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绑架

    一夜的无眠,舞萧然精神好不到哪去,因为他一夜都算计着究竟要先从谁下手。仔细地列了张表格,一次排下,那些哼暖的,贵香之类的小郡主都是一群弱智加白痴,只要略施小计就能挤下去。最后算来算去,要用心对付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青木的慕容纯,另两个是还未见面的沧朗郡主和冬耳郡主。

  所以舞萧然今日变成男人,穿了月牙黄色的男士衣衫,系带束发,从紫都内殿的墙里面跳到了墙外面。

  因为他想去万声堂查查这三个人的资料,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刚刚从自己挖的小狗洞跑出来,就碰到从正门大摇大摆走出的德馨,所以掉头就跑。

  可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晚了一步。

  “你站住!”

  德馨那尖细的嗓子一声大喊,舞萧然立即止住脚步。

  “你是?你是?舞公子!”然后欢呼地跑过去,“我就说嘛,有缘千里一线牵,舞公子,我们太有缘了!”

  舞萧然回过头,报以一个汗颜的微笑,“呃……小姐认识我?”

  “你忘了,那日是你帮了我呢,帮我从小偷手中拿回了玉佩!”

  “哦……呵呵,是,是吧……”

  “舞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你家住紫都的哪里啊?”说着,双手已攀附到舞萧然的左手臂上。

  舞萧然皱皱眉头,在古代不是男女授受不亲吗?!她会被人说成放荡的!

  德馨看出了舞萧然的疑惑,笑嘻嘻地说:“我不是紫都的人,在显城,女子和男子是同等地位的!”然后又回归主题,“舞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她从那日见了男人的舞萧然之后,就日日夜夜盼着能再见到他,多么标致的一个公子,又有见义勇为之心,德馨的一颗小心脏里面装的全都是他。

  “我……只是随便逛逛而已……”

  “好啊,我也是随便逛逛呀。”

  德馨屏退了婢女,不让婢女跟着,然后拉着舞萧然走了几步,当两人走到一个小巷子里时,正说着话,突然从角落里出来了四个人,每两个人拿着一个大口袋和一块沾了迷药的手绢,捂上两人的嘴巴,德馨被这突如其来的境况吓坏了,想拼命呼救,可是一张嘴却吸了很多手帕上的迷药,不一会儿就昏了过去。舞萧然刚刚被德馨的罗嗦弄得警惕性大大减少,才让这四人有机可趁,可是迷药对于舞萧然没有任何用,他又不能不顾及德馨,只好装晕,让那两人也扛上了马车。

  几番转悠绕道,到了中午,马车终于停止,四人将德馨和舞萧然抬下马车,动作很轻。

  舞萧然感觉有人拿掉他们头上的口袋,一丝明媚的阳光照在舞萧然的脸上,还伴随着一丝淡淡的檀香味道。

  这味道怎么那么熟悉?

  “堂主,您来了。我们把人带来了。”

  “废物!你抓错人了,那个女的是德馨郡主!”

  那是个平静干练的声音,不就是万声堂的堂主欧阳婉清!?她把自己抓到这里来干什么?!

  感觉有人靠近,舞萧然轻轻吸气,又是那淡淡的檀香。

  感觉到欧阳婉清慢慢地用手抚摸自己的脸颊,然后在自己的喉结上用力戳了戳,隐隐的疼痛让舞萧然忍无可忍,霍地睁开双眼,凌厉地双眸瞪着欧阳婉清,这倒让欧阳婉清吓了一跳,“呀”地一声尖叫,一个黑衣白面具男子蓦地跳到面前,一柄软剑指着舞萧然的脖颈。

  “你,你没中迷药?”

  舞萧然清了清嗓子,坐起身子来,袖中的平时用来切取目标财物的小匕首划破了那捆着自己的绳子。

  “那种东西对我没有用!”

  想当初训练的一项内容就是让身体适应所有的药物,痛苦自不用说,可是舞萧然为了活下去,必须忍受。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们?”

  欧阳婉清也是很有能力的,微微一愣,便扭转局势,很镇静地道:“你是不是新野郡主舞萧然?”她的声音有些大,让德馨有些朦朦胧胧的清醒。

  “你开什么玩笑?我有喉结的啊!”

  舞萧然故意解开衣领的扣子,那个在白皙脖颈上的喉结凸露在外,清晰明朗。

  欧阳婉清倒也不气馁,一个眼神,万声堂的手下已经将舞萧然包围起来。

  “欧阳堂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女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到底是不是新野郡主。我现在有九成的把握,你是个女的,或许你带了易容面具,这也说不定!”

