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盗石行动

    回去的时候,紫都的晚宴并没有结束,所以舞萧然不在屋子里。

  她迅速从黑色的小书包中拿出来一瓶喷雾,这是国际高尖端组织研制出的进口药,这比普通的治伤药要好上三倍,免除了缝针的痛苦和手术所耗费的时间。要知道在舞家执行任务中,难免会受伤,这是最快缓解疼痛和起到临时性安全的药,这次任务也不意外,她和舞萧然各带了一瓶。

  轻轻一喷,那伤口已在收缩,相信不出十五天,这样的伤口就能长好。

  再看这傻瓜轻轻抽泣着,泪痕犹在,安静地趴在床上,不得不说,他的皮肤比女人的还要好,虽然傻兮兮地,平时看上去脏兮兮,但是洗干净了还是很俊俏的。

  “你还哭什么,走,找那个老嬷嬷算账!”

  “不,不要了,她平时都要打扫院子,还做饭给我吃,除了会打我,剩下的,剩下的都很好。”

  “打你还好?你这个傻子!”

  “我,我不是傻子……子容,子容不是傻子……”

  他那隐忍中带着哭的模样令舞潇潇很伤脑筋,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坏事,或者和小孩子抢糖的大人。

  “那我现在给你治伤,这也算对你好了吧,那我打你是不是也行?”

  傻瓜看了看她,觉得背上真的不怎么疼了,然后白皙的手揉捏着衣角,想了半天,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忽然毅然决然地抬起头,两行热泪随之而下,清澈的眼睛中是认真。

  他说:“好……”

  这句话差点没让舞潇潇气死,他说好,他竟然说好!

  不想再和这真正的傻瓜说话,觉得似乎为他报仇也是多余,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去紫都四下走走,说不定还能探知阴阳石的消息,或者与舞萧然会和,一起寻找阴阳石,早日回到二十一世纪,争夺继承人的位置。

  “你自己回你呆的地方吧,我有事先走了。”

  刚一转身,那冰冷的手拽住她的手,回头望去,漆黑的眼睛里是小孩子一样的依赖。

  “你……别走,陪子容……玩。”

  “我要去找一个叫阴阳石的东西,哎,跟你这傻瓜说了也不懂,算了,该拜拜了!”

  “拜拜?阴阳石?那个会发着暗淡光芒的被贡着的大石头吗?”

  舞潇潇猛地回头,“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傻子都知道,在沧溟宫内贡着嘛!嘻嘻……子容不是傻子……”

  舞潇潇飞快地整理行装,换上来时的那双跑跳十分轻松的特制运动鞋,带上远红外监控系统的夜色专用眼镜和两个催泪弹,至于那数据接收器,在古代也接收不到信号,带着反而成为累赘。

  然后拍拍子容的肩膀,深表同情地说:“确实,傻子都知道。行了,你回去吧,我要出去办事了,还有不能告诉任何人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要不以后就把你推下池塘淹死!”舞潇潇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不道德,就像是大灰狼在欺负小白兔。

  “我不说的,子容不说的!”

  夜间的紫都竟然开始飘出零星的雪花,白天还艳阳高照,热的要死,晚上就这般天气?!

  舞潇潇不禁哆嗦了一下,然后穿过并不森严的几处宫殿,几番地毯式的搜索,避开几个随意走动的官兵,她终于找到了沧溟宫的位置所在,激动和欣喜顿时充满内心,要知道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单独行动啊,运用了所学的所有知识,就算没有老大的带领,她也依然能办到。

  拿出那副红色的眼镜戴上,周围一片红色,搜索半天终于看到建筑后的几个晃动身影。

  “1,2,3……6!一共六个人把守?”

  如果自己进去的时候释放一颗催泪弹,在烟雾之下偷到阴阳石,出来时再放另一颗,那么就能顺利地逃出。

  “不是六个人,潇潇,你忘记了远红外监控眼镜只能看到一墙之隔内的人,如果里面还有一层,必定会有守卫把守在阴阳石的两侧,你只有两颗催泪弹,如果进去的时候都用了,那出来的时候怎么办?”

  听到声音从背后传来,舞潇潇不自觉地吓了一跳,回头看到老大已经换了一身便服,同样带着红外线监控眼睛。

  少年勾起嘴角,“如果我是敌人,你不仅任务已经失败,就连小命也保不住了。”

  现在的舞萧然在高度认知下,已经变成警觉性高于女性40%的男人。

  “老大,你从晚宴中跑出来了?”

  “随便找一个借口就能出来,我想趁着没人东西好偷一些。”

  两人一前一后轻轻地挪到沧溟宫的墙角下,舞萧然手中的小铝合金发着银色的光泽,轻轻放在地上按一下,那大约十厘米长的铝合金条慢慢变大,从里面出来一层层的梯子,高达十米之长,这就是专用的爬墙梯,轻敲灵活,随按随收。

  舞萧然先爬上去,然后让舞潇潇站在梯子上,按一下按钮,自动回缩。

  “从现在开始,你就呆在这,继续你的监视工作,我从这边的后面,人少的地方进到沧溟宫的内殿,外面有消息就用红外线监控眼镜发出信号,相距不到五十米,我想我的红外线眼镜也能收到。”

  “是。”

