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很穷

    只是一日,三王爷子修去过新野郡主那里的事情便传开了,所有国的郡主嫉妒的嫉妒,吃醋的吃醋,甚至摔东西这等女儿家常干的事情自然也少不了。

  舞萧然坐在庭院里品着茶,听舞潇潇汇报着所有。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舞萧然有些意外地看着舞潇潇,看到的不是嘻嘻哈哈的舞潇潇而是一脸严肃的小女孩儿。

  “怎么了?”

  “你曾经是不是在母亲的身上一样装过监听器之类的东西?”

  原本和谐的一幕瞬间瓦解,偶有几声鸟雀的叫声回荡在院子里;舞萧然并不急着辩解什么,只是又喝了一口茶,才道:“阿姨也知道,这是老爷让干的。”

  父亲?!父亲怎么会监视自己的妻子,这真是荒谬。

  舞潇潇那日看了舞萧然随身携带的二十一世纪的一系列高科技东西,竟然发现了一个淡蓝色花纹监听器,那上面雕刻的花纹是那样的鲜明,分明是精心制作的,而且是国际艺术大师亲自设计的。

  她记得五年前的那次宴会中,母亲出席晚宴时,身着明黄色的礼服,胸前就别着那个淡蓝色花纹的监听器,事后舞萧然任务失败,母亲也永远离开了她……

  “不可能,爸爸怎么可能想要……”

  “老爷事后也很后悔,那次任务失败是个意外。”

  舞萧然不冷不淡地说,还想再喝一口茶,可是舞潇潇却打开她的手,茶杯摔落在地,溅起了水沫,空气中弥漫着意思淡淡的茶香。

  “我不相信!”

  父亲怎么可能在母亲死后还能这么安稳地没有一点内疚之心继续去花天酒地,她一直认为母亲是意外死亡,一直认为父亲是因为悲伤而迷乱在众多酒吧,为的是止住母亲逝世的伤痛;可是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你不相信就算了,要恨可以恨我,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阿姨是我间接杀死的。”

  又是这样千篇一律的话,从那次事故发生后,舞萧然和舞潇潇说过关于事情原委的话只有这么一句:是我间接杀死的。

  至于关于那场任务失败的原因,参加任务的人几乎全军覆没,只有舞萧然活着回来。

  当然他也获得了一个舞家人人称赞的称号:盗鬼。

  “我不相信!”

  “不相信什么?不相信老爷的为人还是不相信我的话,如果是后者的话,你还是相信吧,我的为人不怎么样,高傲自大,孤僻自负,也是因为这样,我才在那次任务中失败,害死了你的母亲和一干队友;我就是小人,还是那句话,你放心,我是一辈子不会背叛你的,我答应了阿姨就一定会办到。”

  “你,你!哼,我讨厌你!”

  舞潇潇气愤地刚要转身离去,却被舞萧然叫住。

  “明日紫都国主夫人想要我们中筛选一些人,我们都会去,到时候你看见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管,有人来只管躲在角落里就好。”

  舞潇潇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只是看都不看她一眼,便挥袖离开。

  其实舞萧然在明日已有安排,她用舞帝的身份,也就是男人的自己出去找了十几名可靠但有不怎么厉害的杀手,花重金雇佣他们明日晌午潜入紫都扰乱国主夫人的审核,而她就趁机假装救下国主夫人,就算被查出来,也只是知道是一个叫舞帝的人指使的,也不会查到舞萧然的头上。

  她理清思绪,缓缓起身,自己堂堂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偷盗好手,竟然会穿越回来,来和那些女人们竞争选秀,真是自己想想都自嘲,可是要回去,就必须这样。

  想着想着,见那林荫小道上走着一个欢快的女子,向上看去,是一张掉渣的大白脸。

  德馨和她住的是一个院子,天天疯跑出去玩,看看这个买买那个,除了晚上睡觉会回来,几乎都不在。

  德馨见到舞萧然坐在竹椅上,瞪了她一眼便有朝自己的厢房走去。

  “哎,别走啊,德馨郡主,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德馨停住脚步,看着舞萧然那无比纯真的脸,于是凑近问了一句,“什么?”

  “你还是不化妆好看,尤其,尤其是不涂这么白的粉。”然后嬉笑一声,又说:“你涂这么白的粉,白天别人会把你当疯子,晚上别人会把你当鬼的!”

  “你,你懂什么!这才叫美!”

  美?这个蠢蛋还真是美丑不分。

  舞萧然可是好心劝告她,不过算了,蠢蛋说不定日后会发挥很大的作用,于是赶忙说:“我不懂的,这样才叫美,真是抱歉,德馨姐姐,你真的很独特呢!”

  “那是当然!”德馨心中还盘算着那日屋檐见到的一同避雨的公子,最终也没能知道他的府邸,真是有些失落,看看舞萧然,道:“你是不是也想用珍珠粉?我知道你买不起的,不过显城有的是钱,我可以给你啊!”

  啊?难道自己的意思会让她误解?

  “不用不好意思的,听说新野很穷很穷,穷到什么程度啊?”

  这个丫头是个气人有笑人无的家伙呢。

  “也许吧。”

  “也许?难道不是很穷吗?那为什么你从新野都没带几件好衣服过来,什么胭脂水粉都用紫都的,连珍珠粉也用不上?”下一句让舞萧然听后喷血,“不过没关系,显城的东西很好,我可以借给你的,省的你总在那边嫉妒不是?来吧,我拿盒珍珠粉给你用!”说着她牵起舞萧然的手就像自己的厢房走去。

  可是舞萧然又不好回绝,只能任由她牵着。

  “咦?你手上有很多茧啊,好硬!”

  “呃……新野小地方的人当然不像显城的郡主那么爱护自己的手了。”

  其实那是她长期以来作为惯偷所练就的手上功夫,快准狠,这是偷者必备的。

  紫都,清风巷,万声堂内。

  欧阳婉清坐在小凳子上,左手捏着一张泛黄的字条,右手捏着一张崭新的白纸,尹清过来后,她将左手那张泛黄的字条交给他保管,而右手的那张白纸却被她打开,上面是舞萧然男人时的画像。

  “尹清,新野郡主的画像拿来了吗?”

  “拿来了。”

  打开新野郡主画像的卷轴,她将两人做了一下对比,完全不像,可以说就是两个人,欧阳婉清并不知道舞家人的两个性别两个样貌是完全不一样的,会随着性别的转变而转变。

  “尹清,你看像吗?”

  尹清依旧带着汉白玉的面具,声音低沉没有活力,“堂主怀疑他们是一个人?新野郡主女扮男装吗?可是一点也不像啊。”

  “你说,会不会是易容术?”

  尹清没有抬头,只是轻轻答了一声,“也许吧。”

  

第十一章 很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