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晚上接客

    傍晚过后,天空彻底变黑,几颗明星在圆月的四周闪烁着,就像守护着中间的那个大月亮一般。微风吹来,吹得小窗发出“吱呀”的声音,那墙角处的野花野草轻轻摇动着。

  向上看去,透过开着的小窗,清蘖正在给一个人儿梳头,沾了柚子水的木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小水珠渗进黑发内,让头发更加柔软清香。捏起一个金步摇插在发间,镜中的人儿如果不看脸颊,仅看那身段和披肩的长发,定然是个美人。

  “好了,我们可以下去了。”

  底下已经开始吵闹,男人的叫嚣声口哨声传来,并且还有一种专门属于臭男人的味道。

  “你忘了一件事!”

  “对!”清蘖敲着脑袋,手指在前面的人脸上一路滑下,顺着脖颈摸到一小块微妙的凸起皮肉,“唰”地撕下,露出本来面目。

  原来那是一张人皮面具,撕下人皮面具的伯玉有着一张超脱世俗的容颜,干净的脸上还有着浅浅的笑容,他习惯性地抹下嘴角,如果不看穿着和发式,定然是个风华绝代的公子。

  这就是伯玉上午说的“晚上接客白天也要接客”的缘由,晚上他和清蘖商量好,他假扮风尘女子在醉红楼卖艺不卖身,那些男人都被伯玉的绝美容颜所倾倒,趁机,清蘖采取措施偷那些男人身上的钱。

  看着有些可耻,竟然去偷嫖客的钱,可是清蘖这样解释,“你不偷,那他们就会用这些钱去调戏女人,我也是女人,虽然有点小,但是……”语出词穷之后她就会说,“我这是办好事,为了广大女人而干,我光荣!就像,就像……劫富济贫的女侠!”

  清蘖搀扶着伯玉,仅仅迈出一个楼梯,只露了半张脸,那些男人就已经叫好,拼命地喝酒呐喊,清蘖偷笑,如果他们知道这个绝色佳人是个男的呢?!

  “容容小姐下来了!”

  “容容小姐,容容小姐她对我笑了……”

  “容容小姐,今晚,今晚一定买到你!”

  清蘖在伯玉的耳边低语,“容容……呵,子容王爷,我真想给你拍下来呢。”

  手中的红色翻盖手机不经意间露出来,伯玉眉头一皱,同样低声道:“不,不要拍我,你若是敢拍,我就把你那个宝贝的什么能复制人的东西弄坏,让你一辈子也用不了!”

  刚一下到中间的小台上,好多男人就一拥而上,哪怕是能摸到容容小姐的手也好,摸不到,闻到容容小姐的体香也好!伯玉一边忙着应付这些男人,一边还要陪着笑容,这时清蘖的手也不闲着,她个头稍矮,早已淹没到人群中,只见她在那群男人中间穿梭,手灵巧地套上一个又一个钱袋,迅速地装进自己的衣袖中,然后继续,她的偷盗技术仅限于初级,手中的伸缩自如装置也显露出来,正在偷者客人们腰间的玉佩之类的东西,只是短短一晚,又是一千多两进账,清蘖的小嘴笑的何不拢。

  “容容小姐今晚给大家弹一曲,之后就请明日再来吧。”

  冲着伯玉挤眉弄眼,看的伯玉一脸黑。

  不错!伯玉就是紫都的四王爷,那个傻瓜子容,清蘖就是假冒的小郡主舞潇潇。这两人在那日相遇后,子容拉着轻轻跳进小池,原来那小池的最下面有一条密道,密道直通向紫都几百里外的一个地方,子容说那条密道在全紫都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子容还告诉了舞潇潇,原来紫都的国主本应是他。

  那日冬耳国的郡主香姬毒打他,后脑严重出血,不过也许天不亡他,那一撞竟然让他后脑的淤血散开了,堵塞的记忆又回来了,他不再是个傻子,不,他原本就不是个傻子,只是因为被人灌药才变成的傻子。

  但是子容也没有和她说太多。

  两人沿着小路一直走,她问他去哪里,他的头经过颠簸和浸水,又流了很多血,在倒下前他一直在说,要找到清波镇,去清波镇找仙会。

  这一路,子容倒是很保护她,有一次红衣侍卫离他们只有几米之远,在他们的头顶上的悬崖,子容压在她身上,如果红衣侍卫有意无意地踢一下那石块,子容都会被压成肉饼,只为保护舞潇潇活着。

