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隔阂

    冰冷湿滑的墙壁滴下一滴滴水珠,在寂静的牢房内格外地清晰刺耳;深处的墙壁上有一排刑具,上面大多都被铁锈侵蚀,而那铁锈的形CD是犯人的血,这地牢十分有鬼屋的气氛,寂静地听不到水滴之外的声音,而就在这种寂静中,时不时会有一声划破天空的惨叫能让人吓出一身冷汗。

  那大多是死刑犯受刑罚的声音。

  紫都的制度十分严格,从不给犯人留任何余地,创国几百年来只大赦过一次,这也是紫都一直国民安定,没有人起义的原因,因为国主对待犯罪之人从不会像其他国那样官官相护。

  “啊!大人,大人!我只求你给我痛快的一死!”

  执行人不发一语。

  紧接着传来更加刺耳的嚎叫声。

  被关在地牢左边最后一间的舞潇潇还在睡梦中,被突如其来的嚎叫声吓得一声冷汗,猛地坐起,按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息,冷风一吹,浑身冰冷刺骨。

  舞潇潇赶忙捏紧那薄薄的一层草席,皱着眉头。

  紫都对待犯人向来一视同仁,不论你是王爷还是郡主,都要被关进地牢里,不会多给一条毛毯,更不会多给一块馒头。

  如果当初自己多学一点防身的知识,也许现在就不会如此狼狈。

  “吱呀”一声,地牢的铁门被打开,女牢头声音冷冷地传进来,她端着一个小盘,上面有一个结了冰碴的馒头,还有一叠硬邦邦的小咸菜。

  “叮”的一声,小盘被放在草堆上,“吃吧。”

  舞潇潇觉得她那种态度实在是对她无礼,好歹她是舞家财团的舞四小姐,可是想反驳却又不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女牢头刚要退出地牢,却看见了冷着脸的舞萧然,又低声说了句,“快进快出。”

  舞潇潇始终不抬头,纵使她知道那脚步声和叹息声来自于舞萧然,可是她还是倔强地不抬头,她对舞萧然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关系,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她对他有敬畏,有崇拜还有少许的畏惧,母亲死后她对舞萧然还有大部分的仇恨和少部分的理解;她不喜欢舞萧然执着于自己是害死母亲的凶手,但是她自己还不能放下,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所以她和舞萧然总是不能谈到那场有关任务的话题上,那就像一个爆发点,触发着两个人的伤口,互相撕咬之后都会痛。

  “我帮不了你。”

  舞潇潇听后,瞳孔猛地收缩,她再也顾不得怄气,站起来抓着舞萧然的衣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老大,你一定要救我出去,我出去后不会和你犟嘴,不会不听你的话,好好学偷盗的技巧,我不想死……我还要回去当舞家的继承人……”

  舞萧然没有说话,对于舞潇潇,有一丝失望。

  舞潇潇见舞萧然许久没有说话,心中莫名地有一种恐惧,舞萧然不再管她了,不再帮她了,自从母亲死后,舞萧然几乎将能帮的全都帮了,要不她早就被三个哥哥害死,身首异处,每次做错事,舞萧然都会袒护她,每次有危险,舞萧然也会在最危急的时刻救她,这次,这次怎么能够不帮她!

  越发颤抖的身体终于扛不住主人的情绪,抽搐瘫倒在地上。

  继而是一声哭号,像是小孩子歇斯底里地哭号:“你不能不管我,你怎么能不管我!你答应过妈妈要一辈子效忠我,你……你不能不管我!”

  又是一声叹息,这样的兄妹关系或许早就注定要是这样的尴尬和无可奈何。

  舞萧然也蹲下来,双眸注视着舞潇潇,“我从来都没说过会不管你,我说过我一辈子效忠你,就永远一辈子效忠你;我说过辅佐你当上舞家的继承人,就一定会办到……你不用求我的……”

  她顿时止住哭泣,虽然一颗心安定下来,两人之间的隔阂似乎又加深了,原本原有的一点兄妹感情也当然无存……

  

第二十四章 隔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