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十月中旬,原本嫩绿的叶子变得微黄,有些早衰的叶子,风一吹,就衰败地掉落下来,在空中打着旋转,然后落入那稀松的草丛中。

  紫都白天的天气倒是随着自然的北方气候变换,一点点由热转凉,可是晚上的天气也是随之变化的,竟然不再下雪,由冷转热,让人颇不是应。

  舞萧然身着一件桃红色的薄纱,纤细修长的手指捏着那掉落的枯黄叶子,触景生情。

  那时候在北美训练基地,随时有可能丧命,只有最坚强最隐忍的人才能活下来,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然而一百六十个人,只有舞萧然和一个叫飒言的男生活下来,进入内部训练基地,最后出师成为北美训练基地的训练教官,也是任务中的最先决策人。

  十二岁被舞老爷送去北美,十四岁出师,舞萧然成为舞家的被第一个冠以“鬼偷”的人,原以为舞老爷会很高兴,没想到舞老爷只是冷冷地说,“你能活下来,我很意外。”

  想到这些,手中顿时用力,那枯黄的叶子化作粉末随风飘扬。

  “哎,你看,那个新野的妮子这么早就到了,她不就是在盛宴上冲过去假装保护国主夫人,骄傲什么!”

  “是啊,恶心死了!”

  “听说新野很穷的!”

  身后那些郡主都浓妆艳抹,或娇滴滴,或张扬扬,香气逼人,说着她的坏话。真不知要是那个真的新野郡主活着,会不会也受得了这样的讽刺。

  今日是子修在后花园和各国郡主们见面的日子,紫容和清清的婚期被定在十二月的十三号,阴历是个吉利的日子,适宜嫁娶,迎亲,不宜出殡,丧事,所以子修也要在那天和这里的其中一位郡主成婚。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要一个男人毫不相识地去爱一个女人,有些困难;可是国主的命令就是圣旨,不能不听,即使没有爱意也要成婚,这是紫都的规矩。

  对于这个看似逆来顺受,温文尔雅的男子,自然是忠义两相全的男子,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忤逆国主。

  说起来,就是顺从的哈巴狗。

  “你们两个好鸡婆!说人家的坏话,三哥最不喜欢这样子的!”

  那个尖细的声音从舞萧然的身后响起,叉着腰,撅着嘴,一张大白脸上的双眼瞪大很大很大,那两个说闲话的一见是显城的德馨郡主,自然不好说什么,低着头退去。

  然后便是柔软纤细的手指付上自己手掌的温热感。

  “舞萧然,你那气势呢?”

  “我懒得理她们。”舞萧然转过身,“你倒是很奇怪嘛,怎么想得起帮我?”

  “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最有机会嫁给三哥!”

  舞萧然奇怪地看着她,“怎么?你不参加了?!”

  德馨神秘地笑笑,像是在说自己的小秘密一样,“嗯,人家早已心有所属啦。跟你说了你也不相信,那日我在外面碰到一个贼,他偷了我娘给我的玉佩,后来被一个公子拿回来了,那公子人好,长的也俊,我已经让阿兰捎信给我们显城的王爹,说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了,那公子,我真的是一见钟情!”

  舞萧然很少有这么不冷静的时候,但是现在真的是目瞪口呆,连连后退。

  虽说自己是男女共同身,可以变成男人也可以变成女人,可是,可是他也没想在古代讨老婆啊!

  “我知道你不相信一见钟情啦,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公子的府邸,我相信有缘会再见的,好歹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舞帝!”

  德馨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说着说着又娇羞地低下头。

  然后又道:“我原来以为自己和三哥玩了那么多年,肯定是喜欢三哥的,没想到那日才见到我的真命天子!”

  “呃……你确定,你喜欢他?”

  “当然!”

  舞萧然还想再多说说,打消德馨对自己男人时候的念头,这时候三王爷子修却走了进来,依旧是那身紫衣白靴,腰间挂着一只笛子,白玉冠束发,儒雅万分。

  大家都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都各显才艺,有的吟诗,有的作对,有的装着可怜,学林黛玉葬花,娇弱连连。

  突然,宁静中传来一足以惊雀的琴声,就像突然不礼貌的拨动琴弦,发出那种“哇啦”的低沉声,众多郡主都皱着眉头,低喃,究竟是这么不懂礼貌,琴弹得如此之烂。

  舞萧然本要用偷的技术栽赃这面前几位看着不爽的女人,可是还未等自己出手,究竟是谁扰乱了大家?

