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你是我的狗!

    一瞬间十几只带火的箭射进窗子来,温度骤然升高,那耀眼的火苗很快向舞萧然和欧阳婉清飞来,尹清挡在身前,手中的软剑一旋转,挡掉几支,有几支射在万声堂的伙计身上,一时间,嚎叫声求救声弥漫在整个万声堂内。

  “堂主,堂主!他们已经点火了!”

  这么快就行动?!看来国主是让他们一定要死!

  紫都原来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国主并不是现在的嫡长子子苑,而是最小的王爷,那个痴痴傻傻的子容!

  外面,红衣侍卫骑在马上,看着火光一点点变大,勾起嘴角,结果属下的一只火把,持在弓箭前,“嗖”的一声,那只最大的火把被射进万声堂的中心地带,火光骤然大起,几乎照亮了阴沉朦胧的天空,仿佛是夕阳西下的红霞,四周的雪花几乎还未下落便被这骤然的高温融化,而原本堆积在万声堂四周的雪堆,一时间也化成雪水。

  紫都玉兰殿正殿内。

  婢女急急火火地跑进去,自从原来的厢房被查封后,德馨郡主一直住在这里,婢女阿兰来不及脱下被雪水浸泡的鞋子冲进屋子。

  “主子!”

  德馨立即站起来,“怎么样?救出去没有?”

  “今早国主大怒,舞萧然逃离大牢了。”

  德馨两手砸在一起,一丝笑容浮上那疲惫的脸颊,“真的?太好了!她,她一定不会死!”

  拿起温热的茶水轻抿了一口,一颗悬着的心可算是放下了,德馨已经一夜没合眼,昨晚连夜去找万声堂是正确的,只有万声堂能救舞萧然,这件事谁也不知道,就连子修也不得知。

  突然,一个小厮跑进来,来不及给郡主行礼,在婢女阿兰耳边低语,看着阿兰的脸色阴沉下去,德馨刚想再喝一口茶水,只是手突然轻颤一下,茶杯滑落在地,清脆的破碎声让德馨心中一紧。

  待小厮走后,阿兰面露难色,但是想了想还是道:“主子……万声堂被国主的红衣侍卫包围,一场大火,不仅烧毁了万声堂的所有,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没有一人逃出……”

  “什么?”德馨再也站不住,摇摇欲坠地向后仰去,还是阿兰眼疾手快,扶住德馨的身体,“叫御医,叫御医!”

  --

  福寿宫内。

  所有人都站在正殿上,大到老嬷嬷,小到柴房的小童都整齐地站成一排,没有一点怠慢,恭敬有礼。

  床榻帘账内坐着一个公子,不是往日的疯乱发髻,穿的干净整洁,床榻上摆了一个小桌,小桌上一盘黑白分明的棋子,公子左手的两指捏着一个黑子,笑了笑放在棋盘的正中央,然后缓慢地喝了口茶;透过清白的帘账,公子的脸色似乎依旧不好,苍白中透着虚弱,额上包着纱布透着一大片殷红。

  “哐当”一声,正殿的门被香姬一脚踹开,她喘着粗气又前走了几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听到哭喊抽泣声,大殿上的人竟然安静地站成一排好似在等候主子发话的仆人一样老师,毕恭毕敬。

  “你们都站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过来我这!”

  帘账中的人发出嘤咛的一声嗤笑,只是浅浅的一声,就好像绕梁三日一般,让这些奴仆们不敢喘一个大气。

  香姬也打了个哆嗦,大冷的天,可是这声音比这天还冷,那种深入内心,让她丛里冷到外的阴冷。

  “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们都站在那个傻子身边干什么?”

  帘账中的公子依旧不语,捏着一个白子“嗒”的一声放在黑子的旁边,嘴角勾勾,又是一口清茶含入嘴中,并没有立即咽下,而是含了一会儿才咽下。

  一个老嬷嬷弯着腰,从一旁走来,拉着香姬的手,很小心地说:“郡主……他,他是不是被鬼附身了?他变得好奇怪……”

  “这世界上没有鬼!”香姬不屑地走过去,同时还用傲慢的语气道:“一个傻子能怎样?就算被鬼附身了,那也是一个傻鬼!”

  脚步不停,她走上前去,一下子拉开帘账,看到的是穿戴整齐的男子,男子回头冲香姬微微一笑,将香姬也吓退了一步,这不正是那日那种诡异的笑容!?御医说他的脑子伤的太严重,已经到了不可治愈的地步,只会这么一直傻下去,怎么今日一起来就这副样子?

  从上到下,哪里像个傻子?!那工整的棋盘,那胸前的系的正确的盘锦十字扣,还有这般诡异的笑容。

  这是多么令人沉醉带着蛊惑的笑容,可这笑容是多么诡异,就像,就像地府中阎王的温柔一笑,带着寒意,仿佛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你……”

  “呵呵……”一瞬间,那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平时那傻气的憨笑,“呵呵……”立即缩成一团,双眼含泪,他的身体仿佛柔软的没有骨头,像个虾团一般蜷缩在角落里,“不,不要打我,我,我怕!”

