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疯病

    傍晚时分,阴雨绵绵,在那一片交错枝叶后的那寝宫里,子修拖着虚弱的身体,撑着伞急步向福寿宫走去,一旁的小奴还在喋喋不休地阻拦。

  “三王爷,三王爷,您的伤还没有好,还不能乱走动。”

  “我不碍的。”

  “四王爷不过是疯病又犯了,没关系的。”

  “什么叫没关系!”温文尔雅的男子瞬间被震怒,脸色苍白如纸,他虽然经常批评子容不懂礼数,可是那是他唯一的弟弟,两人是同母同父的血亲,母亲死后,子容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走到福寿宫,还未进入,就听到一声悲鸣似的哀号。

  “母妃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的!鬼,鬼啊,母妃的鬼魂来找我了。”

  子修踢门而进,就看见子容满脸泪痕,同样是一张惨白的脸,他“噗通”一声下跪,让子修一愣,接着他近乎疯狂地磕头,疯狂地求饶,白皙的额头磕到青紫,再到鲜血淋漓,每一声都刺痛着子修的心。

  “求求你,我知错了,知错了!母妃,你不要来找我了,我不是有意害死你的!”

  子修眼含热泪,一年半前,聪明的弟弟忽然变傻,然后就是父王的突然到来,不知道是谁进言,说母妃给父王带绿帽子,父王气急,可是母妃死活不承认,莫须有的罪名为什么要承认?!母妃向来洁身自好,纵使父王从不来,她也没有一句怨言。

  最后,父王说,傻子的话最真实,他问子容,母妃到底有没有偷人,子容想了一下,天真地道:“我看见一个魁梧的男人……”此话一出,母妃当场哭号着去捶打子容,任凭所有的下人去拉都没有拉开,父王当即大怒,赐母妃一个全尸,三尺白绫落下,母妃哭喊着,几乎声音已沙哑,“你这个傻子,你这个傻儿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自此,子容终日疯癫,疯病发作一次比一次严重。

  他面前哪里有人,又哪里有什么母妃的鬼魂?

  “子容……”

  “母妃,我不是有意害死你的……”他还在不停地磕头,一下下撞击着大理石的地板,大理石上是一片赫然鲜明的血迹。

  “子容……别磕了……”

  子修上前去扶,可是子容像是定格在那里一样,反复着做着这个动作。看得子修心如刀绞。

  “我是三哥,子容,别磕了,别磕了!子容,你抬头看看我,我是三哥!”

  子容像是有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一样,一边哭一边磕头,身体不断地抽搐着。

  “子容!别磕了!”

  低声的低吼,子修搂住子容,按住他不让他继续,颤抖的指尖抚摸着流着鲜血的额头,心中绞痛万分,为什么会这样啊,一年多前,他还是聪明的,天天嘻哈着快乐的王爷,为什么却突然变成了傻子!?

  怀中的人悠悠转醒,那眸子不再是混沌的,而是纯真的。他动了动,天真地看着子修,轻轻地道:“三哥......你为什么哭?”

  子修根本没有哭,只是他的面容悲伤到了极点,让子容误以为他在哭。

  突然,子容一声大喊,“啊!”

  这一声不仅吓到子修,连四周的下人也吓得后退一步。

  “怎么了?”

  “我的头好疼,好疼!”

  他推开子修,双手抱着头,手指沁入那柔软的发丝之中,他的脑子里仿佛有千万的蚂蚁在撕咬,还有“嗡嗡”的声音,那声音甩不掉,总是徘徊在他的脑子里。

  “好疼......好疼!三哥,三哥!我疼!”

  “疼?哪里疼?”子修对着他身后的老嬷嬷大喊:“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去找御医!快去!”

  第一次这个温文尔雅的王爷大发雷霆,他的脸色惨白,让身边的奴才一度以为他旧伤复发,上前搀扶。

  子容蜷缩在床边,头疼让他的身体微微抽搐着,他的脑海里又是另一番天地,仿佛有很多的人都在向他说话,他身处另外一个环境,宽广的大殿上他好似侃侃而谈,和一个模糊不清地老人。

  他想看清那个老人,可是头又剧烈的疼痛。

  “子容!”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的头好疼,好疼!”

  “你再忍一忍,御医很快就到了。”

  子修要去扶他,可是他步步后退,身体蜷缩在床上,一边痛苦地蹂躏自己的头一边哭着对着子修说:“三哥,求求你,不要再过来了,我的脑袋好乱,它,它坏掉了......好疼......”

  御医赶到的时候,子修的头疼已经到了巅峰,很多人都按不住他,只要有人靠近他,他不是哭喊就是用力地撞墙,子修忍不下去,一掌拍到子容的后颈,让他昏睡了过去,自己却是口中一口腥甜涌了上来。

  御医看出子修的面色不好,赶忙把脉,却被子修阻止了。

  “你先看他!”

  一炷香的时间,御医微微摇头,开了几副安神的药。

  “四王爷的脑子伤的很重,比一年前还要重,后脑的淤血还在扩大,不过......不过,最坏的结果也只是开颅,开颅之后他还是个傻子;反正他本来就是个......”

  “哼!”一声震响,红木小桌几乎被拍碎,“什么叫反正?!”

  所有人都忘了,仅仅一年的时间,所有人都忘记了,一年多前,子容是多么的聪明,多么得父王的喜爱,满朝文武都佩服子容的机智,然而只是一晚,翌日清晨,便是禁卫军发现头破血流昏迷不醒的子容,醒来之后他却变傻了。

  那日的前一晚,似乎子容曾经传话说,希望自己的禁卫军多勘查一下紫都,似乎话中暗含着什么,又不方便对他说,那一晚子容到底遇见了什么?!

  “王爷恕罪,小人嘴拙。”

  所有人都忘记了他曾经不是个傻子......

  

第二十三章 疯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