  子修也不怪,走到花园的万花从中,在花园的最中央,一个穿着大红长摆裙的蓝眸女子盘腿坐在那个凸起的石头上,在她面前摆着一个长琴,想必刚才那刺耳的声音就是这个琴的声音。

  “这位小姐,你是?”

  “小女慕容纯,听说三王爷子修擅长笛曲,不知道敢不敢与小女较量一下?”

  她的口气充满了挑衅与傲慢,一双蓝瞳在阳光下显得如蓝宝石一般,晶莹剔透,闪闪发光。

  “就你那技术还比琴?”这时德馨依旧首当其冲地给以讽刺。

  谁料那蓝瞳女子没有生气,也没有像其他郡主一样害怕她,而是抖了抖沾了叶子水袖,目中无人地道:“敢问德馨郡主知不知道能让鸟雀随着音律起舞的琴音是绝世之音?”

  “当然知道!三哥的笛子就能让这园子的所有鸟雀都一起翩然起舞。”

  德馨叉着腰,一副自作聪明的样子,然而舞萧然却一低头,摆出了扶额状,这明显是下套让她自己跳嘛!没想到这个蠢蛋竟然就跳进去了。

  又是“哇啦”一声刺耳的低沉琴声,慕容纯只是用小手指狠狠地勾了一下琴弦,四周鸟雀都惊吓地飞起,然后微笑着道:“怎样?鸟雀是不是飞起了?也算是起舞吧!”

  “你!你,你狡辩!”

  “这可是德馨郡主自己承认的!”

  德馨气得一张大白脸都有些扭曲,第一次敢有人不给自己的面子,在大庭广众让她出丑。

  舞萧然看德馨可怜的样子,心一软,袖子中滑落了冷液丸,这是一种高分子化学胶体,墨绿色的,看上去希希的,其实很有黏着性,这一般是偷东西的时候迷惑扰乱目标的一种工具,只是这种工具,舞清清曾经说过,它像极了鸟粪。

  舞萧然慢慢走到树边,手指一弹,将那颗捏碎的冷液丸丢到慕容纯的肩膀上。

  “啊!这是什么!”

  一声尖叫,慕容纯不再是那么泰然自若的模样。

  “好像是鸟粪啊!”

  人群中有人低语。

  德馨立即轻笑,然后指着慕容纯道:“你这是什么音律啊,都把鸟吓出鸟粪来了!”

  很多郡主都偷偷地笑,像哼暖这地方的马上郡主可就是放声大笑了。

  那站在石头上的慕容纯气急败坏,疾步走到舞萧然身边,拽住舞萧然的衣领,姣好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是你,我看见是你!你把什么东西丢到我身上!”

  “不是……”舞萧然露出可怜兮兮的模样。

  “喂喂喂,怎么,你不说要和三哥比琴吗?!还比吗?”

  听德馨这么一说,四周的郡主都开始起哄。

  慕容纯狠狠地放下手,对着舞萧然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道:“你等着!”

  这一番闹腾,已经是晌午,子修到最后也没个结果,于是选妃今日就作罢,众人散了,早早地回去吃午饭,倒是德馨看四下无人,偷偷地在舞萧然耳边低语。

  “谢谢你啊,替我挽回面子。”

  “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德馨小女孩儿似的推推她,“你少来,我看见你过去了,很快地扔了什么东西。”

  丫头,眼很尖嘛!

  “那个什么慕容纯,是十国之中的哪一国的人?”

  “青木的,青木国主的宝贝女儿!切,听说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骄傲的不行,也不把龙城和显城两大国放在眼里,只有紫都,她多少还有一点点忌惮,好讨厌!”

  原来那个聪明绝顶的小丫头是青木国的啊!一看便是阴险狡诈的主,舞萧然不禁在心里暗暗叫道不值,得罪了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可是转念一想,日后要想登上王妃之位,也必定要把慕容纯给除掉。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