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初次约会

    紫都阴历十一月初十,天空阴沉,飘着零星的雪花。

  紫都的白天已经彻底变为冬季气候,夜晚彻底变为夏季气候,这让很多郡主都不太适应,昼夜温差大,种出来的粮食蔬菜固然口感好,可是生病的人也逐渐增多,紫都的人还好,最为严重的还是他国的郡主。

  舞萧然望着窗外,雪花飘零,脆弱的枝干似有似无地摇摆;他抬起头,看着坐在院子围墙顶上的舞潇潇。

  “她还在等吗?”

  舞潇潇回过头,她是十分喜爱坐在这个墙头上的,能看到最外面的集市,很是热闹。

  “是啊,还在等,都两个时辰了,按照咱们的说法,都等了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这么冷的天,一个人在雪里站了四个小时,舞萧然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你不去看看吗?”舞潇潇用她那红色的翻盖手机拍着自然的雪景,他们舞家人用的所有手机都不需要电源充电,只要有微弱的光,手机就自然充满电了。

  “再……再等等……”

  舞萧然终于没好气地关上小窗,眼不见为净!

  事情是这样的,那日舞潇潇被放回来之后,德馨很高兴地来问候,后来不知为什么就谈到了德馨的倾慕对象那个叫舞帝的人,德馨说下雪的日子她一定要在集市上等他,虽然不知道舞帝会不会来,但是有缘就一定能相见。

  那日德馨喝的有些多了,舞萧然以为她在说醉话,没想到今早舞潇潇大呼小叫,德馨真的去等,零星的雪花飘落下来,舞萧然仰头看着阴沉混沌的天空,深吸一口冷气,对着那堵挡着视线的墙叹息。

  那个大白脸是个傻瓜吗?!

  舞萧然躺在床上,翘着腿,玩着手机上的冒险游戏,上面显示五分钟死了六个人,心不在焉的她终于决定起身去看看。

  “潇潇,她还在吗?”

  “是啊,还在……呀!”舞潇潇一声惊讶地叫声,“德馨姐姐滑倒了呢。”

  “天啊!我这就去!”

  舞萧然真是受不了那个白痴所谓的缘分,换了身男装,变成男人急匆匆地从他挖的狗洞爬出去,刚爬出去就听见集市那边德馨的小丫鬟那无奈而又气愤的嗔怪声,“主子,大冷的天你不抱着火炉去看戏在冰天雪地里站着干什么!”

  “我在等人嘛!”

  舞萧然站在客栈后看着德馨的一举一动那灵秀的身体在雪花中晃动着,时而跺跺脚,时而哈哈气,不知何原因,今天的她也没有抹得一脸白粉,而是自然的美丽,她就如同雪中的精灵,颤抖地舞动着。

  “主子……”

  “去去去,别烦我!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去给我拿壶热茶!”

  婢女无奈地一路小跑,当真回去拿茶,德馨揉着摔疼的手腕,刚才她真的看见远方隐藏在白蒙蒙的雪中有一个人,他的身形颇像舞帝,于是她就欢喜地跑上去,不料一脚踩滑摔倒在地,而那人从自己身边走过,只是一个路人而已。

  他没有好看的眉眼和高傲的气势,也没有仁慈的心,连扶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舞萧然观察了一会儿,她似乎有等不到就不走的意思,这雪顾及要下到傍晚,现在才晌午将近,天啊,一个女孩子要在雪里站十多个小时,那岂不是要冻坏!

  当初在北美训练基地,那些旁系的女队员都是很受保护的,舞萧然会很绅士地对待她们。

  当下,舞萧然变了一副刚刚路过的表情,然后把玩着小扇四周张望着走来。

  果不其然,那一声尖细的声音,“舞公子!”

  松履小鞋子在雪地里踩着,传出“嚓嚓”的细小声音,德馨兴奋中带着激动,这就叫缘分!

  “喂,你小心点,慢点!不要摔了!”

  “不会的不会的!”

  “什么不会,你刚才还不是摔了!”

  话一出口,舞萧然暗叫不好,他“刚来”,怎么会知道她刚才摔跤!德馨也愣住,疑惑的看着舞萧然。

  “呃……你看你,手肘还沾着雪花……”

  德馨微婉一笑,两个小酒窝同时出现,这都是平时掩盖在她那张大白脸之下的。

  “舞公子这是要去哪里?”她的言下之意就是我也想去。

  舞萧然下意识地搔搔头,他要去哪里呢?!可以说对于德馨他是不讨厌的,这个女孩儿似乎拿得起放得下,每个来竞选的女子都想当王妃,只有她,说不爱就不爱了。

  看着德馨那般期待的眼神,双眸如同璀璨的繁星。

  “这些时日我也没怎么好好参观紫都,不如……德馨郡主带我随便逛逛吧。”

  “好的好的!”德馨的双手立即挽住舞萧然的手臂,一下子反倒没了方向,对着十字路口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如果一直向前,是戏园子,如果向左走珠宝首饰店……