  他们怕被紫都国主的红衣侍卫找到,现在全世界都是他们两个的通缉令,所以两个人不得不改名易容,也恰好了,舞潇潇身上有两张二十一世纪高科技国际仿真面具,戴上之后就像是换了张脸一般,不会有人认出来。

  没有办法,两个人只能先扮丑人了。

  出了醉红楼的门,伯玉连忙扯下那身绫罗绸缎的花衣,迅速带上人皮面具,趁着夜深人静,悄悄走回客栈。

  可是当清蘖轻轻推开门时,一抹红色迅速冲来,冰凉的宝剑在月光下闪烁着轻微的银光,清蘖迅速后退,可是还是来不及,那剑舞极快,她根本看不清楚,脚步一顿,感觉身后也有人,可是再回过神的时候,两人皆在女子的双剑之下。

  这女子左右手皆拿剑,着实不简单。

  “你们……”

  这两人白天非要住店,晚上以剑相对,难道是紫都国主派来的人?!就要了解他们的姓名了吗?

  女子单脚一踢,将伯玉和清蘖同时踹跪在地上,将两把剑扔给对面的男子,同时两只手按住两人的手腕脉门,轻轻一用力,两人顿时感觉有股麻痹的感觉窜到全身,那种感觉直逼着心脏,让两人几乎不能呼吸,猛地,女子收手,两人同时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气,仿佛溺水的人一般,汗水顿时渗透了全身。

  “你这是干什么?要杀我们吗?”

  清蘖还有力气说话,至于伯玉,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一弄,脸色惨白,几乎没有力气说话。

  女子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男子,“蓝颜,他们没有武功,难道,难道是我们找错人了吗?”

  “没有武功?!你确定?!”

  女子又按上了两人的脉门,伯玉几乎是她硬拽过来,“你不信?那我再试探一次!”

  还要?!如果再像那样麻痹一次的话,天啊,先不说她自己,她身旁的伯玉就肯定没命了。

  蓦地,身旁的伯玉摇摇欲坠地倒在她身上,在他耳边低语一句,“我,我不行了,他们不是紫都的人……”之后便昏死过去,月光下,他的脸上还有少许没擦掉的胭脂,但是依旧苍白如纸。

  清蘖蓦地跳起来,“呀,你,你弄死他了!”

  女子也是吓了一跳,后退一大步,“蓝颜,蓝颜你快看看他,我,我不想杀人!”

  男子上前,两指轻叩他的手腕,不一会儿便取出来一粒丸药放进伯玉的嘴巴里,单手覆盖上他的额头,“他没事,只是,他的脑袋……”男子用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头,“里面不太好,已经一年之久了。”

  又继续道:“他刚才太用脑了,太累了,就好像,心力交瘁的人一样。”

  清蘖忽然想到伯玉在刚才还告诉她,这两人不是紫都的人,恐怕思考的太急,太伤脑子了。

  女子一看自己并没有杀死人,拿着剑抵在清蘖的脖颈上,清蘖真想昏倒的是自己就好了,怎么还问,那这两个人到底是谁啊?

  “你们不会武功,可是我和蓝颜盯着你们很久了,你们每隔一个月就换一个地方,然后所在的地方就会死很多人,不是你们杀的吗?!”

  死很多人?!他们怎么不知道,亦或是伯玉知道但没告诉她?清蘖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心中有有点怜惜他,他若是知道不告诉自己,那要承载多少压力?

  “我,我们不知道啊!我们不会武功,也不知道有人死,我们只是随着一个神医随处漂泊,他告诉我们他下一站会到哪,我们就去哪,因为伯玉需要那神医的药,来缓解他的头痛。”

  清蘖说的有一半是真,有一半是假。

  这时,一向很少说话的男子开口了,声音低沉,“一个神医?他叫什么?”

  “他叫仙会,沈仙会。”

  男子眼前一亮,好像找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勾勾嘴角很确定的说,“红颜,他们肯定不是凶手了。”

  女子似乎很听男子的话,收了剑,抱拳道:“那刚才真的失礼了,在下段红颜,他是我的青梅竹马莫蓝颜。”

  呃!段红颜?莫蓝颜?他们的名字还真是怪,都断了,没了,还红颜蓝颜?!名字真怪!

  

晚上接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