疼疼疼!”

  “怎么,看到我你很惊讶?”

  一如既往的动作,那熟练的手抹了一下嘴角,泛着深邃的笑容。

  “你醒了?”

  “你还想让我再昏睡多久?!”他的一只手捂上自己的胸口,轻轻拍了拍,“还好还好,我还是要称赞红衣侍卫的武功,剑法好,口子细,不会落下疤痕的。”他说的轻巧,时不时自己扒开衣襟看看。

  舞潇潇看着子容也并无大碍,揉着脚坐回到小椅子上。

  子容走上前来,看着她摆弄小匕首,觉得新奇,一把抢过来在自己手里观看着,拔出小刀,那光亮的刀面上刻着一个“潇”字。

  “给我好不好?当做,当做定情信物,或者纪念之类的东西。”

  舞潇潇还没见过一个大男人这么不要脸找她要东西,越发觉得子容无论傻不傻都挺不男人的!

  “不给!这是我的东西,属于我!若是丢了,回去还要再打造一把,麻烦。”

  舞潇潇起身要去抢,可是子容躲得很远,然后只露出一个脑袋,笑着对她说,“给我吧,我都还没有你的一件东西呢?好歹,好歹我曾经是个王爷,你是我御赐的王妃!”

  “给你?为什么啊,你也什么都没给我呢!”

  两个人好似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一般,子容从腰间掏出一块小牧笛,是那种只有几个小孔的不成笛子的笛子,歪曲的几乎没有笛子的形态,上面还有很多道刮痕,样子难看至极,恶心至极!

  “这个给你,这是我的宝贝呢!”

  宝贝?这么个烂东西?!舞潇潇随手一丢,只见子容的身影也随着那烂东西而去,一边跑一边叫喊:“哎哎,别丢啊,这是我很重要的东西!”跑着跑着,觉得胸闷气短,没跑几步就累得不行,几乎半条命要没了似的,看着小笛子坠落下去,下面正好是厨房的油锅,子容顿时有种绝望的感觉。

  “笛子……”

  软软地坐到地上,一边大口的喘息,一边欲哭无泪。

  突然从对面飞掠来一人影,他带着半块白玉面具,足尖一点,踩在掌柜的头上,一个翻转,左脚踢上那快要掉进油锅的小笛子,随着力道,翻身一抓,然后轻盈落地,沈仙会拿着那歪曲的小笛子放到子容的面前,“给你,你不要命了,还跑,看你伤口裂开了,就直接去见阎王吧!”

  子容顿时笑开了花,站起来抱着沈仙会蹭了又蹭,“仙会,你太好了!”

  沈仙会立即躲得很远,“你躲开啦,我喜欢的是女人,女人!”

  舞潇潇看着这两人耍宝,额上青筋暴露出来,一脸的阴沉,走到子容的身旁,“喂,把我的匕首给我,那是纯钢筋打造的,我的名字更是永远刻在那上面,若是给了你,我回去还要再打造一把,很麻烦,进出我家门也不方便。”

  要知道那柄匕首不仅是匕首那么简单,凡是在舞家有身份或者北美出师的人都会有这么一把属于自己的匕首,进出舞家内部的时候,必要的时刻需要他们出示“证件”,这所谓的证件就是这把匕首吗,如果有想混进去的人出示其他证件之后,便会被在暗部的机关枪击毙。

  子容立即可怜兮兮地双眼含泪摇头,并且躲在沈仙会的身后怎么也不露出来。

  “你就给我吧!”

  在听到那上面的名字永远不会消失之后,子容更想要这把匕首。

  不管子容有没有对舞潇潇说实话,他都是爱舞潇潇的,第一次,痴傻的时候舞潇潇对他很温柔,不打他,对他很好很好;为他去大树上拿风筝,为他受的伤抹药;不仅仅是这样,更重要的是:

  一个人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那种亲近感,舞潇潇也许不够善良,也许不够清纯,也许不够漂亮,但是他能看清楚,能洞察到她内心的想法,那不是大恶也不是大善的小心思,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的小心思。

  “你就给我吧……万一哪天我不在了,我远离你,有这个好纪念一下嘛!”

  他的声音就像可怜的小猫,一点点哀求着。

  沈仙会皱着眉头,“你就给他吧!”

  舞潇潇最终扶额,“好,好!给你,真是麻烦!”

  舞潇潇刚想转身,裙角却又被抓住,回头,妙目微瞪,“还干什么?!”

  那可怜的头再次探出来,用小匕首在小笛子上面刻着什么东西,然后递给舞潇潇,“这个,你也要好不好?”那是一个很粗糙的字体,子容双手捧着,“这个笛子真的是我很重要的东西,我把它给你,希望你一辈子记得我!”

  “哈?”

  舞潇潇接过笛子,上面歪曲地刻着“伯玉”两个字,“你刻着名字还刻假名?为什么不刻‘子容’?”

  子容却傻兮兮大喇喇地笑着,“非常时刻,非常时刻!日后有机会就改回来!”

  舞潇潇哼了一声,拿着小笛子揣在怀里,狠狠地“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将沈仙会和子容都挡在外面。

  沈仙会用手敲着子容的头,微微叹息,“你这又是何苦?”

  子容仿佛没有听见沈仙会的话,拿着小匕首,笑嘻嘻地走回一旁的房间,也关上门。

  可是仙会知道,子容听见了。

  

定情信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