  德馨犹豫了片刻,她是很想去珠宝首饰店的,她突然想到要给好友舞萧然买些漂亮的东西,不知何时,她们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以姐妹相称的地步,或许只是德馨单方面认为。

  舞萧然虽然不知道左边是什么,但看出了德馨的犹豫,轻声道了句:“那我们就从左走吧。”

  到了才知道,原来是珠宝店,这些事小女孩喜欢的东西,德馨万万没想到,舞萧然会比自己挑的尽兴,殊不知是舞萧然心痒,偷这个行业,从小开始偷,那么一辈子都要偷,或许在别人眼里偷是无耻的,不过在舞家,祖祖辈辈的人都是干这个的。

  德馨一边挑选,舞萧然就在她身旁看着,左手微微动了一下,快速地拿走了一袋珠子,继而右手袖中的微型模拟器也在运动着。

  这种微型模拟器是以塑料为材料,快速模拟珠宝的小型器材,只有拇指那么大,按下按钮就会自动做出来。

  不一会儿,正当老板寻找那一带珠子的过程中,舞萧然右手拿出同样的袋子,笑嘻嘻地看着老板。

  “老板,这袋珠子多少钱?”

  “一千两。”

  老板得意的笑着,那是店中数一数二的上等汉白玉做的,这个价钱也确实只赚了三成。

  舞萧然满意的点头,老板以为他会买走,看他的服饰,非富即贵。

  “德馨,看好了吗?看好了我们就去看下一家。”

  感情不买,老板十分失望。

  走出珠宝店,舞萧然笑的更加得意,可是刚走一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

  “那边的小子,你给我站住!”

  回头一看,一个脸上有疤的男子张牙舞爪地跑来,气势汹汹,印象中舞萧然没见过这个人,根本不认识他,可是德馨的一声尖叫让舞萧然多少有点印象,德馨道:“呀,他是那天偷我东西的贼!”

  就是最初的那几日,在偷完德馨的玉佩又想再捞点舞萧然身上的东西的贼,不料被舞萧然反偷回来,最后损失惨重的贼。

  很快,两人被包围起来,感情到了贼的地盘。

  “今天一定不会让你跑了!”

  “我也没想跑呀。”舞萧然将德馨护在身后,笑的更加邪魅。

  “有句话说得好,不抢行家的事,不偷同行的东西,看得出你也是偷盗的好手,怎么能破坏规矩!”

  “可是因为那日你想偷我的东西,是你先破坏了同行的规矩!”

  脸上有疤的小子一阵气结,“我,我不知道你是啊,凡是,凡是紫都同乐门的人我,我都认得!”

  同乐门?!小偷还有帮派!?

  舞萧然不仅想笑,真想见见这个帮派的头儿。

  “那么你想怎么样呢?”

  “我想,我想……有两种选择,要么你加入我们同乐门,看你小子手上功夫不错,可以在我底下混饭吃,要么你今天就磕头谢罪!”

  让他磕头!?想都别想!

  舞萧然玩心大起,从裤腿中拿出一把黑色的金属,按了一下开关,里面的三颗子弹掉在手中,继而换上两颗刚才在珠宝店偷来的珠子,正对着那个脸上有疤的人,那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只听“砰砰”两声,四周的人全都吓得散开,那个脸上有疤的男子一下子跪在地上,瞪着双眼。

  “老大,你,你怎么了?!”

  “不,不知道……突然两条腿就没知觉了……”

  “现在……是你给我下跪哦!”他将枪调了射程和威力,这样既做了到不伤人性命,又做到了让那人下跪。

  德馨在后面看着他,他好厉害,自信高傲,也有高傲的资本,那种风华绝代别人比不了;可是德馨突然觉得他一定不开心,一定有很多辛苦而又不为人知的故事,父亲曾经说过,一个人要是有能让自己傲慢的能力和资本,一定付出了不为人知的辛苦和惨痛的代价。

  恍惚之中,那些闹事的人搀着脸上有疤的男子悻悻地离开,舞萧然回头,微笑着说:“好了,我们继续逛吧。”

  德馨没有说话,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舞萧然,似乎看出了神。

  “怎么了?德馨郡主?”

  “哦……不是……”德馨依旧这样看着他,雪突然下大了,一片一片地落在德馨那毛绒的大斗篷上,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个寂静银白的世界,那双清澈,不被世俗所沾染的眸子始终看着舞萧然,许久她说:“你很寂寞吧。”

  寂寞吗?

  “你开什么玩笑,我很好啊……”说着说着,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在失去了很多人之后应该算是寂寞的吧。

  忽然一团红色扑向自己,整个世界由银白变成了火红,等回过神来再看,怀中已经有一个温暖的人,错愕之余,舞萧然立即跳开,脸部抽搐几下,更多的是惊吓。

  “你,你干什么!”

  “有德馨,舞公子你就不会寂寞了!”

  

第二十七章 初次约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