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阴错阳差

    漆黑颇有意境的夜色下,皎洁的弯月发出朦胧发白的光,散落的星辰像是黑夜中的点缀,让黑夜仿佛带着浓重诡异的色彩。

  遮挡视线的浓密枝叶交错着,彼此盘曲纠缠的枝干犹如片片乌云般以不同的方式在黑夜中进展华姿。山间的野草茂密丛生,微风轻轻一吹,不情愿地左右摇摆。

  一行车马从山间的那头走来,声势浩荡,锣鼓声扬。一顶粉色的花轿在中间,前后左右各有两个骑着马的高大威猛的官兵佩戴宝刀看守左右,剑眉微皱,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握紧手中宝剑,十分严谨。

  那个国字脸的领头侍卫心中越来越烦躁,叫嚣道:“不要再敲锣打鼓了,大晚上的给谁听?!给鬼听不成,天黑成这样,你们要保护的是小姐们的安全!”

  敲锣打鼓的人们立即收音,他们累了一天了,还不想敲呢!

  轿子内传出一声娇弱的声音,“停下歇歇吧,大家也赶了一天的路,都累了。”轿子内的两个女子都带着面纱,遮着半张俏颜。

  “不行!两位小姐,还是继续赶路吧,属下不累。而且,这山间多有土匪出没,属下实在担心两位小姐的安全,再赶一两个时辰就要到紫都了,两位小姐要是觉得累,尽管在轿子内歇息。”

  刚刚还高兴要歇息的仆人们都苦着脸,强装欢笑,主子们有轿子做,可是奴婢们呢?可是凭着两条腿走了一天,都感觉要断掉了,要知道从新野走到紫都,那要多远。

  轿子内,一个看似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儿已经困极了,“咚”的一声倒在一旁少女的腿上又立即惊醒,“很痛……”

  “潇儿,”那少女拍拍自己的腿,“睡吧,姐姐守着你。”

  她看着小女孩儿的睡颜,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们是去紫都进行政治联姻的,听说紫都国的三王爷和四王爷已经过了弱冠之年,要娶妃子,小到紫都的臣民,大到紫都周边的小国家,都要奉上颇有地位人士的女儿前来竞选。

  她和她的妹妹便是新野被选出来竞争的女子。

  她十八岁,她的妹妹才十四岁。

  突然,轿子突然停下,马的叫声在山间回荡着。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小姐,那里倒了一个人,我去看看。”

  “那小心点。”

  为首的国字脸侍卫下马走过去,见地上躺着一个破衣烂衫的中年女子,包着头巾,侍卫伸手去拍,那中年妇女竟然赫然起身,一把闪亮的匕首插在侍卫的胸口,抬手高呼一声:“扔石头,扔石头!”

  四周的侍卫大叫一声,“不好,是土匪,保护小姐们,保护小姐们!”

  马蹄声,厮杀声笼罩着整个山间。

  “轰隆隆”几声震响,从上面滚落几个马车大小的石头纷纷砸下,乱石穿空卷起层层土渣,人仰马翻;小女孩儿被惊醒,哭喊着跑出轿子,而少女为了追女孩儿也冲出轿子,结果山上一声“杀!”一路人马从山间的拐角处猛冲过来。

  “小姐,小姐!快回轿子中去!”

  “不行,潇儿跑出去了!”

  两个下人拉着少女回去,只听不远处一声尖叫,“啊!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吧!啊!”血色浸染,那粉色的身影就那样颓然倒在地上,少女再也忍不住推开下人,发狂地一般奔跑过去,而这时下人再也不理会他纷纷惊叫着跑走。

  守卫抓过一个还有气息的属下,“快,快去找离这不远的紫都接应大军,快,告诉他们来竞选的小姐们遇到土匪,快,快去!”

  又是“轰隆”一声,这次是电闪雷鸣,天边飘过来一块巨大的乌云,遮挡了月亮和繁星,雨水犹如瞬间跌落的星辰,迅速落下,冲刷着地上的血迹。

  “潇儿!”

