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找茬

    翌日清晨,天还蒙蒙亮,舞萧然就起了床。打开那扇红木小窗,一股清新的湿气混合着花香扑鼻而来,昨晚子时之后又下了一场大雨,现在地还未干,一个个水汪汪清澈地小水坑透着即将升起的太阳泛出微弱地反光。

  尴尬地看着面前的梳妆台,上面放满各类花香的天然胭脂,还有一盒盒的首饰,那水晶珍珠镶嵌的发簪令舞萧然尴尬中透着无奈。

  纵使现在是女人,她也没有用过这种东西啊!

  舞潇潇打着瞌睡走过来,看着镜子中的人儿,长发披肩,一张嫩白的脸上两只大眼像是要滴出水来的透亮,黑色的浓密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那不施朱砂自然而红的双唇更是透着诱惑。

  她去争,赢的几率比较大吧。

  “哎,你可是浪费了八天的机会呢,这八天有多少美女去借机接近三王爷,不知培养了多少感情!”

  “你放心,我说能争到王妃的位置就能争到王妃的位置。”

  “要我说你应该去讨好国主和国主夫人,这样才权威嘛!”

  舞潇潇沾了水,用梳子开始梳理舞萧然那黑色柔顺的长发。然后选了一个石榴石的簪子,在她的头顶上弄了一个好看的发髻,又选了一副与之相配的石榴石耳坠夹在她小巧的耳垂上。

  只有舞潇潇觉得这样子玩又冒险,又能尝到乐趣。

  舞萧然昨夜就没有睡好,她知道接下来要走的路很有危险性,而且并不是她能掌控的,每一步都很惊险。

  “老大,衣服要向上提一点,你背部的疤痕太明显,会吓到别人的。”

  此话一出,舞萧然像是受了刺激一般,脸猛地阴沉下去,不过这一点并没有让舞潇潇发现;这勾起了那隐藏至深的记忆,只有她一个人记得的记忆。

  那场任务是舞萧然以失败告终的,这是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任务失败,不仅弄得自己伤痕累累,还害死了很多人……背部的疤痕就像是时时刻刻在提醒他那次失败的证明,让她痛苦不堪。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这一声打搅了舞萧然的思绪,梳妆台前的两人一同回头去看。

  就像是两个母夜叉一样,在打开门之后还故作声势地踹了那可怜的木门一脚,“砰”的一声打扰了这清晨的宁静。

  一个穿着轻罗纱衣,一个骑马的紧身衣,好像是刚刚骑马回来,额上还滴着汗珠。不过两人皆是气势汹汹,双手叉腰,小松履鞋子在脚,叉着腿。

  舞萧然上下打量了片刻,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因为她想起了鲁迅笔下的豆腐西施,那个像圆规一样的女人,现在面前这两位就像圆规。

  “你这小贱人还笑!”那个较文静的女子上前一步,腰间挂着刻着“龙城”两个字的玉牌子,而那个紧身衣的则挂着“哼暖”的玉牌子。

  听德馨说过,这个世界是以紫都为首各国进贡的一个制度国家。以紫都为首,就像金字塔一样,依次排开,下面两个仅次紫都的是显城和龙城,再下面三个是哼暖、青木、键保;最后四个是沧朗、贵香、冬耳和最最最弱小的新野。

  可见舞萧然决定要参加选妃的第一天就来了两位“重量”级的选手来挑战。

  她略带玩味地勾起嘴角。

  “新野的丫头也赶来撒野!不要脸,哼!”

  舞萧然左耳进右耳出,不为一句话计较,拽住了要动怒的舞潇潇,说了一句:“你们刚才踹了门?”

  哼暖的郡主抹了一把汗珠,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个有野性的女子,那种野性女子的味道深深地吸引着变成男人的舞萧然,可惜了,舞萧然现在是女人,自然不会为女人动心。

  “是啊,踹了,你能拿我们怎么样?”

  “能不能再踹一下?”

  什么?!两个来势汹汹的郡主有些疑惑,然后又用力踹了一脚,疼的自己直流汗,可是就像哑巴吃了黄连,有苦不能说。

  舞萧然低头轻笑一下,那门可是红木的,踹上去有多疼,她们比谁都清楚。

  一群白痴!

