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德馨生病

    他伸出两手,不,是两根手指,捏着子容的衣衫,鼻子动了动,匍匐过去,仔细地嗅了嗅,然后十分嫌弃地擦擦手,对着舞潇潇说,“小丫头,在我之前,是不是有人给他治过病?”

  有吗?舞潇潇几度受惊吓,事情都忘得差不多,回想起来,这一路哪里有人给治过病啊,都没遇上几个人。

  舞潇潇摇摇头,而仙会端着水晶做的小茶杯,“哐当”一放,“再说没有?我都闻见那丫的味儿了,真恶心!”

  舞潇潇反复地回忆,突然想到路上遇的红蓝双侠里面那个叫莫蓝颜的男人曾经在子容的嘴里放了一粒丸药,难道就是那粒丸药?有味儿吗?她怎么没闻出来,舞潇潇对着舞萧然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保护我们出贵香小国的红蓝双侠的其中一人曾经给子容吃过一粒药。”

  “是不是很有洁癖,然后对身旁的那个女人没辙,还总是一脸深沉的表情?”

  呃……形容的好贴切,“是,是吧。”

  “把那个‘吧’字去掉,就是!天啊,怎么能让那虫子给子容治病,哎呀,天啊天啊!”仙会一连痛苦的长叹两声,舞萧然和舞潇潇互相对望,也不知道个所以然。

  “真恶心!那厮虽然有洁癖,但他用药可都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我实话告诉你们,给子容的那粒药丸,里面的其它成分我就不说了,但是有一样肯定错不了,就是一些虫子飞蛾的粪便!”

  “啊?!”

  舞萧然和舞潇潇两人相望,惊讶的异口同声,如果说舞潇潇不够镇定的话,那舞萧然总够了吧,可是这次舞萧然也不仅惊讶出声。

  “哗啦啦”的一声,舞萧然由于动作过大,腰间荷包中的小玉珠瞬间滚落在地,顿时有种“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

  舞萧然正欲去捡,却看到仙会两眼发直,直勾勾地盯着那满地乱蹦的玉珠子,“紫都,紫都的东西?!我,我这一辈子没去过紫都,竟然,竟然有幸看到紫都的东西,哇……”

  果不其然,这玉珠子的新鲜感又让刚才还生气的仙会又跑到这边来了……

  可是仙会对那珠子的新鲜感还没过,就看到舞萧然身上的变声器,又是一阵新鲜,缠绕着舞萧然左转右转,对于仙会,舞萧然着浑身新鲜的东西可是够他忙的。

  --

  傍晚时分,显城镇上贴出一则告示,引得人们纷纷观看,舞萧然戴着人皮面具穿梭在人群中,看到有人聚集之处,是不是紫都又发了什么大事跟舞潇潇子容有关,于是挤进去看了看,这一看却不想心中有澎湃的悸动。

  告示写的是:显城国主二女儿德馨郡主郁郁寡欢,久病不起,国主焦急,宫中御医治不好,希望更有能力的医者前去治疗,必有重谢。

  推算时日,德馨返回显城应该已经二个多月了,怎么会一病不起?!

  她又为何郁郁寡欢,难道是自己的事情让她郁郁寡欢?!

  久闻显城国主并不是儿女情长的人,现如此贴出告示,想必已经焦急万分了。

  舞萧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仙会!

  他急步回走,找到沈仙会,从衣袖中拿出两个烟雾弹,这种东西虽然所剩无几,不过足以让仙会产生新鲜感,从而去医治德馨。

  只见那半块面具里的小眼睛十分晶亮,随着舞萧然手中的黑色小球不停地转动,沈仙会也在不停地转动,他围着舞萧然身边来回转,心中直痒的很。

  “舞公子,舞公子,你身体哪里不舒服啊?我来替你看看。”

  “不是我,让你去显城的皇宫医治德馨郡主。”

  只见那眸子虽然还留恋在那奇怪的东西上,但是表情已变,立即转身回绝道:“不去,我不参与皇宫的任何事,只要是皇宫中的,我怕麻烦,我也很愚蠢,也很容易被新事物魅惑,所以很容易被搅和到皇宫混乱的争斗和是非之中。”

  这人没想到对自己还有自知之明,不过话锋一转,舞萧然又道:“那子容呢?他也算是宫中人啊,还是个紫都的王爷呢,我看你和他很熟,他的病你不是次次医治?”

  沈仙会脸一绷,“你不懂,他不算!”

  不算?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实在搞不懂,舞萧然从衣袖中抽出一张柔软的人皮面具,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品,古代的易容术是不能和它相比的。

  “我给你易容,这样也没人知道你是谁,也不算你进到皇宫,完事之后,这人皮面具还能送给你,供你好好研究,怎么样?”

  沈仙会小眼神时不时地抛向那个面具,最后忍不住用一个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人皮面具,那是多么柔软的啊,从来没有摸过如此质地的人皮面具,这是什么材质的?哇,这人皮面具可以随意改变造型呢!

  “那……那我就破例一次!”

  风情宴微微一笑,刚要转身回去,却感觉他的那两个小手指又捏着自己肩膀上的衣襟,那鼻子动动,仔细地嗅着他身上的气味。

  肯定和十一世纪警犬有的一拼。

  “阿嚏“阿嚏”两声响亮的喷嚏,沈仙会指着舞萧然的鼻子,“你,你身上的味道好熟悉,你是不是见过尹清,还和他有过接触?”

  “你,你认识他?你知道万声堂?”

  “他还在万声堂辅佐欧阳婉清吗?!哎呀,哎呀,欧阳婉清啊,她不仅漂亮而且冷静沉着,而且,而且,她身边总是有新鲜的事物呢,她本身就是一个新鲜的人!”沈仙会自顾自地赞不绝口夸赞欧阳婉清,蓦地,双手一砸,“对了,欧阳婉清过的好吗?她有中意的人没?尹清对她管教的严格吗?”

  他这一连串的问题弄得舞萧然头都大了,尹清对她管教?是她管教尹清还差不多!等等,他这么关心欧阳婉清,是不是对她很中意啊。

  “她过的还好吧,至于中意的人,我不清楚的。”

  想想自己夜半三更从欧阳婉清的分堂消失,翌日她不一定有多生气呢,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知道了重要秘密的人,那样心机重,追求完美的女子岂不要疯掉。

  

德馨生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