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字条之秘

    出了地牢,天空飘着小雪,天气微冷,尹清拿了一件披风给舞萧然披上,这里是紫都的城墙根儿上,有人挖地洞竟然在城墙根儿上挖,真是脑子有病!回头看看几个挖土的工人竟然都是万声堂的伙计,一个个拿着铁锨锤子之类的,在这排人的最后面站着一个迤逦的女子,黑发飘扬,稳如泰山。

  那份淡定不是欧阳婉清是谁?

  “早知道你们挖土救我,我就不挖了!”她甩着疼的很的双手,鲜血淋漓,一个个血泡像是抗争到最后的小兵,全都破开了,“害的我一晚上没睡觉,累死我了。”

  舞萧然说完才觉得不对,万声堂为什么要救她啊,她现在是女人,是一个只和万声堂有过一面之缘一次之交的女人,怎么会想的起来救她?

  欧阳婉清转身,微微行礼,“久违了,舞萧然舞公子。”

  从那双精明的眼神中就得知了欧阳婉清知道了一切。

  “昨夜德馨郡主连夜敲门找到我说出了你的秘密,希望我们救你,当然也让我们保密,我突然发现你的这个秘密,这个体质是一个很好很神秘也很有趣的消息,收集消息时万声堂的准则,‘消息’有难我们岂有不救之理。”

  好啊,感情是把她当做“消息”了,不过德馨能这样帮自己,自己的心突然又内疚了不少。

  “不过,我们也有事需要你帮忙,我这里有张字条,里面藏着一个秘密,但是小女不才,看了多日都未能解开,觉得你这个人本事不小,所以希望你来解。”她说着顺势从衣袖中拿出字条,是一张崭新的纸张,明显是复制过的。

  口中有舌话其主,

  帝王贪婪民诉苦,

  颔联二字藏深意,

  唯有葡藤容民住。

  舞萧然反复地念,然后有点疑问:“你把抄了一遍,万一原来的那张纸上有什么药水之类的,我不就看不到了。”

  “这个你放心,尹清向来医术过人,对那张纸已经做了研究,那张纸完全没有什么被药水浸泡过的样子,所以请放心。”

  舞萧然思考了片刻,忽然想到了妹妹舞潇潇还不知道在哪里,于是收了纸条对欧阳婉清说:“欧阳堂主,我妹妹还不知下落,而且我还要回去拿些东西才能破解这秘密,所以……”

  “明白。”她回头指挥,“尹清,你随她回去拿东西,阿虎,你带十个人去找舞潇潇那个小丫头,我则在万声堂等你们。”

  尹清抱拳领命,转眼间大家四下散去,只剩下尹清和舞萧然,一回头,那娇弱的样子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孤傲与霸气的男子容貌,身高也顿时增加了一头,舞萧然在腰间打了个结,让披风不至于妨碍到他。

  “你……变……”

  “没错,我现在是男人!”

  舞萧然身上什么都没带,所以尹清在前打头阵,从后方小路进入紫都内殿,舞萧然紧跟在身后翻墙入内,那平日依旧的厢房如今却重兵把守,十几个红衣侍卫挡在门前,可惜烟雾弹不在身边,要不然就能趁乱进去了。

  “嗖嗖”两声,舞萧然看见什么东西从尹清的手中弹出两个东西打在红衣侍卫身上,尹清看到方法可行觉得不错,又在地上捡起几枚石子,命中全部的红衣侍卫。

  “行了,可以走了。”

  “可以?”舞萧然看着那些红衣侍卫好像与刚才没有什么区别,怀疑地看着面具男子尹清,“你确定?”

  “确定,我虽然很久没用隔空打穴这招,但还没生疏。”

  尹清为了确定没事先跳入院子内,看着那一个个大汉都没有动,而是眼珠记得乱转,舞萧然“哈哈”一声轻笑也跳进院子内,一路跑进自己的厢房,看着那没有动过的红色翻盖手机,就知道舞潇潇没有回来,凭她那样的伸手也不可能进的来,从墙边一路摸索,将该拆该卸的高科技探测器侦察器全都从厢房内卸下来,然后拿上小黑包和两步手机,换了一身真正的男装,打了个包就冲出门。

  “快走!”