  两个郡主忍不下这口气,刚刚向前迈了一步就听到四周发出“迟迟”地尖细声音,像是鸣笛声又不像,说是箫声,有感觉同时有好几个乐器,而且是从四周发出来的,可是这间屋子里除了舞萧然姐妹两个安静地坐在那里外,什么都没有,哼暖的郡主还特意看了看舞萧然的手,很规矩地摆在腿上,并没有拿什么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

  于是两个人像是遇见鬼一样跑出去,脸色煞白,热汗一下子变成冷汗。

  殊不知,那声音是舞萧然安装的监听防护器发出的警报声,那东西不仅能监听,当有人过重敲击什么超过一次的时候也会发出报警声。

  所以舞萧然才又让她们踢一下门,一举两得的好事。

  那两个白痴还在院子里乱跑,就像是丢了魂的苍蝇满处乱飞,撞到藤蔓也当做是鬼,一声声尖叫吵得树上鸟雀惊飞。

  忽然一抹鲜艳的紫色映入眼帘,舞萧然快速走出去,很温柔地拉着两个郡主的手,柔声道:“两位姐姐,两位姐姐,你们究竟怎么了,怎么如此慌张?”

  “你滚开啊,你房子里有鬼,有古怪的声音!”

  “怎么会,怕是两位姐姐听错了吧。”

  “你滚开,新野的妖人,别碰我们!”

  那个紧身衣的哼暖郡主一挥手,本没有多大力气,舞萧然更不是娇弱的一推就倒,可是她就是顺着那力道倒下了,也正巧,那一抹紫色出现在眼前。

  顿时,院子里由原先的吵闹变成现在的鸦雀无声。

  那个人温文尔雅,紫衣飘然,清淡的声音又带着男人特有的磁性充满了诱惑。

  他清淡而恬静地道:“怎么了?”

  他就像水一样,有着水的轻柔和坚韧。

  在看到舞萧然摔倒在地之后,一阵焦急,连忙去扶,可是他对舞萧然的过敏症仍然发挥着作用,刚刚一触碰舞萧然的皮肤,就像触电一样,收回去,白皙的脸有些红。

  “三王爷,那房子里有鬼,发出可怕的声音!”

  两个郡主争先恐后地诉苦,甚至那个文静点还把身子贴了上去。

  子修倒也不介意,只是微微侧了侧身,“这就是你们推倒新野郡主的原因?”

  顿时,两人都低头不语,舞萧然自己缓缓起身,面露委屈之色,心里却是爽个不停,手指拨弄着衣袖中一个小小爆炸丸,这个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品,通常在偷窃的时候会用的小小手段,就是让人慌乱地扒掉自己的外套,因为很有可能目标的衣服也带着什么值钱的东西。

  虽然是最低级盗贼的手段,可是在古人身上很实用。

  灵巧的手指快速抽出,无声无息就将那个爆炸丸弄到那两人的身上,那个小东西只要舞萧然的手指一捏,就会立即小小爆炸一下。

  “砰”的一声,舞萧然先是吓得乱叫,那个两女子简直有如惊弓之鸟,快速地蹦跳着,好不滑稽可笑,一面乱叫一面扒着自己的外衣,只可惜,她们为了能让子修多看一眼,穿的可是一个比一个少,没扒两下先袒肩露背了,慌乱之中连行礼都免了,逃似的离开了。

  这一切看的子修脸一阵红一阵青,过了许久才皱眉道:“败坏风俗,真是没有教养,在男人面前竟然脱衣服!成何体统!”

  “三王爷也不必这么气愤,她们受了惊吓而已。”

  子修这几天已经很烦了,自己的寝宫现在天天有各个国家的郡主出入,不是那些腻死人的点心就是呛人的荷包,忽然想问个清楚,又或是寻找机会拜访慰问一下,总之,子修想到了新野郡主的院子。

  可是谁知道一来,这里也有两人扰人清幽!

  “舞小姐,你不用替她们辩解的,刚才有没有摔伤?”

  “没有。”

  清晨的咸淡就在这般朦胧中流逝了,这一切都在舞萧然的算计之中,她并不会什么阴谋诡计,只是他多年来出任务的磨练已经让她学会了见机行事。

  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在那高大的城墙上面,浓密的树叶之后,坐着一个女子。

  她带着黑色的面纱,眼前这一切,从舞萧然的有意挑衅到舞萧然弄了个什么东西在那两个白痴身上,这一切的一切都看在这个女人的眼里。

  “主子,这个新野的小丫头可不好对付!”

  谁料那女子不屑地跳下墙,对着小婢女道:“紫都的三王爷?我不稀罕,我要的是保全我在冬耳国的地位!”

  

第十章 找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