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又气又怜

    舞萧然整理了自己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要出门,却在前脚刚迈出门的时候,一柄银白色泛着银光的大刀插在了一旁的门板上,紧接着抬头看去,十个黑衣人站在面前,客栈一楼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弥漫到了二楼。

  舞萧然下意识地飞脚关上门,扶起子修,那虚弱的身体就势倚倒在舞萧然的身上。他太过虚弱了,裸露的皮肤贴着舞萧然的手臂,是滚烫的温度。

  他发烧了!?

  “舞……舞小姐,是不是……”

  “你就别说话了,随着我走!”

  舞萧然一连扔下两个烟雾弹,然后看着二楼到一楼的距离,“跳!”

  掉在地上,子修闷哼一声,整个身子栽倒在地上,连带着舞萧然也踉跄一下。

  “怎么样?摔到哪里没有?!”

  子修给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苍白的脸没有一点血色,“没……没事。”

  这时是个黑衣人已经全部落下,一排齐齐地站在舞萧然的身后,无疑肯定是昨晚那个逃跑的人回去通报,可是究竟是谁要杀这个紫都地位不小的三王爷呢?!三王爷跟字条有什么关系!

  这时那虚弱的身体轻轻一动,低语道:“舞小姐要是能跑……就快跑……”

  “那字条究竟写了什么?”

  舞萧然只感觉自己被一个虚无的力推开,然后耳边传到同样没有力气的声音,“我……怎么知道!”

  感情这个白丁王爷并不知道有关字条的事情,当初只是为了救下被挟持的她才用的缓兵之计,可是谁曾想这群黑衣人就认定了子修知道了字条上的秘密,非要杀人灭口不可,天杀的,现在要澄清事实都难,何况自己还知道了这群黑衣人是紫都宫中的人。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的是我,子修就在这里;至于舞小姐,还请放她一条生路。”

  眼看着那个白丁摇摇欲坠连站都站不稳的身体,舞萧然只觉得他太过善良正直,手中突然有黏滑血腥的感觉,低头一看,果然是一手血,刚才在从二楼跳下来的时候,他肯定是摔到伤口了,竟然一声不吭。

  心中是又气又怜惜。

  “还费什么话!我们走!”

  最后仅存的一颗烟雾弹被舞萧然扔了出去,两个人影消失在烟雾中。

  这里离紫都的皇宫内殿并不算远,只可惜黑衣人紧追不舍,子修又有伤在身,根本走不了几步,舞萧然不断地改变走的方向,好让黑衣人摸不着头脑,于是两人辗转反侧来到离紫都最近的边境,那条舞萧然被误认为是新野郡主的小路,比起来的时候枝叶繁茂,现在更显得萧条。

  枯黄的叶子一经微风的吹打就衰败地落下来。

  “舞小姐,舞小姐还是不要管我了……”

  “开什么玩笑,你为我受的伤,怎么能不管你!”

  黑色柔软的发丝已经被痛苦的汗水浸湿,而他紫色的衣衫后面早已被大量的血浸透,每走一步都艰难的很。

  “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你可是一个王爷,竟然被追杀?”

  子修苦笑一下,但自己也没说出个缘由,反而却说:“你看,上一次我在这里救的你,这一次你救我,我们还真是有缘……”

  舞萧然却自嘲地勾起嘴角,如果那个真正的新野郡主不是遭遇劫匪,恐怕和他有缘的就不是她了!

  突然感觉身后有人追来,果然又是那十个臭虫。靴子中的手枪里每把还有两颗子弹,就算一颗命中一个人的话,那还剩六个人,纵使自己逃脱了,子修也肯定玩完。

  妙目一闪,舞萧然看到在不远处的坡上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倘若这块石头滚下来,就算不能砸死十个人,弄伤一两个还是可能的,于是扶着子修更加快走了几步,走到那坡上,掏出偷盗专用的自动升降梯子,其实是用作杠杆原理,借梯子的杆翘起这块大石头。

  古人肯定没学过杠杆原理,给一个杠杆,翘起整个世界!

  子修虽然不懂,可是看到舞萧然两只手都压着那个小金属,于是用力一脚踹下石头,大石头开始缓慢的滚动,然后随着坡度一点点下滑,快速地滚到是个黑衣人的前面。

  只见黑衣人为首的足尖一点,踏石而上,而后面的三四个也追随着,只有最后面的三人被石头砸伤。

  那一招轻功让子修一愣,愣了好久。

  “怎么了?”

  “没……没事。”

  很明显,原本有神采的眸子带着一丝失望黯淡下去。

  舞萧然扶着子修本想再跑,可是子修轻道一声:“不用了……”

  不远处,红色旗子飘扬在空中,一队人马沿小路逼近,为首的人身着盔甲,看见不远处的三王爷,顿时大喝一声,两脚一踩马背,空中翻腾一下,飞掠过去,只身挡在子修的身前。

  “这是?”

  “这是……只忠于我的禁卫军……”话未说完,他身子一软,倒在了舞萧然的怀里,背后鲜血淋漓,一滴滴透过衣衫竟滴到了地上,苍白是过多的脸倒是有一份欣慰的安定。

  “喂,喂!”

  这白丁小子究竟是什么时候把他的禁卫军招了过来?

  看来他还是挺聪明的嘛!

  

第二十章 又气又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