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傻瓜王爷

    刚刚翻墙跳入了自己所在的院子,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透过那被清风吹得微微摇摆的墨绿树叶间,看到的只是敞着门的厢房,那交错的楼台小窗也被清风吹得有些左右小幅度地摇摆。

  人都到哪里去了?

  高度警觉的舞萧然,下意识地弯着身子半匍匐式的冲进厢房,这是北美训练和接受任务的一种备战姿态,速度快,身体也可以在各处突然而来的进攻而进行防御。

  一进门,房间四处的窃听器都没有被摘除,那是一种能变成各种墙皮颜色的高度保护的防御窃听器,别人几乎察觉不到。凌乱的床上还是临走时的样子,两个女式衣裙丢在地上,红木桌上的香已烧完。

  “没事,换衣服!奇怪,人都哪去了?”

  迅速地穿上女装,变成了女人,喉结消失,一双斜长的凤眼变成一双杏核大眼。这就是舞家的体制,听说在很久以前,老天恩赐舞家,让他们可以拥有男女共同身的体制,如果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再由自己决定变男变女。

  舞萧然因为是暗偷部队队长,所以一切以任务为重,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恋爱事情,而相反,舞潇潇,因为看了一本小说,及其喜欢那里面的男主人公,一下子就选择了女性,后悔都来不及了。

  “舞小姐,今晚子都设宴,所有人都去了,只差你们。”

  “现在就去。”

  莽莽撞撞地才找到子都正殿的位置,刚冲进去,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坐好了,从上到下分两列一次排下来,竟然全都是女子,一个个就像是大比拼一样争奇斗艳,打扮地花枝招展,浮华的浮华,俗艳的俗艳,有几个冷艳端庄,撇撇眼神,不屑地轻哼一声,更多的是鄙夷,倒是那个抹了厚厚粉的大白脸给予了更多的表情。

  大殿的正座上坐着一个魁梧的男人,他是子都的国主,子苑,不过身旁倒没做夫人,而是两个弟弟,二王爷和三王爷。

  奇怪,这个二王爷不是早有王妃?

  舞萧然扫了一眼,见离着门口最近的地方有两个空座,上面写着‘新野’两个字,想必这就是小国家不招人待见吧。

  很明显,一屋子的所有人都对她们充满敌意,就连国主也是微微皱起眉头。

  过了一会儿,二王爷先起身,道:“各位不必惊慌,我是代替我四弟子容前来选妃的,大家也知道,四弟的脑子有些愚笨。”

  然后国主开始说话:“我想选王妃大家都知道了吧,六国送上的郡主小姐们,今天就在此见面,大家熟悉一下,子都晚宴,也恳请所有郡主小姐们赏脸了。”说完举杯先独自畅饮一杯,然后示意大家也喝酒。

  舞萧然在鼻子面前嗅一嗅,这,这是丁香花的酒水?!她不能喝啊,喝了会瞬间变成男人的,那在这大殿之上就成了一场闹剧,有谁会相信舞家的事情?或者又有谁知道舞家的事情!

  正当众女子都起身敬酒之时,只有最远处的舞萧然还在沉思。

  子都国主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怒气。

  “新野郡主?”

  舞萧然慌忙起身,众人拿着酒杯,用衣袖遮着一饮而下,舞萧然也学着这样,可是糟糕之处就在于只要是有丁香味道的东西,她都不能深呼吸,更不能离自己太近,那样也会变成另一个性别。

  在众人都喝完之后,舞萧然还保持着那个举杯的姿势,所有人包括国主都不满意她的举动。

  “啊……我姐姐,我姐姐对丁香过敏,她不能喝的,我替她喝。”

  “放肆!”国主怒斥一声,对于新野郡主的迟到,不守礼节不懂规矩他都已经一一忍让了,连喝一口酒都不给子都国主的面子吗,新野不过是一个地方小国,甚至都没有子都的一个城大。

  “我真的不能喝,我喝了会……会……”难道要说会变性!?

  舞萧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在北美训练基地,在舞家,所有人都不在乎谁突然变成男人或是女人,因为这是舞家的体制,甚至是接受任务,也没有被强迫去闻丁香的味道。

  俨然现在局势就是只要国主给一个蔑视子都的罪名,新野小国会全国遭殃。

  所有的女人们都盯着她们两个,眼里充满了蔑视。

  “会很恶心的!身上长满红色小点子的疹子,而且最先出现在裸露的四肢和脸上,密密麻麻爬满一片,新野郡主不喝,是怕吓到姐夫你!”

  说这话的正是一脸厚厚白粉的显城德馨郡主,没想到她就坐在舞萧然一同排的倒数第三个,只和舞萧然隔了一个人。

  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子都国主爽朗第一声狂笑让身边的两个弟弟都是一阵轻松,而让座下的女人们一阵失望,谁都希望竞争者越少越好。

  酒宴欢笑中,大家仅是彼此熟识一下,而且酒后风情万种的女子们也都显现出媚态。

  德馨和旁边的那个女人换了一下,然后坐到舞萧然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一声小小的惊呼:

  “你好瘦!”

