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阿姨之死

    一盆热水,一卷纱布。舞萧然仔细擦拭着那失血过多的身体,擦的一点丁香的味道都没有,她才勉强选择了女人的性别在一旁上药,那可是国际制药研发的快速止血愈合的药,要不是他为自己受伤,才不给他用!

  “真是的,武功挺高,怎么受了伤就这么弱!”

  翻过他的身体,白皙的背部显现在眼前,舞萧然突然有一种脸火辣辣的感觉,在看了那酣睡的俊美容颜之后,心跳加速,感觉头顶就要冒火了。

  “奇怪,这是什么感觉?我,我自己不会生病了吧!”

  用手摸了摸脸颊,“哇,好热,难道我发烧了!?”

  不得不说,子修的睡颜就像平时那般平静如水,只是多了份善意,失血发白的嘴唇轻轻抿着,好像在隐忍着痛苦,黑色柔软的发垂在肩膀上,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

  怎么会这样?舞萧然突然想起舞潇潇说过的话,“你那颗女人枯萎的心就没有过一丝悸动?”

  对啊,她现在是个女人,拥有一颗女人的心,貌似凡是女人对这个白丁都有感觉!

  “疼……”

  床上的人如梦呓般地痛苦低吟,随后低吼一声:“舞小姐,快跑!”然后就像失了魂一样垂死地躺在床上,夜半冷风吹来,他在床上轻微地抽搐着,俊美的容颜上有一层黏汗。

  舞萧然的头脑也越发的清晰,连忙铺上被子给他盖。

  那也许只是一个少许的感激吧,毕竟没有人替她受过伤,除了……阿姨。

  那次事件的整个情况是这样的:

  舞萧然奉老爷的命令去一艘中英游轮的中国大老板身上偷取一份商业机密文件,危险性极大,那个大老板身边有十名国家精英保镖,单是要近身就十分困难,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只有两个从北美训练场出来的舞萧然和舞飒言。

  他们两个负责带队,各自选二十名自己培训出来的精英从游轮两路进行进攻,同时他们还扮成游轮贵妇的两个儿子,那个游轮上的贵妇就是舞老爷的新夫人,舞潇潇的生母。

  按照以往,红酒在手,两两点头,或探讨或欢庆,游轮上的宴会好不欢闹。阿姨穿着一身明黄色的礼服,胸前配着那个国际大师亲自设计的精致蓝扣的监听器,举止大方,形态优雅,当然她和那个大老板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在另两方的舞萧然和舞飒言听的潇潇楚楚。

  宴会过后,按照计划,大老板会在喝掉阿姨放带有蒙汗药的红酒之后,回到房间睡的不省人事,至于那是个精英保镖则属于舞萧然和舞飒言的攻击范围。

  可是万万没想到,当舞萧然率领二十名队友闯进房间时,看到的却是阿姨被吊在房顶上,嘴巴上贴着胶布,用力地扭动着,而大老板则拿了张凳子,翘着腿,抽着雪茄,肥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小眼睛小嘴巴都挤成了一条缝。

  怎么会这样!?

  他绝对做的万无一失,怎么会这样!?

  舞萧然后退一步,刚想转身叫舞飒言不要进来,留在原地待命,可是从侧门进来的舞飒言拍着手,勾着嘴角进来,身上有少许的血迹,不是他自己的。

  他将自己所带的二十名精英部队全部杀死。

  “舞萧然,别傻了。”

  他的一句话就让舞萧然如梦初醒。一切周密的计划看起来万无一失,可是万万没想到舞飒言会背叛舞家。

  和自己一起近十年的战友,和自己一起进基地,一起接受艰苦近乎于丧命的训练,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他竟然会背叛舞家。

  “他花了多少钱收买你?”

  亚麻色发丝的少年耸耸肩,“他没给我一分钱,我是自愿帮他的,知道为什么吗?!我要为我的父亲报仇。”

  舞飒言的父亲是舞老爷的弟弟,可是当年却意外的死亡。

  “别告诉我你认为我父亲的死是意外,在我进入训练基地的时候我就知道,舞老爷为了吞并父亲的资产而制造了那场意外,其实,就是他杀死了我父亲。我那么拼命地活下来不是为他效劳,而是在找机会,在找有一天我能报复他的机会!这次要偷的商业文件机密对舞家事关重要,如果偷不到,舞家就面临着破产,面临着永远也翻不了身,我就要让舞老爷永远也翻不了身!”

  舞飒言笑的有些猖狂。

  “可是,你也是舞家的人!”

  “蠢死了!你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来辅助这次任务吗?”他指着被吊在屋顶上的阿姨,“舞老爷不喜欢她了,看上了一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人,他想和那个女人领结婚证,闹离婚会让舞老爷损失一半的财产,最好的方式就是让这个女人死!你觉得让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来辅助任务,那不是凶多吉少是什么!”

