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王爷是白丁

    她说:“你是紫都内殿的人吧!不然你怎么那么了解子修啊!”

  黑衣人左手胸前的衣襟内摸索,“看来郡主,你太聪明,不得不死了!”

  说罢,握着短刀就要扎向舞萧然的后心,下手极快,几乎是稳准狠;只听“哒”的一声,锋利的刀刃像是刺到什么坚硬的金属,又被弹了回来。

  “哎呀,你弄得我好疼!”他刺到了滑落在身后后心位置的数据传输器!那个东西好贵的!

  黑衣人再想刺一刀,这时子修已经赶到,玉笛脱手而出,旋转着打飞了黑衣人手中的短刀,黑衣人反应也快,将舞萧然向空中一抛,后面的黑衣人跟上,腾空接住舞萧然向紫竹林跑去。

  “要想救郡主就速来紫竹林!”

  漫天绯红枫叶在黑夜中显出的是棕色的影子,那飘落的枫叶落在地上铺着一层又一层。

  “嘎吱”一声,子修踩在飘落的枫叶上,向树林深处走去,紫竹林就在这一排排枫树的后面。

  “你们到底是紫都内殿的什么人!”

  舞萧然的声音从紫竹林内传来,让子修心中大喜,因为本来在黑夜之中很难判别敌人的方向,这一声恰好给他指明她的所在地。

  “傻瓜王爷,你快走啊,你知不知道这群人你们紫都皇宫中的人,就是要害你!”

  舞萧然可为了能拿到阴阳石回到现代而必须要参加婚礼,成为他的王妃,他都死了,还做什么王妃,还怎么拿阴阳石!

  “我自己能脱身的啦!”

  舞萧然的话丝毫没有起到作用,这个正直的白丁王爷还是走了进来。

  “嗖嗖嗖”从四方射下来十几只箭,紫色的身形旋转在空中,再次落下,已经有一道血痕。

  “三王爷,怪就怪你得到了字条吧!”

  地微微晃动了一下,一排排钉板呈现在眼前,身后是十几根木桩沙袋在空中来回打着,子修的身影穿梭在那机关之中,虽然没有受伤,但也很吃力。

  舞萧然觉得自己再不挣脱这些人的束缚,那个白丁就要死了,于是右手从衣袖中滑落一枚催泪弹,“啪”地一弹,迅速捂住双眼,在地上一个翻滚,来到子修的身边,那浓烈的丁香味道简直令她的身体坚持不住,于是迅速捂上口鼻。

  “快走!”

  只是两人刚走了两步,从身后飞来一柄短刀,方向是直刺舞萧然胸口处的,可能是黑衣人被催泪弹刺激了双眼之后也分不清力道罢了。

  只是舞萧然没想到,这个白丁王爷竟然很自然地转身,轻哼一声,短刀直刺入他的后背,他呕了一口鲜血,双腿一软压在了舞萧然身上。

  “丁香!”

  这该死的丁香!

  烟雾散去,黑衣人看到的倒下的是子修,“哈哈”狂笑一翻,再看舞萧然低着头坐在地上,顿时杀意又起,这小丫头这么聪明,留着必后患无穷。

  只是在清寒的紫竹林内,一声带有磁性的笑声充满空间,那是男人的声音,带着蛊惑。

  “呵。”

  六个黑衣人顿时后退一步。

  “字条上写的什么内容?”

  这声音与刚才的女声完全不同,是自傲中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

  “你是谁?!”

  “废话,舞萧然!”

  舞萧然缓缓抬起头,那女装明显短了一截,虽然那张脸有些中性,但已不是刚才的样子了,而且那凸起在外的喉结更让六个黑衣人一惊。

  “新野郡主一直女扮男装吗?”

  “关你屁事,字条上写的什么内容?谁又要你们杀这个白丁?!”

  六个黑衣人握紧手中的刀,可是舞萧然却又蹲了下去,在靴子内掏出两个通身漆黑的金属,微微勾起嘴角,“老子没工夫跟你们浪费时间,不说就死!”说着,左手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六个人中最中间的那个人迅速倒在地上,连抽搐一下都没有,是瞬间死亡。

  舞萧然可是一枪爆头!

  “虽然我比较提倡冷兵器的运用,但是在时间紧迫的时候,还是热武器好用!”

  他在北美当执行教官的时候可是一把玩枪的好手,这次在偷阴阳石之前,两腿上自然也有绑枪,只不过没想到会意外穿越。

  还剩下的五个人惊慌之余准备逃窜,而舞萧然却左右手一起开枪,四声连响之后,舞萧然低声骂道:“该死,跑了一个!”

  再低头看看这个白丁王爷的伤势,性命有关,不得不急救。

  “真是个白丁!”

  然后收了枪,扶起子修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紫竹林,在最近的一个地方找了个客栈落脚,将受伤的人没好气地扔在床上。

  他身上的丁香味道可是害得他一会儿被迫变成男人,一会儿由男人被迫变成女人,他这辈子再也不要闻到丁香的味道了!

  

第十八章 王爷是白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