  “原来你的地位不怎么高吗,看来什么显城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国家,要不你应该坐在离国主最近的位置。”

  这说话的期间舞萧然一直是侧着头不看她的,因为一看到那张大白脸,她就想吐。

  “你懂什么,我姐姐是子都国主夫人,姐姐说了,如果我坐在最前面会让人说闲话的,坐到这里反而公平。”

  难怪她叫国主姐夫呢!

  舞潇潇从舞萧然的旁边探出头,一边吃着鸡一边说道:“德馨姐姐,你不要理她,她这是职业病,从不吃外面不放心的东西,从不给外人好脸色看。职业病你懂吗?就是干某件专注的事,一直干一直干,干到最后不想干,意识还是摆脱不了。德馨姐姐,刚才谢谢你,你真是大好人,帮了我们大忙。”

  “潇潇!”舞萧然低吼一声,她现在一双核桃大眼死死地盯着舞潇潇,想说一大段说教,可是在于现在的形式,警告一声:“言多必失!”

  舞潇潇刚想再说,嘴巴被一个鸡腿堵上,然后强忍着对那个大白脸的恶心感觉,转过头,“这么多女人献媚,你怎么不去啊,下午不还口口声声地说叫我不要抢你的‘三哥’吗?”

  “我和三哥两情相悦,心有灵犀,不是这些庸脂俗粉所能比的。”忽然她指着大殿正座旁那个只顾着谈笑喝酒的紫衣男子,每每有女子向他示好,他那双温柔而锐利的眸子总是含笑地回敬,却不失礼仪地欠欠身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看着这些媚态的女子,眼神中带着怜悯,带着惋惜。

  不过子修倒是注意了那最远处吃着饭,没什么动静的舞萧然,觉得这个女子倒是奇特的很。

  “哎,你看,三哥他看我了吧!”

  舞萧然突然想到,德馨的姐姐是国主夫人,那么关于阴阳石的事情,想必她也应该知道个大概,如果能早日得到阴阳石,那么就更早地回去了。

  “德馨郡主,我们新野是小地方,没见过什么东西,显城是不是有很多啊?”

  果不其然,德馨很高兴地说:“是啊是啊,显城其实只是在财富上没有子都富有,但是兵力训练出来也不差的!子都只是比我们多了些宝贝而已,这是没办法的啊,天让谁成为强者,谁就是强者!”

  “宝贝?难道是很多漂亮的首饰吗?”

  舞萧然问的随意,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又怎不知如何套出别人的话?每一句都在为要问的目的话题做铺垫,看似无关紧要,却都是句句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首饰?!你也太村姑子表现了吧。”德馨立即趾高气扬起来,连下巴都抬得高高的,“别说我没告诉你,阴阳石啊,子都的振国之宝,阴阳石!在……”

  话还未说完,大门口蹦进来一个邋遢的身影,一张脸沾着泥水,露出洁白的牙齿傻笑,洁白和淤泥成鲜明的对比。

  微风吹来,吹的他身上的那些潮湿的气味扑鼻而来,让靠近门边的几位美女都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来,舞萧然忍不住皱眉,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她刚要知道阴阳石在哪个位置就被这傻子给打搅了!

  “子修哥哥,子正哥哥,陪我去捉虾好不好?好好玩的!”

  他说的天真,脸上洋溢着笑容,同时,双手还四下摆弄着,手上的泥巴全甩在了众多美人的身上,就连大殿前的国主都不能幸免,一个泥点子正好掉在脸上,顿时勃然大怒,一声大吼:“谁允许他进来的,管他的老嬷嬷呢?!”

  脏兮兮的人可怜兮兮地退后一步,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喊了声,“大哥……陪子容玩……”

  这时候众多美女在底下低语:

  “他就是那个傻子,那个傻王爷呢!”

  “是啊,真恶心。”

  脏兮兮的身影有些轻微地颤抖,“子容……不傻……”说着说着,大眼睛竟然要流出眼泪来。

  国主听到下面的众人议论,觉得好没面子,“老嬷嬷怎么还不来,真是的!”

  舞萧然还哪有心思去问德馨那阴阳石在哪,这时向舞潇潇使个眼色。

  舞潇潇明白后,起身拉住那脏兮兮满是泥巴的手,虽然觉得很恶心,但现在这是舞萧然派给她的任务,在舞家,任务高于一切。

  立即变换了一副可爱的脸孔,笑容满面地道:“走,我陪你去捉虾。”

  “好好好……有人陪子容了……”两个小人影快速消失在大殿内,这才让已经动怒的国主有些缓和,同时对那个新野的小郡主倒有了点喜爱。

  大殿上又恢复了刚才有些喧闹的气氛,舞萧然先是扯了几个熟悉的话题和德馨说起来,而后说了几句又回到刚才的话题。

  “刚才咱们说什么来着?”