  舞萧然不敢相信地看着舞飒言,右手在身后捏着一颗催泪弹,瞬间爆发,一团烟雾充斥着整个空间,舞萧然趁乱救下被吊在房顶的女人,然后高呼一声:“全员撤退,撤退!”

  掩着眼睛的舞飒言在烟雾中微笑,安抚着大老板,“没事,锅上的蚂蚁跑不了!”

  舞萧然拉着阿姨跑出vip包间,可是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刚刚那繁荣的景象就像是幻觉一样;刚迈出一步,金属装卸的声音整齐的发出来,躲在游轮内侧的一百名手握高等机关枪的保镖带着墨镜围成一圈,包围了舞萧然在内的所有人。

  这些机关枪是进口的,每只一次100发子弹,就算一支枪扫射,在场的人就五一生还可能,更何况是一百只这样的枪!

  “妈的!”舞萧然低骂一句,“舞飒言,你他妈的混蛋!”

  “呵,你到地底下再骂我也行的!”

  舞飒言拿过一只机关枪看,邪魅地笑笑,海风吹着他亚麻色的刘海轻轻抖动着,扣动扳机,下意识地听到一声“啊”的声音,舞萧然回过神来时,眼前的一个属下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剩余的十九名属下好像领悟了道理一样,纷纷站在舞萧然的面前,就好像沙包一样。

  “你们这是干什么?没有我的命令你们怎么可以随意乱来!”

  “队长,只要你能活着出去就行!”

  “是啊,队长,一会儿趁乱你就带着夫人走!”

  这时舞飒言大笑起来,“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能牺牲多少!”说罢左手一摆,“扫射!”

  顿时,深蓝的夜空被弹火照亮,海鸥在游轮的上方飞过,发出凄惨的叫声;一抹火光从游轮的中央冒起,随着一个个倒下的身影,有的甚至在死后都保持着防护的那个姿势,鲜血四溅,染红了舞萧然的衣衫。

  一个翻滚,舞萧然拉着阿姨的手穿过人群,一时间扔下三颗催泪弹,乌烟伴随着火光,舞萧然逃到一个角落,下面是汪洋的大海。

  “阿姨,跟我跳下去,我们或许可以得救。”

  突然,身后一声阴冷的笑声让舞萧然一抖,那冰凉的手指划过他的脖颈,舞飒言戏谑地笑,同时拿划过舞萧然脖颈的手中藏着小刀。

  舞萧然在惊恐中横踢过去,可是身体还是被舞飒言的刀从颈部一直划到背部蔓延下去,血瞬间浸湿衣衫,虽然避过了要害,可是还是受了一个致命的伤。

  “萧然!”女人尖叫近乎失声,对于从没有过这种经验的她来说,这已经是承受的极限。

  不知何时一个枪手在隐蔽的角落对着舞萧然的身体要扫射,可是女人看见了,那一刻她像保护自己孩子,纤细的身体挡在他身前。

  “阿姨!”

  舞萧然扑过去却只接到那软下去的身体。

  四周已是一片火海,橘黄的火光映照在舞萧然的脸上,显得尤为苍白。大老板此刻已经在下面准备好船只,舞飒言倒是无所谓地继续看着他。

  女人纤细的沾满鲜血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舞萧然的脸,她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舞萧然耳边低语:“请一定要保护好潇潇,让她,让她……当上继承人,改变舞家的黑暗局势……”

  本来一点点安静的海面却突然泛起波澜,“轰”的一声,海浪滔天,中间的那一艘游轮爆炸了,舞萧然跳到海里了无踪影。

  当舞萧然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舞家的时候,舞老爷并没有呵斥,只是微微地叹息一声,对于舞飒言的背叛似乎比失去夫人还要伤痛。

  而夫人唯一留下的只有那个蓝色的监听器。

  舞潇潇永远也没有想到那次见面是母亲与她的最后一面……

  “舞小姐……舞小姐……”

  坐在床边瞌睡的舞萧然被子修轻微的呼唤唤醒,没想到只是回忆一下旧事,却无缘无故地睡了过去。

  “三王爷,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多谢舞小姐照顾一晚,我想我的伤应该没什么事了。”

  当然没什么事了,那可是二十一世纪国际医药局联合组织研制出的高级修复治疗药。

  说着那个虚弱的身体还要起身,苍白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下,更是让舞萧然觉得嗓子发干。

  一个不稳栽倒在床上,连带着舞萧然也拽了过去,舞萧然顿时心跳急速,脸红不已,可是她脸红,子修的脸更红,几乎子修都要扎进被子里了。

  “舞小姐……实在抱歉,男女授受不亲……”

  他一张口,喷洒的热气全都在舞萧然的脸上,舞萧然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你闭嘴!”

  子修不再说话,轻轻侧过身,舞萧然才缓缓起来,背对着子修。

  “我,我去找点吃的,你好好扒着!”

  

第十九章 阿姨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