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翌日傍晚,在那紫都内殿的大堂上,笛声飘渺,时而悠扬,时而低沉,配合着韵律,数十个舞姬在中间起舞,银色的流光褶裙芳华似锦,晃着烛火的朦胧光,映照在四周观看着的脸上身上,可谓歌舞升平。

  一曲终了,围坐在四周的女子皆鼓掌,欢天喜地,甚至有的热泪盈眶。

  不至于吧!

  舞萧然和舞潇潇依旧坐在靠门的边上,舞萧然挑眉,不就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如水男子吹了一曲吗?!有什么了不起,至于那些丫头们这么垂青,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再看看身边的德馨,双目痴痴,简直看呆了,连往嘴里放的是瓜子皮都没有察觉到。

  “有这么好?”

  “当然有,老大,你现在可是女人啊,难道心中那颗冷寂的心没有感到在澎湃吗?”

  “去你的,我变成女人纯属为了任务,你要知道,现在偷到阴阳石就是我们的任务。还有,我一向觉得女人是很无能的,在危险情况下,男人的……”

  “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男人的能力高过女人的40%!那你干什么不直接选择性别啊,弄到现在自己还是男女共同身!”

  舞萧然没有说话,因为中间那颗冷寂的心真的有点随着那音律的起伏竟然也起伏起来。

  就在大家都沉浸在这歌舞升平的景象之时,突然不远处“嗖”地一声,一支箭射来,直愣愣地钉在离国主夫人最近的那根大柱上。顿时屋子里奏乐的下人立即停止,而中间的那些舞姬霎时间犹如惊弓鸟雀一样大声地尖叫,不一会儿便四下窜去。

  子修一身紫衣挡在国主夫人的面前,那俊美的面容不为这突如所来的事情所变,大声喝道:“保护国主夫人!”并派一个最近的小厮去禀报国主。

  一列黑影迅速窜入紫都的大堂上,原本还有些冷静的众国国主也纷纷惊叫着四处逃窜了,舞萧然向舞潇潇使了个眼色,逆着人流跑向国主夫人的身旁,这让子修更加惊叹。

  按照原先说好的,这些黑衣人会来袭击国主夫人,这个时候就需要舞萧然去保护。

  子修也陷入和那群黑衣人周旋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按照舞萧然计划好的那样。

  “国主夫人,您不要担心!我会誓死保护您的!”

  舞萧然护着国主夫人一路后退,退到墙壁时,舞萧然已经做好了要受苦肉计的准备,只是这一瞬间,一个穿着红色披风的高大肌肉男挺身挨了一下,胸膛的衣襟被利刃撕开,一道浅浅的血痕映出来,可是红披风的肌肉男像是没有感觉,一刀就杀死了黑衣人,紧接着十几个红披风的大汉都从后堂跳出来。

  国主夫人轻拍舞萧然的肩膀,贤惠地轻笑。

  “别怕了,国主的红衣侍卫来了。”

  红衣侍卫?!

  正思索着,舞萧然看到那个被划伤胸口的肌肉男,那裸露的胸口上竟然是一个青色的纹身。

  怎么会这么熟悉?!

  仔细看去,那胸口竟然纹了一个青色的龙头。

  这不是,这不是那日在万盛堂门口,劫持潇潇那男子身上也有的纹身吗?!

  正在愣愣地思考,都没有听见子修在一旁的呼唤。

  “舞小姐,舞小姐?”

  “舞小姐可有受伤?”

  “呃……没,没有!”

  国主夫人接过话来,“想必是受惊吓了,不过刚才她真有胆子。”

  舞萧然接着国主夫人的话顺杆就爬,子修只是在一旁含笑,那眉眼弯弯,白皙的脸被黑色浓密的发半包着,依旧不改那温文尔雅的性格。

  紫都,福寿殿内。

  两个老嬷嬷叉着腰站着,很有目眦尽裂,怒发上冲冠之势。

  “啪”的一声,那蘸了水的鞭子抽上去,一道紫痕显现在那白皙的皮肤上,跪在地上的人,眼含泪水,轻轻颤抖一下。

  “不许哭!”