  香姬那原本受到惊吓的表情立即平静下来,想来也是,这个傻子不定又是哪根筋搭错了,模仿什么,他还是原来那个傻子,一点也没变!

  她双指用力地挑起子容的下巴,“来,叫主人。”

  黑而长的睫毛颤颤,那双天真的眼睛里饱含着的泪水决堤而下,滑落在他惨白的脸上,一滴滴,但是双唇却紧闭着。

  “叫主人!”

  那颤抖的身体就像一个易碎的布偶,最终,香姬弄的他下巴都快掉了,痛的他要死,他轻微地低语,“主人……”

  继而是近乎于咆哮的大吼,香姬一掌挥落他手中的茶杯,打散小桌上的期盼,棋子砸在子容的脸上,砸的他生疼,泪水滚滚而下。

  “谁允许你弄这些!你要记住你只是个废物,只是我的狗这就足够了!”一巴掌扇在子容那白皙的脸上,红肿顿时呈现出来,嘴角的殷红缓缓流下。

  “快说,你是我的狗,是我的狗!”

  “我是……你的狗……”

  这就对了!香姬笑的更加狰狞,那已经脱离了一个女人的性情,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她拽着子容跌跌撞撞地下床,让他跪在自己的脚边,对着那洒落的茶水沫儿一声喝令,“你给我舔干净,舔干净!”

  “不,不要,脏。”

  “不要?!”

  手中的黑鞭子顿时扬起,用力地抽了子容的脸一下,一道紫痕带着血丝映在子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你是我的狗,没有我你就活不了,我也不会让你活着,所以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快舔!”

  “呵呵……”那抱着双膝保持着保护自己姿态的男子突然之间就不哭了,只发出轻佻的笑声,阴森邪魅地让人汗毛竖起,从他脸上滴下的血就像恶鬼吸食的一朵花。

  这时身后的老嬷嬷大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今天早上就是这样的,给他喝粥,他不喝,我们强制他喝,可是,可是竟然有这种笑声,还有比这还恐怖的笑容,自己穿衣,自己系扣,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棋盘,从上到下地摆,不看还好,一看……一看,他竟然用黑白棋子摆了一个女人的头,正是……”

  “正是什么?”

  “是他母妃的样子啊!若不是被女鬼附身,他,他怎么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

  香姬一愣,顿时感觉背后一股阴风冒出,吹得自己从心开始冷,是那种好似掉进枯井之后很久,很久,腐坏了才爬上来的感觉。

  揪着子容头发的手缓缓放开,一向不信鬼怪之说的香姬也开始头皮发麻。

  “郡主,郡主,既然您来了,那,那我们就干活去了!”老嬷嬷刚一说完话,所有的奴才都落荒而逃,一刻也不愿意在这呆。

  一时间,整个福寿宫竟然只剩下子容和香姬两个人,这让香姬不得不四周来回看看,毕竟她曾经扮鬼吓过子容,难道真的把那个东西招来了?!

  不,这个世界没有鬼!

  香姬拽着子容的衣领,一回头,那苍白的脸竟然面朝下,身体软软的,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脸颊上的血流到香姬的手上,那颗头无力地下垂着,香姬越来越感觉,那揪着的黑发好滑好柔软,不像,不像是男人的头发,倒像是女人的头发,冰凉地有一下无一下地扫着自己的手臂。

  轻轻探一下子容的鼻息,香姬立即推开子容,后退数步,犹如溺水的人一般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全身竟然被冷汗浸湿。

  那个人,没气了……

  没有呼吸了……

  他死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自己干了什么吗?只不过大力地打了他,只不过揪着他的头发强迫他去舔地上的茶叶末,并没有给他怎样致命的伤害啊!

  他为什么莫名地死了?!

  香姬还想再去一探究竟,手指刚触碰那白皙的皮肤,子容两眼蓦地一整,黑白分明的眼球着实让香姬失声尖叫,一连摔了五个跟头才颤悠地扶着门边走出去,那双眼睛带着仇恨,带着哀怨,似有不甘。

  “啊!死人了,死人了!”

  香姬抓着御医的衣袖颤抖地推开门,捂着自己的双眼不敢看,“就是这里,四王爷,四王爷突然骤死,就是这里……”

  御医莫名其妙地看着空旷的屋子里,不要说一个人,什么都没有,在香姬指着的那个地方只有一滩茶叶末和干了的水渍,其余什么都没有。

  “四王爷在哪里?”

  “不就是在那吗!”

  “可是……”御医揉了揉眼睛,“真的,真的什么也没有啊!”

  香姬放下手,原本应该躺着人的地方真的什么都没有,可是她明明探了鼻息,更是亲眼看见那双目圆睁的人,怎么会突然消失?!

  

第三十五章 你是我的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