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大婚当日处斩!

    阴历十二月初三,小雪,微冷,适宜出行,嫁娶,买卖;不宜奔丧出殡,看亲友。

  就在这日,所有人都围着舞萧然身边转,原来身旁的婢女由二三个增加二三十个,梳发的梳发,化妆的化妆,还有十几个人拿着大红的嫁衣左右围着舞萧然;小雪轻飘着,偶有几个雪花吹进来还未落到舞萧然的手上便化了。

  “潇潇,潇潇!”

  舞萧然四下张望,所有的婢女都不厌其烦地再次给她补妆,门口处倚着个少女,撇撇嘴,轻哼一声,“我在这儿,人家早饭还没吃,刚去厨房弄了点,你就大呼小叫。”

  “你不要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一个婢女专门走到舞潇潇身边,“哎呀,小主子,你就坐这吧!”

  今晚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早在前一晚舞萧然就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先前以这身衣衫进入紫都正殿拜祭,这是必须要沐浴更衣的,所以不可以在身上藏任何东西,但是晚上进入沧溟宫的时候要换上另一身礼服,这身礼服就需要舞潇潇带着先前准备好的衣服站在那里,那里无论是红外线监控器还是手枪烟雾弹催泪弹都一应俱全。

  今天晚上偷完阴阳石,紫都必定大乱,到时候舞萧然和舞潇潇就带上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人皮面具,冒充一下柴房的伙计,等到翌日上午再出紫都,待夕阳西下的时候将阴阳石放入水中就能回去了。

  随着两旁的婢女搀扶,舞萧然一个人来到了紫都正殿,包括各国的郡主都在那里,最上方的还是威严的国主,右边是一身大红礼服,温文尔雅低着头的子修;至于左方,原本应该站着子容的位置却空无一人,早听闻子容疯病又发作,磕的头破血流不能前来,所以左方只站着香姬一人。

  门“吱呀”一声关了,这让舞萧然有着不好的预感,暗淡的房间让人十分压抑。

  底下传来很多细小的探讨声。

  “怎么突然关门?”

  “是呀是呀,这难道就是紫都的形式吗?”

  “切,谁晓得?”

  突然,国主道:“新野郡主舞萧然,你今年多大了?”

  他这么问是干什么?!“二十一岁。”

  “二十一岁?!”国主的声音带着少许的愠怒,“我怎么记得新野郡主应该是十八岁。”

  糟了,一定是国主怀疑她的身份了,这可怎么是好?!对于那个生死不明的真正郡主,她是一无所知,可是,他又为什么要怀疑自己呢?是有谁发现了什么吗!

  这时只听子修一声低吼,“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舞萧然迅速转身,几个奴才已经锁上了门,然后是一路红衣大汉将舞萧然围在里面,手持宝剑,时刻警惕着。

  “你根本就不是新野的郡主。”

  国主的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慌乱,窃窃私语。

  “大哥,你在说什么?”

  国主不语,一挥手,从他身后的帘账内窜出一个身体纤细,仪态轻盈的女子,脸上有一道不浅的伤痕,额上包着纱布,晃晃悠悠地走上前来,还未说话,已是泪流满面,哆嗦着双手,缓缓抬起指向舞萧然。

  舞萧然与她对视,心中已明了,想必这就是真正的新野郡主。

  “她是假的!”真正的新野郡主上前一步,脸色惨白,泪水汹涌地流下,“我们在来的路上遭遇了劫匪,我妹妹清儿被劫匪砍了十几刀,早已不在人世……我为了保住清白,跳崖寻死,多亏了绯扬公子我才能活着……”

  舞萧然一震,后退一大步,舞绯扬?!这是多么一个令人惊讶的名字!

  她不相信舞绯扬也来到了古代。

  等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被发现了就代表着任务失败,看来国主是早有预谋,要不不会有这么多红衣侍卫包围着自己,她下意识地对着那身边唯一一个带着的语音话筒大喊:“潇潇,快跑!跑!”

  四周的红衣侍卫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一拥而上将舞萧然拿下,按着她跪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为何冒充真正的新野郡主?!”

  舞萧然跪在地上没有出声,怎么说,说什么?难道说自己为了回家专门来偷阴阳石吗?她不担心别的,舞潇潇还在后院等她,不知道有没有跑走,就算跑走,偌大的一个地方不都是紫都的,会不会被抓回来!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扇在舞萧然的脸上,出声的是一个蛮横高傲的女子——慕容纯。

  “国主问你话呢!”