  尹清正在和十几个红衣侍卫交手,就在刚才突然有人来检查,一声尖叫喊来了红衣侍卫。

  舞萧然抬头看去,如他所想,果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人影对他勾勾嘴角,蓦地跳到地上,消失不见。

  舞绯扬!?

  “尹清,你掩住口鼻。”

  尹清照做了,舞萧然扔下一个烟雾弹,硝烟弥漫着,舞萧然一只手捂着嘴巴和鼻子一只手拉着尹清从他以前挖的狗洞钻出,来到紫都外的大街上。

  很快两人就跑到了万声堂内,在那里欧阳婉清正端坐在正前方的椅子上,看到舞萧然前来也只是微微颔首点头,没有过多的表示。

  “请吧。”

  舞萧然明白她的意思,从包袱里掏出两个金属的高科技产品,左手拿出一个小改锥,轻轻转动着小螺丝,几番拼拼凑凑之后竟将两个金属高科技产品拼凑成一个手掌大小的仪器,当然,周围的人几乎看傻了眼,舞萧然将那张纸条掏出放在仪器的下方,只听“啪嗒啪嗒”几声,舞萧然再拿出纸条,上面多了几个洞,缺字的地方让欧阳婉清在纸上写下,却的是什么字。

  欧阳婉清照做,要知道重新改装的这台仪器是进口的破译仪器,不仅能破译密码还能破译任何有关秘密性的文字,古代的几句藏字诗当然不在话下。

  “给你。”

  舞萧然接过欧阳婉清在纸上写的几个字,分别是诗中的首联的“口”和“主”,颔联的“王”和“诉”,以及尾联的“葡”和“容”,舞萧然让欧阳婉清再拿原诗给他看,颈联的“颔联二字藏深意”让他颇为深思。

  这下子再也不能用什么仪器了,仪器只能筛选最重要的字,而现在需要的是脑力。

  欧阳婉清也沉思着,突然她轻拍桌子,“首联‘口中有舌话其主’,帅选出‘口’字和‘主’字,而且是‘口’中有‘主’,不就是一个‘国’字!”继而她用指尖轻点着颔联和颈联,“颈联说颔联二字藏深意,帅选出来的是‘王’和‘诉’,可是这两个字根本拼不成字,那就要取其中的偏旁或部分,我试了试,这两字要拼成另一个字,只能是‘王’字加上‘诉’字中间的一点变成‘玉’字和‘主’字。”

  这话给舞萧然很多启发,毕竟从一开始,身边围绕的事情中总不乏有些人是来要字条的,伤子修那日,黑衣人也是要字条,最开始在万声堂用舞潇潇当人质也是要字条,这字条倒是越来越让舞萧然好奇,拿不到阴阳石但这次被救出来也算是欠了万声堂一个人情,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不信拿不到阴阳石。

  颈联为了解释颔联,自然颈联对尾联就没什么用处。

  “唯有葡藤容民住。”帅选出来的是“葡”字和“容”字,为什么是“葡”很显然,作者有意在“葡”字后面顿了一大笔,意思就是为了让读的人不将“葡藤”两字组在一起,“葡”让人最先想到的是葡萄,葡萄……要是舞萧然没有记错的话,子修还有一个名字叫紫藤,紫藤,葡藤……

  “欧阳堂主……”舞萧然看看四周的人,欧阳婉清立即心领神会,示意所有人都下去,只留下尹清在身边。

  “我……不知道能不能讲,我……不敢讲。”

  欧阳婉清倒也聪明,低声问:“涉及紫都皇家的秘密?”

  舞萧然点了点头。

  “没关系,我等丧命也会保护舞公子安全,希望舞公子不要顾及。”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舞萧然更不想把话憋在心里,于是道:“‘葡’字后面顿了一大笔,就是不想让人联想‘葡藤’,单一个‘葡’字最容易联想到葡萄,葡萄多为紫色,和后面的‘容’字能组成子容……”舞萧然拿起毛笔在白纸上迅速写下两行字,第一行是“国玉子容”,第二行是“国主子容”很显然,大家都明白其中的含义。

  这首诗就要揭示,紫都的国主应该是四王爷子容。

  可是一个傻子又怎么能当国主?!这让舞萧然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迅速跑来,“堂主,大事不好,紫都的三路兵马将咱们的万声堂里里外外包围的密不透风,而且很多士兵正在给万声堂周围点草泼油,要烧死咱们!”

  “什么!?这么快!”

  

第三十四章 字条之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