  德馨一拍脑门,“阴阳石,你们新野小地方不知道啦,阴阳石在沧溟宫里摆着,什么喜庆的日子都会去拜祭,这次我嫁给三哥绝对也会去拜祭的!”

  德馨说的很自豪,感觉自己就一定能成为王妃一样。不过这就跟舞萧然没什么事了,因为他只要得到阴阳石就可以和妹妹回去了,这个地方本不属于他们。

  黑夜遮天,明月当空,弯弯的月亮发出微弱的光,几颗小星点缀在一旁,几棵大树交错着,枝干纠结之余,连几颗小星也遮了去。

  子都的夜晚是清冷的,天气变幻莫测,一天而已,天气不齐也。

  清澈的池塘旁站着两个冻得瑟瑟发抖的身影,这边是舞潇潇和那个傻瓜子容。

  舞潇潇本想把他弄出来就跑回去的,可惜这个傻瓜偏偏拽着她死活不让走,非要捉到虾才甘心。脏兮兮的手在池塘中来回晃荡着,一会儿傻笑,一会儿惊呼,弄得舞潇潇也跟着神经质。

  “我说,好了没有?冻死我了!”

  “好了好了,子容很快就要捉到虾了,你千万不要走,不要丢下子容。”

  他说的就好像二十一世纪被人抛弃的弃妇。

  突然,子容好像被什么勾到似的,惊叫一声,“啊,啊,上不来了,上不来了!”

  “噗通”一声,墨绿色的身影掉下了池塘,舞潇潇立即探头去看,才发现那池塘原来很浅,几乎只淹没膝盖而已,而那个傻瓜竟然扑腾了半天,一边大叫一边哭。

  “救命啊,救命啊,要死了……”

  舞潇潇没好气叉着腰,“喂喂喂,别叫了,站起来站起来!”

  这时池塘的那傻瓜才缓缓站起身,黑色的发一缕一缕地遮着脸颊,几片池塘的碎叶粘在头上脸上,浑身湿嗒嗒,看上去好不狼狈,全身哆嗦得不成样子,以至于舞潇潇觉得这哆嗦的有些不成样子。

  好歹伸了个手,“我拉你上来。”

  没想到傻瓜伸出的手臂是雪白的,像藕段一样,被洗掉淤泥的手很白很白,也很冰冷。

  拉上来之后,舞潇潇却听到他“呜呜”地哭起来,扒开那遮着脸的凌乱碎发,没想到这个傻瓜长的还很标致,很可爱,如果稍加修饰,一定是个美男子,那大大的眼睛正在一点一点地涌出泪水,脸异常地苍白。

  “别哭了,你这么大个人,哭起来多丢人!”

  “可是……我……我……”连连抽泣好几次都没有将话说完。

  “走吧,回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可是……”

  “不要可是了!”舞潇潇走过去一拍他的后背,“快点走。”

  谁料这个傻瓜竟然踉跄一步,身体越发的颤抖,舞潇潇察觉到异样,感觉手掌粘糊糊的,低头一看,竟然一片殷红,淡淡地血腥味从手掌处传来,混合那潮湿的空气。

  “你刚才摔下去受伤了?”

  舞潇潇走过去,轻轻地看他的背部,竟然是一大片殷红,顺着衣衫蜿蜒向下,有的地方被池塘的水渍冲淡,缓缓地滴在地上。

  见这傻瓜也说不清楚,还不如自己亲自看一看。轻轻用小藏在靴子中的小匕首(人家毕竟也是执行过任务的),划开那衣衫,顿时让舞潇潇一颤,白皙如玉的脊背上是一条长长的,直至腰间的粗糙伤口,那明显是瓷片弄伤的,伤口虽然不深却很大,血色也正从这伤口中溢出来。

  她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刚才摔下池塘弄伤的,倒像是因为摔下池塘而伤口裂开来。

  他的身体越发的颤抖,脸色惨白,滚烫的泪水滑落他的脸颊,他哭得很可怜。

  “这是怎么回事?你好歹也是有身份的吧,还没像乞丐一样被人打骂的地步啊。”

  “我……没事的……只是……好疼。”

  这么大的伤口不疼才怪!

  “谁弄的?”

  “自己……”

  “我才不相信!你自己连全部的后背都够不到,怎么可能是自己弄的。”

  这件事情,舞潇潇觉得本不该自己管,他死他活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啊!可是看他哭的这么伤心,这么可怜,就算他是条狗,她也认了,何况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大活人。

  “老嬷嬷说……不能告诉别人的,如果告诉别人,她还会打我……”

  什么!?岂有此理!

  “走,这里离我的厢房比较近,我给你包扎上药,一会儿找那个老嬷嬷算账!”

  

第五章 傻瓜王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