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王妃,潇洒王爷

绝色王妃,潇洒王爷

一醉凡尘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阴阳石

  “喂喂,狗狗呼叫猫猫,狗狗呼叫猫猫。”

  “猫猫收到。”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有何动态?”

  “良好良好,再次重复一遍良好良好。”

  会场上靠近舞台左边的一个小门内,少年微微勾起嘴角,将手中国际侦查最先进的白色滑盖手机放入下裤口袋中,然后修长的手指捏起一个黑色的小东西,轻轻放进耳朵里,调试几次之后,他一按手中的数据接收器,道:“猫猫收到回复,猫猫收到回复。”

  耳朵处传来“刺啦”的声音,过了一小会儿,那边传来一个女声。

  “猫猫收到,老大请指示。”

  “你快带上袖珍联系器,馆长即将出来,我们的目标即将进入视线,首要执行,进入角色!”

  “是,老大。”

  话音刚落,站在博物馆外面一根大柱后面的少女闭合红色翻盖手机,同样捏着一个黑色的小东西,缓缓放入耳朵之内。

  他们带的是国际特工才有的高仿真数据接收器,既能与移动电话联网,还能干扰红外线的照射,而且人带上之后,还能互相联系,相当于微型手机;外观仅像是带了一个mp3而已。

  推开舞台旁边的小门,少年以一身服务生的样子出现,虽然有些弱不禁风,但是气质上足以压倒一群人;耳朵内的数据接收器发出只有他听见的“哒哒”声,这表明,猫猫那边的数据接收器良好。

  手中托盘上放着橙色的果汁,橙黄橙黄,晶莹剔透,连杯子都是美国进口的贵族货。

  “老大,老大。”

  少年眉头一皱,侧身低语,“别慌。”

  “人家第一次嘛,谁像你都干的很熟练了。”

  “说事。”

  博物馆外的大柱旁,少女撅着小嘴,“目标人物出现,目标人物出现。”

  “收到,你继续监视。”

  少女继续关注着博物馆外,保安早已十二分警觉,将博物馆围得密不透风,一个个精神焕发,甚至馆长还联系了省部最高警署,允许他们配枪监视。

  一辆国际奥迪在博物馆门口环绕了三周,确定后面没有人跟踪才停在门口,先是司机下来开门,从司机的警觉性看得出,司机是个练家子,而且裤管僵硬,里面肯定藏着枪;他环顾四周,而后再打开车门,从里面走出一个高贵的蓝裙青年女子,耳朵上带着明晃晃地价值人民币几千万一颗的海底千年黑珍珠。

  少女吞了吞口水,但是很明白,这种珍珠和这次要偷的宝物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蓝裙青年女子是国际上排名前十大财团的之一的卫老的独生女,此次前来是代表家族来拍卖世界罕见的最新宝物—阴阳石。

  而同时,这块宝物被舞家看上了,也正赶上舞家子孙的继承考试,孙辈的一共四个候选人,如果谁偷到了价值不菲的宝物,谁就是舞家的继承人。

  前三个都已经偷到了珍贵的宝物,到了少女这儿,只能挑战更高境界才算赢,于是她的目标是国际博物馆展览会的阴阳石。

  “老大,目标进入博物馆。”

  “收到。”

  少年向门口走去,对于卫老的独生女,他已经调查的潇潇楚楚,是一个近乎于变态的女人,喜欢赌博,又好酒色。

  “咚”的一声,少年假装滑倒,橙汁洒了青年女子一身,将她名贵的蓝裙弄得一塌糊涂。

  “你没长眼睛嘛!”

  女子身旁的两个肌肉保安上前就要对少年动粗,可是关键时刻,女子却喝止了。她挑起少年的下巴,看着少年俊美的脸颊,犹豫了再三,“先带回vip包厢。”

  “是!”

  少年惊恐地看着女子,黑色的刘海儿下眼神带着少许坚忍。

  进了vip包厢,女子将少年推倒在床上,银色地说:“你服侍好我,这衣服的钱就不让你赔了,你赔也赔不起,三十万美金,你一辈子也买不起。”

  服侍好你?我还能活着出去吗?!

  而数据接收器那边传来“咯咯”地笑声,很显然女子的话少女听的一清二楚。

  不得不说保护措施相当周密,就连vip的里间也站着两个非洲黑人保镖,少年心中一叹,看来不造成损伤那是不可能的了。

  当女子亲吻少年的那一刻,少年转身从衣领中掏出一张干净的面巾,那上面有化学物质,只要一接触人的呼吸,就立即放出类似于乙醚的物质,青年女子挣扎了几下,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床上。

  两个非洲黑人保镖见势不妙,冲了上来,少年飞起一脚踹中其中一个的腹部,两只手对着另一个大汉的后颈重重一击,而后以力借力,手肘向后一倾,用力砸在了一旁大汉的后颈处,两个大汉倒地昏迷。

  从打斗到完全搞定,用时三分钟。

  “老大老大,怎么样?”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少年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件水袖长裙,褪下自己的衣服,他的身高比女子高一头,但是一瞬间,少年矮了不少,正面一看,早已不是少年,而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脖颈处确实是平的,没有喉结,他,变成了女人。

  还要解释一下,他是舞家的人,舞家人拥有完全不同于常人的体制,那就是十五岁之后可以拥有两个性别,可以是男也可以是女,直到自己想成为真正的男人或女人时,才会变成真正的男人或女人。

  “老大老大,啊不,现在应该叫姐姐,姐姐,你那边好了没有?”