  这一巴掌打的尤为重,甚至扇的舞萧然耳朵都在“嗡嗡”地响。

  不用说,新仇旧恨可都在这一巴掌里。

  看着那张骄横的面容,舞萧然啐了一口血沫儿,抬头瞪着她,“砸碎!”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又是一巴掌扬起,微风扫着舞萧然的脸颊躲也没躲,只等着那巴掌落下来,可是偏离脸颊还差一点,慕容纯被迫停住了,回头一看正是德馨握住慕容纯的手,疲惫的倦容中带着少许的愤怒。

  舞萧然自嘲地笑笑,看了看德馨,依旧没有说话。

  反倒是嚣张的慕容纯一甩手,没甩开,“你放开!”

  德馨看着舞萧然,这样都没有说一句话,一点表示也没有,胸口闷闷的,她多想她有一点表示,哪怕是一个眼神也好,可是她竟然低下头,的确,女人的舞萧然娇弱中带着强硬,很美。

  “你放开!”

  德馨依旧没理,只是没有松了力道,“舞萧然,你后不后悔?”

  跪在地上的人终于轻声说了句只有德馨才听到的话。

  “人生如棋局,落子终不悔。”

  她不后悔?!若是那日她问他,你能不能为我选择性别?他要是回答的能该有多好,以显城的势力,保他一个人不成问题,让他生活在显城过着安稳无忧的日子更不成问题;他们可以在一起,一起赏雪。

  假冒郡主的事情就算今日不败露,他日也一定会败露,纸包不住火。

  好一句人生如棋局,落子终不悔!

  有骨气!

  慕容纯是绝对不允许别人无视她的,又吼了一句,“别以为是显城的人我就怕你,你放开!”

  只见德馨的另一只手扇过去,大吼一声,“你给我闭嘴!”

  这一声虽不大,但是让在场的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包括那个高高在上的国主和一向了解自己妹妹的国主夫人。

  慕容纯几乎愣在当场,忘记呼痛忘记反抗。

  在所有人眼中,德馨都是和善的,这所谓的和善不是说她没有郡主的脾气,是因为她对谁都没有隔夜仇,说话一向不会太大声,更不会动手去打人,今天是第一次,那么大声吼人,那么重地打人,甚至那气得颤抖的身影都不是往日的德馨。

  她那么会生那么大的气?

  紫都正殿一下子安静下来,那些窃窃私语的郡主们吓得都不敢出声。

  慕容纯出了丑,要知道,就算是显城的这个地位颇高的郡主也是不能打她的!而且自己竟然是为了一个连郡主都不是的假冒的人挨打,更是不服气。

  猛地推开德馨,慕容纯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好强的她骑马射击都有学的,力道自然大些,又是一巴掌扬起,这口气一定要报复在舞萧然身上!

  “你不能打她!”

  两个人同时出声,德馨的距离远远不够接触到并且阻止慕容纯,另一个出声的人便是在国主右方一直没有说话的子修,只见他一个翻身,足尖轻点一个侍卫的肩膀飞掠过来,正好抓住慕容纯的手腕,一个男人的力道比一个女人不知要大出多少倍,慕容纯只得咬牙作罢。

  德馨舒了口气,继而走到子修的身边,两个人眼神交流片刻,便转身一同下跪。

  “恳请大哥放过她!”

  “恳请姐夫放过她!”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声音中带着坚定。

  “不行,她冒充郡主,本就是死罪,不知改悔,若不是慕容郡主告知并救下真的新野郡主,她岂不是真的要和子修成亲,真的要变成三王妃?!这怎么了得!于情于理都不该饶恕,到时候我紫都怎么向新野交代?”

  德馨比子修聪明,心想一个小小的新野,平时若是“得罪”,那地方多了去了,怎么今天就死抓着不妨,莫不是舞萧然得罪了姐夫?

  “可是......”

  这一次,两人刚刚要说话,国主就打断了他们。

  国主用权威的语气又道:“今日婚期延后,改日另选吉时完婚,真正的新野郡主会是你的妻子。”

  “什么?不行!”

  今天是怎么了?德馨的暴怒和子修的第一次说“不”!从来没有过,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假的新野郡主?!如果说子修日久生情还好说,那德馨的这种冲动又怎么说?!

  看来舞萧然不除不行!她笼络的人太多,竟然连一向听从自己的子修都敢反抗。

  “我的命令,你敢反抗?”

  国主的威严让大殿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甚至是都不自觉的后退一步,空气中的气温都好像下降了。

  “传我的命令,将舞萧然关进地牢,十日后处斩!”

  

第三十一章 大婚当日处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