  舞萧然从后面包抄小路来到沧溟宫的内殿,几只半截的蜡烛摇曳着,发着微弱的光,整个内殿昏暗。这时舞萧然轻轻跳下地,躲在一根大柱子后,带上红外线监控眼镜,这是根据人的体温而勘测的,勘测结果是,集中在中间一点的位置上,有五名守卫把守,较远一点还有三名。

  迈出第一步的同时,一手将眼镜紧了紧,另一只手迅速投出催泪丸,那小小的东西一碰到地面顿时炸开来,古人哪里见过这种东西,大柱子后的舞萧然又勾起了嘴角,薄薄的唇抿了一下,迅速地躲开慌乱地守卫,直达那一点。

  阴阳石,就在眼前。

  可能是他疏忽了古人不会有二十一世纪那样的热源感应系统,刚刚伸手抱起阴阳石,只听外面舞潇潇一声尖叫,随后感觉四周有不明物体射来,于是迅速放下手中的阴阳石,后退一大步,直接跳回屋顶,外面已经乱作一团。

  守卫们们一边警惕着一边大喊:“有人偷振国之宝!”

  舞潇潇早已被发现,舞萧然低吼一声:“怎么回事?”

  “老大,我也不清楚,一瞬间脚底的砖瓦就陷进去,还好我躲得快,可能是无意中启动了什么机关。”

  “不是你的问题,刚才我拿起阴阳石的时候,可能牵动了这里的所有机关。”顿了一顿又说:“这次任务失败。”

  “那现在怎么办?”

  “用最安全的方法撤退。”

  还来不及说明撤退路线,忽然感觉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射了过来,猛地一躲,是一只箭射在一旁,底下的人开始惊呼,“三王爷,三王爷!”

  舞萧然一看大事不好,一脚踹下去舞潇潇,自己站定一会儿,像是在挑衅,又像是在等待,那紫衣公子足尖一点,轻轻飘掠上去,这时,舞萧然一个转身,消失在浓浓黑夜中。

  “你们去追那个,我去追他!”

  说罢紫色的身影也追随者舞萧然消失在浓浓黑夜中。

  他的脚步极快,轻功极高,身形矫健,不一会儿见前面一个黑影无声地跑着,原本温柔的脸一下子变冷,徒登树干,黑发飘扬,紫衣翻飞。

  舞萧然也知道后面的人追了上来,从某些方面,他还是比较自大的,心中盘算着,是二十一世纪的擒拿散打厉害,还是你古代的功夫厉害,于是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只等子修追过来给他一个措手不及。

  然而子修智慧过人,又怎会直接从后面追击,手中弓箭竖起,猛地射向舞萧然的脚踝,见他一个不稳踉跄地走了两步,一个飞身拽住那人纤细的手腕。

  谁料舞萧然由于脚踝受伤,被子修拉住之后没站稳,翻身竟然吻住了子修。

  低吼一声:“这该死的丁香……”

  原来子修在晚宴喝了很多丁香酒水,双唇全是丁香的味道,而恰恰舞萧然一闻到丁香就不能控制地变成灵异性别。

  “抓住你了,看你还往哪跑!”

  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舞萧然耳边徘徊。子修勾起嘴角,用修长的手指挑起那人的下巴,却是吓了一跳,连忙保持两人的距离。

  “新野郡主?!怎么会是你?!”

  见那身手,肯定不是一日两日就练成的,而且他也从来不知道新野的郡主会功夫。

  “你可知道,私闯沧溟宫是死罪?!”

  舞萧然抬起头,这与他男子的模样大相径庭,娇小的轮廓和樱红的小嘴,在黑夜下冻得瑟瑟发抖。

  只不过舞萧然并没有留意子修的话,而是用手指抚摸着双唇,那该死的丁香味道还在,他是最讨厌丁香的,问到丁香就想吐;一边皱眉,一边擦拭着双唇。

  子修一看,顿时又后退了一步,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更何况还有亲吻……

  “本王刚才失礼了……实在抱歉。”

  “没事!”

  舞萧然十分愤怒地啐了口唾沫,让她的淑女形象大打折扣。

  “三王爷,你若定我的罪,那你请便。我是新野小地方的村姑子,没见过阴阳石,想看看那宝贝是什么样子,如果紫都大国这点小事也要怪罪的话,传出去,百姓该说紫都小气的不成样子了。”

  这一句话将子修噎的不成样子,温文尔雅的他更是不善于辩解,更何况,他亲了她,两人如此亲密的举动,他实在羞愧难当。

  “这样吧,”舞萧然又道:“你射伤了我,又亲了我,咱们扯平了,你就不要把我当私闯沧溟宫的犯人了,好不好?”

  “这……”

  “当然,你若想抓我,你请便,我也不会让你为难。”

  子修想了想,还是摇摇头,干净俊美的脸颊上透着无奈。

  “那我回去了。”

  “哎,我,我扶你,舞小姐,实在抱歉,本王鲁莽了,鲁莽了。”

  子修不请自来地扶上她的手,指尖刚刚一触碰到她的皮肤,便如触电般地躲开,他自认为是正人君子,这等事他怎么好做,而且他似乎对面前这女人过敏,一向儒雅的他对待其她女子,都应付的得心应手,唯独者面前的舞小姐,却怎么也别扭,一看她的眼睛就不自觉地脸红,对答不如流,甚至不知怎样开口。

  

第六章 盗石行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