  “好了,现在就出去,你进来与我会和。”

  她的声音十分动听,举手投足间都有小女人的活泼与灵动。她走到门口,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子,而后掏出高仿真美国制造的人皮面具带在脸上,对着镜子照了照,和床上躺着的青年女子一模一样。

  出了vip包厢,外面还有两个非洲黑人保镖,对着她行礼,用英语问道:“小姐,这么快?”

  她也用流利的英文回答,“我比较关心阴阳石,那小子就先在我房间吧,你们任何人都别进去。”

  走进会场,看着那个坐在最前面的黑裙黑靴的少女正在很高兴地向她招手,心中已经骂了少女一万遍,这是在执行任务执行任务啊!不是来玩的!

  “姐姐姐姐,快一点,拍卖开始了。”

  一个财团的独生女认识一些小地方的富家女,这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保镖也无权过问大小姐的私生活。

  舞台上突然灯光骤起,五彩灯移动着照耀长十二米宽八米的舞台,而音乐放的是没过贵族音乐,大家都听到了阴阳石的消息,除了对古董没兴趣的财团,几乎世界名流,贵族人士都来进行拍卖。

  “准备的如何?”

  “一切ok!大小姐的现金现在全在我手里。”

  扮演着大小姐的她不再说话,而是一双锐利的双眼不同地扫着四周人的眼神和动态。

  当阴阳石出现时,周围一片喧闹,凡是手里有些资产的都不想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五十万美金。”

  “一百万美金。”

  “一百一十万美金。”

  少女在她耳边低语,“姐姐姐姐,我们要不要出手,再不竞拍会被其他买家拿走的,到时候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就功亏一篑了,我的继承人位置怎么办?大哥他们肯定会从我手中抢走!”

  她深吸一口气依旧没有说话。

  “姐姐!”

  “三百万美金。”

  舞台上的老头一敲木槌,“三百万一次。”

  “姐姐!”

  “三百万两次。”

  她还是不出手,锐利的眼神观察着四周的形式。

  这时候其他人又有叫嚣的,“三百五十万。”

  “三百六十万。”

  “四百万!”

  少女没想到阴阳石现在已经价值四百万美金,而且还在一路飙升,那么她姐姐没竞拍是对的,现在和那些人争只能露出破绽,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大小姐,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周围人的视线。

  “四百五十万。”

  人们的声音开始微弱下去,只有几个实力庞大的财团还在竞争,而那些小富豪已经竞争不过了。

  “四百五十万一次。”

  “四百五十万两次。”

  “四百五十万……”

  她豁然出手,“我出一千万美金。”她的声音低低的,周围的保镖有些躁动,这不是大小姐的声音,然而他们看了看大小姐的脸,这就是大小姐啊!

  当场几乎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一千万美金啊,说白了也就是买这么一颗烂石头,这是压倒性的胜利。

  “一千万一次。”

  “一千万两次。”

  “一千万三次。成交。”

  老头亲自双手捧着阴阳石到她面前,恭敬地鞠躬,然后双手奉上;她微微欠身,拿起来向大家示意一下,所有人都给她故障。

  少女笑的合不拢嘴,原来这么简单就拿到了,看来这次继承人的位置非自己莫属了。

  “她是假的!”拐角处一声高喊,真正的大小姐正一瘸一拐地跑出来,指着这位拿着阴阳石的贼大喊。

  “她是贼!”

  这时候全场骚动起来,离她们最近的几个非洲黑人保镖握紧拳头。

  “潇潇,快跑!”手中一个发光的小球被她奋力抛出,随着小球落地的一瞬间,金光乍现,刺得人眼直流泪,而且还咳嗽不止。

  “催泪弹?”

  几个国际刑警立即戴上了防催泪面具,可是咳嗽不止,“什么?催泪弹和烟雾弹的合成?”