  一声哭喊,少女感觉身后一双火热的手摸着自己的脊背,猛地回头,两个拎着大刀满身是血的土匪笑吟吟地走过,一步一步地逼近,满脸淫笑让少女不得不浑身颤抖。

  “姿色不错啊。”

  “你们要干什么?!”

  一个恍惚之中,那络腮胡子的男人已经出现在她身后,一只粗糙的大手挑起那尖细的下巴,然后另一只手“刺啦”一声,撕开红色的纱衣,那连着腰带的外袍就这样被撤下扔在地上。

  “不要啊!你们这帮混蛋!”

  那大汉立即上前给了少女一巴掌,打的少女头晕目眩,但是少女宁死也不从,用力推开两个侮辱她的男人,向悬崖边奔去,一边踉跄地跑,一边流泪,但是被雨水冲刷的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快去抓住那个妞!”

  但是女子微微仰起脖颈,凄惨的一笑,就像雨夜被雨水沾湿翅膀的娇美蝴蝶,一个转身飘落下悬崖峭壁,碎裙被风吹得上下鼓动。

  与此同时在山间的一个小树林里,舞潇潇猛咳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水来,手中的盒子已空,环顾四周是一片片茂密的花草和长的高壮的参天大树,雨水由于被大树挡着,淅淅沥沥地落下。

  “这里是……哪里?”

  慌乱之时,四下寻找,看到不远处的草堆里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

  “老大,老大!”

  “潇潇……你没事,太好了。”

  舞潇然欲起身,手臂处的伤疼痛至极,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想起刚才明明是白天,怎么一下子醒来就是半夜,而且明明跳的是江,怎么会道四周满是杂草大树的地方?

  “呀!”

  “怎么了?”

  “阴阳石没了!”

  舞潇然看那空空如也的小盒子,心中突如其来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即按下还挂在耳朵上的数据接收器,那种高分子防水防火的数据接收器只是发出轻微的“刺啦”声,而后搜索周围的信号时,只显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舞潇潇的。

  又拿出白色的防水滑盖手机,按了几个号码,竟然真的接通了,“喂,我是一队队长舞潇然,你现在搜索我的数据接收器信号!”

  “是,队长。”过了一小会儿,很明显电话那边压抑着惊讶,“队,队长,你的数据接收器的信号……我们搜索不到!”

  “什么!该死!”这时候手机突然发出一声信号不强提示音,还未讲完话,那边和这边的通信竟然中断,但是一看电话上的信号,是满格的,也就是说这个地方的信号很好,却突然中断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

  “老大……我怕。”

  舞潇然深吸了一口气,清冷的空气让他的肺部一凉,微微轻咳起来,清瘦的脸异常的苍白,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臂圈住舞潇潇,“别怕,我们现在走出去看看,也许是这树林遮挡了信号,他们才没有发现我们的所在地。”

  舞潇潇仰着小脸,忽而感觉到少年的皮肤滚烫,“老大,你发烧了?!”

  “我没事,我们出去。”

  在走过一条条树枝交错,绿叶繁茂纠缠的小路之后,舞潇潇搀扶着舞潇然踉跄地走到山间的小路上,期间繁茂的树枝刮破了两人的衣服,一道道血口子映出殷红的血色。

  舞潇然的黑色发丝已被雨水浸湿,一缕一缕紧贴着脸颊,在黑夜里,他的脸色异常地苍白,右手手臂流血不止,但他却顾不得这些,又拿出信号接收器确认了一遍,依旧没有任何信号,电话也打不通。

  抹了一把雨水,舞潇然道:“潇潇,那你的手机给暗偷部队打电话,也许我的手机坏掉了。”

  舞潇潇心里很不情愿地嘀咕一句,那可是国际上防水防火防摔的高级太阳能接发军用特工型手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坏掉!

  但舞潇潇还是照做了,掏出红色的翻盖手机按了几个号码,结果与刚才一样。

  “老大,这里到底是哪里?现在几点,我真的好累好饿啊!”

  这话倒提醒了舞潇然,他抬手一看黑色的手表,那指针竟然还指在下午三点十五分那处,没有挪弄一下,现在也没有动,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惧又涌上心头,这里究竟是哪里?!为什么国际上最先进的通讯系统会找不到信号?!

