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三条消息

    朦胧摇曳的烛火充斥着整间屋子,外面是暴雨连连。

  一个焦急的人影在房间内反复踱步,而另一个女人则喝着茶。

  床边是尹清,一边把着脉,一边皱着眉头,冰凉的手指反复轻点着床上人的脉搏。

  “我告诉你,他要是有什么事,我叫姐夫把你们这小小的万声堂给移成平地!”德馨终于按耐不住,指着欧阳婉清的鼻子道。

  欧阳婉清始终不理会德馨的挑衅,很安静地一口接一口地喝茶。许久,尹清转过身,从衣襟内取出一些瓶瓶罐罐。

  欧阳婉清才道:“怎么样?”

  “不好,他的内脏都有些衰竭,好像,好像中了毒!而且中了很长时间的毒,类似于慢性毒药……奇怪,怎么这么奇怪?”

  欧阳婉清非但没有担心,反而在反复盘算着这个男子倒地何许人也,身世离奇,身份就更加离奇,身体里还有慢性毒药?

  此时床上的舞萧然已经悠悠转醒,迷糊着双眼,看到面前的那个白玉面具的黑衣男子,他正在捏着一颗带着香气的药丸放到自己的嘴巴里,舞萧然立即挥开手,打掉那一颗药丸,翻身坐起来,双眼锐利地盯着尹清。

  “你干什么?!你给我吃什么!”

  谁都没有想到舞萧然会突然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中毒的样子。

  尹清倒是没有生气,捡起地上的那颗药丸,由于带着面具,没有表情。

  “你的身体,你应该明白的,这颗药活血化瘀,虽然不能治好你的身体,但是起码有益无害。”

  “我的身体什么事也没有!”

  那是当年为了完成最高级危险任务二让身体适应各种迷药所付出的代价,只是比正常人少活一二十年罢了,这些古代的人真是愚蠢,医不出来就乱给药。

  说着,舞萧然站起来,冲着德馨问:“我昏了多长时间?”

  “三,三个时辰。”

  按照古代的时间换算法,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三个时辰就是六个小时,天已蒙蒙亮,雨还在下着,时而来的雷声震耳欲聋,看来再等不久,到了早上,他们就会放人了。

  舞萧然勾起嘴角轻笑片刻,像是挑衅。

  “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就算我万声堂确认错了,舞公子也要能正常地走回去不是?别回昏倒在半路上啊。”

  说话的是欧阳婉清,继而她又道:“尹清的艺术很高,他给你的药一定对你有帮助。”

  “不用,我的身体,什么事也没有!欧阳堂主,时间就快到了,如果天亮了,紫都告示什么都没有,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当然,当然。”

  舞萧然也不出去,随便找了个凳子一坐,翘着脚,甩着金丝边的小折扇,一边喝茶,一边等待着消息。

  “舞公子,你,你真的没事吗?你的脸色好苍白!”

  舞萧然学着古人的样子,双手抱拳,行了一个礼,“多谢德馨郡主,在下真的什么事也没有。”

  一声鸡叫,两声鸡叫。

  当第一缕微弱的阳光照进屋子内的时候,舞萧然看着那空中的光束,心中已经盘算着另一件事情了。

  “啪啪”两声轻叩,一个小厮敲门。

  “堂主,有消息了。”

  进来后,那小厮先是看了一眼舞萧然,眉头皱的紧,然后向欧阳婉清身旁走去,附着欧阳婉清的耳边,低喃说着,声音小的除了欧阳婉清能听见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听见,而那个小厮就是那日舞萧然用刀在他头上切苹果的人。

  几句话之后,欧阳婉清还是面不改色,她知道紫都的告示上贴出来的都是些小事,根本没有什么大事。

  面前的这个男子不是那个紫都的郡主。

  “舞公子,小女真是失礼了,但是可否能告知我们你的身份?”

  德馨先抢过话说:“舞公子是新野的人,随着他们竞选的郡主来参观紫都的!”

  欧阳婉清有些迟疑,又重复了一遍,“舞公子?真的是这样吗?”

  “真的啊。”

  舞萧然用手拍打着酸痛的腰,然后站起身,倒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欧阳堂主,你看你这次将我掳来,还弄错了对象,算是欠我一个人情吧,我可否用这个人情换你一个消息?”

  尹清飞身前来,软剑已在袖中,因为他觉得舞萧然提出的消息有害欧阳婉清,或者万声堂。

  舞萧然也知道,这个面具男子从一开始就近身保护着欧阳婉清,不让他认为危险一点的人靠近她。

  欧阳婉清使了个眼色,示意尹清退下,反而道:“可以,那么算以前那个,就是两个消息了,你要问什么?只要小女知道,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想知道这三个人的消息。”舞萧然蓦地从手中抽出一张纸,上面清晰地写着三个人的身份:青木郡主慕容纯,沧朗郡主,东耳郡主。

  “可是我只能回答你两个人的,你还差一个消息。”

  这时候德馨说话了,她趾高气扬,双手叉着腰,“你把我掳来,是不是也掳错了对象,那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消息?我的那个消息不要了,你给舞公子怎样?”

  这一句话说的欧阳婉清哑口无言,不过她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点下头开始说,她说的十分快,也十分熟练,仿佛那一条条消息就是印在脑子里一样,没有一点遗漏。

  首先是青木郡主慕容纯,为人高傲,永不服输,就连骑马射击之类的男人才会的东西她也不输给别人,心高气盛,只允许她看不起别人,不允许别人对她有一点的不敬,仗着她的父亲青木国主曾经替紫都老国主挡下过一剑,而目无尊长,最喜欢引人注意,受别人的称赞,十分聪明,曾经充当青木国的军事。

  其次是沧朗郡主,名为沧海冥。说起她来,名字较为古怪,人就更古怪了。是沧朗国主最不受宠的女儿,说是儿时在海边害死了很多人,故此改名叫沧海冥,原名沧海乔。少言寡语,几乎不与人接触,就算接触了也只是一句问候的话之后就再也不说话,整天不笑也不哭,就像木头人一样,对任何事都没有感觉,连沧朗国也巴不得她远嫁其它国家,好似她是个灾星。

  最后是冬耳郡主,名为香姬。最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个人,时而出现时而消失,干什么做什么都不按照常理出牌,但从来没输过,几乎每一次都大获全胜,她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性格,聪明伶俐,将看中的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第十六章 三条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