  这是德国高级进口武装特工专用逃跑弹药,目前国际上只是发行了十几枚而已,碰巧舞家就获得了十枚;无论是用催泪弹的防毒面具还是烟雾弹的防毒面具,都只能放置一种,而不能同时防止两种。

  舞台左侧的小房间内,一个身着长裙的人迅速变成少年,套上预先准备好的黑衬衫黑牛仔裤,然后拉着少女冲出重围,手中的阴阳石被一个黑色精致镶着银边的小盒子盖住。

  “姐姐,啊不对,哥哥,现在怎么办?”这是潇潇的第一次偷盗,完全无法应对紧急情况,纵然伸手也不差,可是就是不知该怎么办好,一时乱了方寸。

  少年只是平静地说了四个字,“别慌,有我。”

  警车的声音越来越近,省内的最高级警署和国际刑警已经全部出动,直升机正在空中盘旋,十几辆警车将他们全部包围,狙击手已经各就各位,从他们的穿着来看,他们不是普通的狙击手,而是国际上的皇家狙击手,绿色的军装,胸前带着金黄色的徽章,标准的单膝跪地,手举枪支。

  少年深吸一口气,手腕上的银链子泛着金属的光泽,其实那是一个小的语音通话器。

  看来那位大小姐真的不好惹呢。

  少年对着语音通话器呼救,“请求支援,四小姐现在有危险。”

  但是他没预料到,狙击手会没有命令就开枪,而且一枪正中在那个语音通话器上,还擦伤了他的手腕,涔涔鲜血向外低落。

  “疼……该死!”

  “哥哥,哥哥,怎么办?我的继承人位置……”

  “先活着再说!”他一声低吼,这个丫头想当继承人想当的疯了吗,连命都不要了。

  忽然,正上方的直升飞机上站着一个正在瞄准的狙击手,他正在瞄准潇潇,少年顿时好似领悟了什么,推开潇潇挡在她身前,“砰”的一声,少年被打得栽倒在地,他的手臂有鲜血涌出,子弹深深地埋在手臂里。

  阴阳石掉落在地。

  而少女仿佛没看见少年受伤一般,先是去捡阴阳石。

  少年啐了一口,踉跄地站起来,他终于明白了什么,那狙击手被舞家的大少爷买通了,要定了潇潇的命,那位少爷不想让潇潇活着回去。

  少女显得很无助很害怕,瘦弱的身影微微颤抖着,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哥哥,我……我不想死。”

  “不许哭,没出息,你是舞家的继承人!”

  “可是,可是你受了伤,我们,我们逃不掉了,我不想死。”

  少年用那只完好的手臂轻轻拍了下少女的头,“别慌,有我,我不会让你死,我答应阿姨保护你就一辈子保护你。”

  他蓦地从靴子中掏出一柄匕首,狠了狠心向自己手臂内的子弹割去,忍着疼痛将子弹挖出,然后一咬牙将带血的匕首扔在地上。

  这时候从直升飞机上下来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搂着财团的大小姐向他们走来。

  “是你?这一切都是骗局?”

  高大魁梧的男人抽着雪茄,笑的很豪爽,他是舞家的大少爷,显然已选择了性别,“潇潇,别怪大哥无情,继承人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当的。”

  吸了一口雪茄,他再次道:“我要和卫老的独生女结婚,我答应了她,只要她帮我除掉你,我顺利地当上了继承人之后,舞家会永远帮卫老办事儿。”

  “你不仅出卖了你自己,你还出卖了舞家!”

  魁梧的男子啐了一口,将雪茄的头扔在地上踩灭,“你不配说我,舞萧然,你不过就是父亲在外面和野女人生出来的野种,父亲根本没那你当过儿子,这次继承人选拔也连你的份儿都没有,你就是舞家的下人!”

  “老爷认不认我,我无所谓,起码我没丢舞家的脸!”

  大小姐走上前去,砸了咂嘴,然后用手拍了拍舞萧然的肩膀,“可惜了,这么俊的小哥,一会儿死相会很惨的。”然后微笑着扬起手掌,狠狠地扇了丰清扬一耳光,“我让你迷昏我!”

  舞萧然眼疾手快,反手勒住大小姐的脖子,一步步地向后退,一只手足以将大小姐勒的紧紧的,然后用那只受伤的手臂拉着舞潇潇推倒江边。

  此时狙击手已经将他们包围的只剩下小小的一点空隙,他们根本逃不了。

  “舞萧然,你要是敢伤害大小姐,你都别想留全尸!”

  “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我在他手里啊!”大小姐没了刚才的气势,吓得姣好的面容都有些扭曲。

  “潇潇,我数一二三,咱们就跳。”他小声地说。

  “不,哥哥,我不想死。”

  “没事儿,有我。”

  少年猛地推开大小姐,拉着潇潇一个纵身,跳下江,紧接着子弹一通扫射,可是只有江水里一点点扩大的波纹而已。

  瞬间,水中发出无限的光芒,潇潇有着溺水的痛苦,手紧紧地攥住阴阳石,微微的凉罐透了全身,奇异的光芒在如水的一瞬间越来越大,甚至有些耀眼;那团金光紧紧地包围着她,从她的手中溢出,也包围了舞萧然的身体。

  “快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有大小姐的阴阳石!”站在台阶上的大少爷用粗犷的嗓音咆哮着。

  夕阳西下,在江边,所有狙击手都下到小将内去寻找,可惜一无所获;小江只有两米深,占地又不大,要是死了,尸体不一会儿就应该找到,要是没死,人总要爬上来的吧,这四周守卫森严,不要说爬上来一个人,就是蹦上来一只乌龟,他们也看得到!

  秋风的吹拂下,只有大小姐用尖细的声音喊着,我的阴阳石!

  

第一章 阴阳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