  舞萧然勾起嘴角,轻轻微笑起来,“那不用劳您大驾,我自己来。”

  说着,左手扭动着月牙黄色袍子上的银龙盘丝扣,一颗一颗,扭动开来,露出白皙的胸膛,这一举动让欧阳婉清和尹清都有些错愕。

  他解到上衣的最后一个扣子,白皙的胸膛平坦,没有一点女人的特征。

  “怎么样?还想看什么?”

  然后舞萧然带着坏坏地笑容,“要不要我把下面也脱掉?!”

  欧阳婉清脸红了又青,这种行为,在古代,就算在二十一世纪,也是流氓行为吧!

  朦朦胧胧的德馨还是有些意识的,大体也知道他们在争论什么,只是她看到了舞萧然背后的那道又深又长,蔓延到脖颈的疤痕,心中有一阵绞痛,不知所以,没有由来的担心了一下。

  “你,你……我不信!如果你不是女人,那么那个在紫都内殿的舞萧然就是男人,我敢确定你肯定和新野郡主是同一个人!”欧阳婉清是有信心的,因为她当上万声堂的堂主这么多年,紫都大大小小的消息完全没有逃过她的手掌心,更何况这次王爷选妃,从各国来的小郡主,她手里都有她们的资料,当然,除了新野郡主舞萧然的,那是因为她派去新野的探子竟然失踪了!

  紫都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叫舞萧然的男人,每次侦查的结果,就是面前这个男人都会进入紫都内殿。

  原来还怀疑她女扮男装,现在就肯定,那个新野的郡主是男扮女装!

  只可惜,欧阳婉清不知道舞家人的体质,再未找到真正喜欢的人之前,使拥有两个性别的。

  “荒谬!难道国主还看不出一个郡主是男是女吗?还有,上次是本公子我玩心大起,随便说了个名字,本人真名其实叫舞帝。”

  舞萧然重新整了整衣衫,笑着道:“那么我们可以走了吗?我倒是没什么,你绑架德馨郡主可是重罪啊!”

  欧阳婉清也不是好对付的,“不管舞公子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相信,只好委屈舞公子一夜,明早我确定了,再放你出去。”

  舞萧然表面笑脸相迎,心中却暗叫不好。

  一夜之中,郡主没有回去,尤其是新野郡主没有回去,那么明早必会有告示贴出,舞萧然就真的要暴露身份了。

  “那么舞公子,有请了!”

  舞萧然看看还倒在地上的德馨,扶起来一同走向里间去了。

  刚刚进去,门就被从外面插上,然后有几个人看守着。

  欧阳婉清又道:“舞公子,实在委屈你了,晚些时候会叫人送饭菜过来。”

  舞萧然根本就没想跑,如果跑了,更是说不清,现在要想办法联系到舞潇潇,手机没有带,找遍了全身上下只有一些小的爆炸丸催泪弹之类的东西,还有一柄小匕首,然而剩下的什么也没有,唯一一个还是现在信号不怎么好用的数据接收器。

  想想每晚必有紫都内的侍女查看房间的郡主有没有回来,那个时间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十二点。

  现在离十二点还有十二个小时。

  “舞公子,你不用担心的;新野郡主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而且,而且我跟她很熟的,她确确实实是个女的!”

  不知何时被,德馨完全地清醒过来。那张很白的大白脸早已不在,好像是在被人装口袋的时候不小心全都抹掉了。

  这样反而清纯起来。

  “呃……我没有担心,我根本就不是什么新野郡主,我才到紫都没多久的,我确实是新野的人,只不过是一个新野普普通通的百姓罢了,正巧随着郡主选秀来到紫都而已。”

  “哦?!那舞公子在紫都的处所?”

  “我常出入于客栈,居所不定。”

  德馨还想说什么,舞萧然实在是翻乱的紧,赶忙又说了一句:“德馨郡主刚才闻了大量迷药,现在还是休息的好,不然身体吃不消的。”

  “你怎么知道我是德馨郡主?!我,我我没说过的!”

  舞萧然迅速回忆着刚才的话,他是一早就认识了德馨,包括那心里的小九九和一贯的作风,可是他现在不是那个在紫都内殿的女人!

  “啊,刚才万声堂的堂主不是喊你德馨郡主?”

  “舞公子肯定也吸了迷药,你的身体也会吃不消!”

  “我没事,那东西早就习惯了!”

  他说的不冷不热,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事不关己。德馨,却是又一阵心疼。

  傍晚,紫都下起雨来,紫藤在房间看着一幅画出神。

  画上的人是舞萧然。

  

第十四章 绑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