  “老大,我们该怎么办?我想回家,我想爸爸,我……”

  舞潇然的头越来越晕,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到后来只感觉全身无力,栽倒下去。

  “我还想吃保姆做的菜……喂,老大,老大!?你怎么了?老大!”

  她该怎么办?她心乱如麻,对于没有一点野外生存的大小姐来说,她会的只是少部分家族的偷盗技巧和去如何享受她大小姐的生活而已,剩下的她一概不会。

  “老大,你醒醒,老大……我……我什么都不会啊!”

  看着舞潇然略微单薄的身体,潇潇觉得自己应该找点暖和一点的东西给他盖上,又该找一些吃的来果腹,本以为不会出意外的她身上根本没有带压缩饼干;不对,应该找水!天啊,她到底该干什么?!

  “老大,你等等,我,我去找东西。”

  她将舞潇然搀扶到一个大石下面,确定雨水淋不到他之后,从小裤带里拿出多功能袖珍手电在漆黑的山路里慢慢行走起来。

  当微弱的光照在满地的尸体上时,潇潇不由得尖声惊叫,微型手电筒掉落在地划出一道道微弱的光晕。满地都是尸体和血肉,她简直不敢相信,这里刚刚厮杀过吗?

  但更令人奇怪的是,怎们所有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这是在演戏吗?!

  “导演……”她试着轻声叫了一声,回答她的除了是呼啸的冷风,其它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但是她用冰凉的小手摸着那些人的鼻息时,她分明吓了一跳,这些人真的都死了。

  惊慌失措的小脸上除了恐惧之色还有滚滚下流的雨水,匆忙逃跑之时还被地上的丝绸绊倒,一个不稳摔倒在地,摔得满身泥泞,浑身浸湿。

  “好痛…….这是什么?”

  那是一件粉色的丝绸外披风,连着腰带一起,有一段被撕破,尽管湿了,但看上去很厚。

  “拿给老大好了。”

  从不远处一队人马正快马加鞭往这里赶着,为首的人举着火把,猛地仰起马鞭,在曲折蜿蜒的山间小路上奔驰。

  为首的男子是身穿紫衣、身材修长,他的眼角下有颗泪痣,五官精致,双眼犹如月亮旁璀璨的繁星,这是一个俊美的男子。

  “进山前为何不通知紫都的护卫军,好去接应啊,舞家小姐们要是有什么闪失该如何?还有多远?”

  一旁被两个高壮的大汉抬着的伤兵道:“小姐……小姐不想麻烦,而且我们不知道有埋伏……到了!到了!”

  紫衣男子翻身下马,被风吹的衣袂翻飞,黑发飞扬,足尖轻轻点地便是飞掠过去,轻功绝顶。

  在他眼前的是一堆死尸,心中骤然一沉,难道那两位舞家的小姐都丧命与此不成?!

  在大石下面的舞潇然被潇潇拿着那披风盖住身体,但那披风就是短了一块,潇潇心中盘算着,若他现在是个女人,身高与披风的长短正好呢!于是拿出口袋内的丁香花油在舞潇然的鼻子前轻轻掠过。

  舞家只有舞潇然一个人对丁香花过敏,只要一闻,就会全身反应变,这时候身体就会不受控制地变成另一个性别。

  “三王爷,那有人啊!”

  火光照耀之处,确实有两个人在大石下。

  三王爷不认识舞家的小姐,忙问那个被两个大汉搀扶的伤兵,“这可是你家小姐?”

  伤兵哪里知道,新野的女子出门院都要蒙着面纱,除了自己的父母知道她们长什么样子以外,其余的人,哪怕是贴身丫鬟都不晓得她们长什么样子;可是看到那一身粉色的披风,还有披风腰带间挂着的那个玉佩,立即欣喜地叫道:“大小姐,二小姐!你们没事啊!真是太好了!”

  潇潇被弄得头昏脑胀,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你们是谁?怎么穿成这样?”

  “我们是紫都护卫军,这是三王爷。二小姐是新野的人,自然与我们紫都的穿着不太一样,大小姐怎么了?”

  “她?她受伤了!”

  

第二章 阴错阳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