  另一个老嬷嬷指着地上的人,“说,你背后的伤谁给你治好的?!你有没有告诉其他人?”

  “没,没有,子容没说的,没说的!”

  “没说?!”老嬷嬷又抽了一鞭子,地上的小傻瓜上半身披着薄薄的衣衫,半个肩膀露在外面,上面已经有了几道血痕。

  福寿宫原先是子容母亲的寝宫,那是前代国主的第三位夫人,后来三夫人自刎在福寿宫,大夫人的儿子继位,子容被赐予福寿宫,由两个大夫人的老嬷嬷照顾着。

  说到上代国主的三位夫人,大夫人省的现在的国主,二夫人生的二王爷,三夫人生的子修和子容,算起来,子修是子容的血亲大哥。

  两个老嬷嬷没少欺负这个傻瓜,不是鞭打就是斥骂。

  “子容……子容真的没说过的……”

  另一个老嬷嬷瞪着八字眼,提着八字眉,上前一步伸出粗糙的双手,拧着子容的肉,掐的他全身青青紫紫,还在一边的大声询问:“你真的没说?真的没说!”

  终于,跪在地上的子容泪水决堤出来,晶莹地滴在手臂上,映衬着那些青青紫紫的伤痕。

  “真的,真的没说,子容真的没说!”

  “别理他,一个傻子,死了娘的时候还在傻兮兮的笑,他能说什么?是我们多心了吧。”

  老嬷嬷顺了顺气,“可能是傻子的身体很好吧,那伤好的快也说不定。”

  待两个老嬷嬷走后,子容抱着双膝,倚在床边,一边抽泣一边看着前方空荡的宫殿。

  舞潇潇从侧面的小窗跳进来,刚才那一幕她看得潇潇楚楚,本想管,可是一想,这个新野郡主的地位也不怎么高,于是只好作罢。

  “喂,喂,怎么样?”

  那被月光照的发白的面颊上满是晶莹而下的泪水,薄薄的衣衫下是颤抖的身体,傻瓜回头看潇潇,先是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恐的表情,然后扑过去,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潇潇……呜呜……她们好凶……呜呜,哇……”最后终于“哇”地一声哭的死去活来。

  舞潇潇看着眼前这个大男人,少说也有十六七岁了,在古代男子十六岁弱冠,算是成年,而他还像小孩子一样,哭的这么厉害,真的很想数落他一番。

  可是看着那像藕节一样白皙的手臂上是青青紫紫的掐痕,也能容忍他哭成这样子。

  “你是男人,不许哭!多丢脸!”

  “可是……好怕……”

  “她们这么欺负你,没人管吗?你哥哥子修都不管的吗?!”

  抽泣的子容摇摇头,漂亮的眼睛泪痕犹在,“不,不行……他会担心……大哥,大哥又不相信……”

  还有人不相信?!

  真是好可怜啊!

  “你晚上吃饭没有,你也是要选妃的,怎么两次宴会都没见你去?”

  “大哥说……说我丢人……”看着舞潇潇那种赞同的眼神又立即说:“但是子容不傻的……不傻的!”

  说着说着,舞潇潇就觉得他太可怜了,是个傻子又被人打,还被别人瞧不起,从怀中掏出那个二十一世纪的国际药品喷雾,在他受伤的地方轻轻一喷,虽然青紫犹在,可是他却不哭了。

  “我带了东西给你吃。”舞潇潇打开从宴会上偷的一个绿豆小松饼,放在子容的面前。

  看着他吃的狼吞虎咽,心中又莫名的觉得他可怜。

  在红色围墙上,一个带着黑纱的女子像上次偷看舞萧然一样头看着他们,看后嘴角微微勾起。

  “主子主子,你不去争三王爷,来看这个傻子干什么?”

  “要你管,再闹就把你送回冬耳!”

  

第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