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意渐露

    德馨缓缓转身,仔细地上下打量舞萧然一般,抓着他的手一时间无语,那是一种在等待和未知中的痛苦,事隔紫都那件事的发生已经三个多月,可是这三个多月却像是三十年,更像一辈子,她让阿兰反复的打听舞萧然的生死,传来的消息中几丝希望又夹杂着绝望。

  “真的……真的是你?!”

  舞萧然想笑,心想,站在你面前的不是我还是鬼不成?可是一看那欣喜的眼神,那微微颤抖,想触碰自己而又不敢触动的指尖,舞萧然只是轻声发出了一个“嗯”。

  “你不是葬身火海了?!”

  “这你也信?”

  德馨微微摇头,“想不信都难!”

  “此话怎讲?”

  舞萧然忽然想起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不就是要只要德馨为什么被囚禁,还有德馨过的好不好吗?!

  德馨转变为一脸的正经,“你知道姐夫说了什么吗?”她看着摇摇头的舞萧然就知道他猜不到,“姐夫不仅在紫都对所有人你死了,对于天下,姐夫也说你死了,他说你是为了帮子容篡位,联合万声堂被他的红衣侍卫逼得走投无路,自焚而死!起初我们还不相信,后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弄得和你一模一样的人头挂在紫都的城门口,暴晒三天三日,以儆效尤。”

  “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头?”

  德馨点头,“岂止是一模一样?那就是你的脸,你女人时候的脸!”

  舞萧然开始不还明白,不过思考片刻也全都了解,想必是舞绯扬搞的鬼,人皮面具舞萧然有,舞绯扬就更有,两人学的技巧只是一点不差,想做一张舞萧然女人时候的脸,对于舞绯扬来说是小菜一碟!

  幸好幸好啊,暴晒三日的人不只是哪里来的替死鬼,只是可怜那个人了。

  “那你为什么被囚禁?”

  “不止是我,连子修也被姐夫囚禁起来了!”这一句话令舞萧然大惊,德馨看了看外面,确定没有人,继而小声道:“十二月末,差不多所有的郡主都回到自己的国家,只有我和慕容纯还有香姬留在紫都。慕容纯,那个女人自然不用说,香姬可能因为子容的突然消失而气不过,至于我,是想和子修商量着你的事情,可是就在你的人头暴晒三日之后,子修原本和我定在翌日商讨,却不见踪影,得知子修被囚禁在他的寝宫是下午的事情,我想找姐夫问个明白,可是当晚我就被拦截在外,姐姐更是找我哭诉,若是不想两国征战,就叫我赶快滚回显城,我是听姐姐的话回来了,可是谁知,不知是姐姐还是姐夫,竟然跟我父王说,希望囚禁我三个月,三个月之后再放我出来!”

  舞萧然也在脑海里盘算着,紫都国主想必定是知道子容才应该是国主,子容曾经变傻也肯定和国主有关,现在子容消失,无疑,对于国主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如果那首藏字诗再暴露在外,为首的紫都必然要更换国主,虽然紫都是众国之首,但是如果其他国家有意见的话,他也不好下台,更重要的是,紫都国主当得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使用手段上去的!

  三个月?国主有这样的把握三个月就把子容除掉吗?!

  德馨看出舞萧然的迷惑,道:“舞公子,可否告知德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究竟告不告诉她呢?

  “德馨不可信?!”

  “这倒不是,我的体质都告诉你了,还有什么不可信的!”舞萧然想了想,让她知道也无妨,要不这么些日子的囚禁,她是白挨了!

  “子容才是真正的国主!具体什么原因我不清楚,当日紫苑怎么害的子容我更不清楚,只是那藏字诗的秘密解开之后我才知道的!万声堂说,既然藏字诗的秘密这是个,那就一定是真的,现在想来,你们在这之后一个个被囚禁,想必就是这个,子容的消失让国主已经如坐针毡了!”

  看着德馨目瞪口呆的样子,舞萧然忍不住轻笑,“你千万不要说出去,这件事情还没个着落,你信我便好,既然知道了,就静静等待吧,毕竟子容和我妹妹还都是逃犯,活命要紧。”

  一想到舞萧然的妹妹,德馨立即问:“舞公子,你还要偷阴阳石吗?你,你还要回家吗?”

  舞萧然的脸也沉了下来。

  他是一定要带着舞潇潇回到二十一世纪的,舞潇潇必须去继承舞家,从小的说,这是他的承诺;从大的说,如果舞潇潇继承舞家,就会彻底改变舞家的制度,不至于再多的舞家子嗣受苦。

  “你,你还是叫我舞萧然吧,毕竟我还没有选择性别。”

  他的话言简意赅,意思就是让她不要对自己动多余的感情,可是某人忘了,听到她被囚禁的那一刻,自己是多么的焦急!

  “我也还会去偷阴阳石,更会回家……只不过现在时机不对,紫都的事情不安定,舞潇潇又在被追杀之中,很难保证在自己离开这里之后,舞潇潇又会怎样!”

  德馨不去看他,心中更加的怨恨,可是那种怜惜却还在。

  “那你爱不爱我?”

  她的直爽让他一愣,继而转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

  怎么还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情感呢?!

  舞萧然猛然转头,用回绝的口吻道:“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我没有感情,从来都没有,我的家庭出身不允许我有感情!”然后退到窗子旁,“知道你没事就好,我走了!”

  黑影迅速跳出后窗,不一会儿便消失在房间里,德馨在窗口看着他的身影在漆黑的夜下慢慢消失,最后连个影儿都看不到,心中有少许的酸痛。

  可是他没有死,没有事啊!

  伴含着欣喜的泪滴滑落脸颊。

  

心意渐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