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大白脸郡主

    事情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发生了。

  厢房是干净整洁的,红木桌上的香炉缕缕冒着白烟,香气四溢。

  床上的人儿微微皱着眉头,十分痛苦。额上豆大的汗珠正在涔涔下流,她看见了一个穿着红毛衣的女人,只是向他微微一笑,便消失在视野中。

  “别,别走!”

  “蹭”地起身,手臂上的伤让她一痛,但是随即提高了警觉性,环顾四周,是简单整齐的装饰,那隔段分明的红木衣柜和一面铜镜正对着她。

  “等等!”她高呼一声,抚摸着自己平滑的脖颈和微微凸起的胸部,她是可以随意转换性别,舞家的体质就是那样的体质,可是一贯逼不得已才变成女人的她怎么会昏倒之后就自动转换了性别?!

  潇潇那个该死的丫头。

  “潇潇!”

  “到!”

  开门进来的舞潇潇一身淡蓝色的衣裙,手中拿着一盘子糕点,正吃得香,就被叫了来,嘴上还挂着渣子。

  舞萧然挥手打掉舞潇潇手中的食物,十分气恼地道:“谁让你吃的,干我们这行的在没有十分肯定食物没有毒的前提下是不允许吃的!你要知道干我们这行,除了自己能信任以外,其他人都不可以信任!”

  “还有,谁让你给我闻丁香花油随意让我变成女人!你要知道在危机很强的地方,男人的高警觉性要高于女人的40%!”

  舞潇潇点头如小鸡啄米,“是是,你饿不饿?我这还有一盘。”

  “你!”舞萧然气得脸色铁青,摇了摇头,从一个黑色小包里拿出一个微型针管样子的东西,十分精巧,然后在食物上按上按钮,用红外线扫射那些食物,当发出“哒哒”的声音之后,舞萧然才微微松气,“吃吧。”

  舞萧然套上黑色的外套,脖颈处的喉结凸显出来,娇柔的面孔幻化成一个俊美瘦弱的少年。

  潇潇忙停下吃的动作,揽住舞萧然,“你不能变回来,你不能变回来!”

  “为什么?”

  “你,我们,我们现在在另一个世界!你快躺回去,穿上那个红裙子,快,快,被人看见不好!”

  “潇潇,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真的,这是真的!”

  话音未落,门口便站了一人,挺拔的身影被斜晖拉的越发的修长,他恭敬有礼,轻轻叩门之后,发出那非常有磁性的声音,“舞大小姐,可是醒了?”

  舞大小姐?!舞萧然用足以杀死她的眼神看着舞潇潇,吓得舞潇潇连忙低声道:“我一会儿再解释,你先躺好,然后变成女人!”

  “说什么也不行,在不出任务的情况下我不会变成女人!”

  门又被扣了两下,“舞大小姐,可醒了?本王听到声音了。”

  舞潇潇被弄得手忙脚乱,铺好被子又奔过去开门,当一缕阳光洒在潇潇的脸颊之后,她抬头看去,愣住了,这个男子怎么那么好看?!潇洒倜傥,却又委婉温柔,一身紫袍更是衬出他的儒雅清俊,昨天晚上天色昏暗,她没有看清,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引人的男子,夕阳的红色仿佛只是他显示的陪衬而已。

  “舞二小姐?”

  舞潇潇真的被他吸引了,一见钟情!

  “舞二小姐?!可方便本王进去?”

  “呃,方便方便!请进,我们还是王爷搭救回来的。”说着她不由自主地去拉那男子的手,而那男子竟然微微缩手,表情尴尬,轻轻吐出一句,“虽然二小姐年纪尚小,但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自重。”

  古代的规矩还真不少,潇潇放下手;三王爷来到舞萧然的床边,却只看到了一缕黑色的发丝露在外面,其余的部分全用被子遮住。

  舞潇潇一直盯着这个一见钟情的男子,在她的世界观里一直有着这样的想法: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订婚,四见结婚!

  “她?”

  “那个,那个,我姐姐她,她的身体还未痊愈,而且而且,啊对了,我姐姐她没穿衣服!男女授受不亲,听说王爷要选妃子,不能因为这种事……对吧,对吧!”

  舞潇潇明显地看到那个风月卓资的王爷脸部抽搐一下,那种诧异的眼光就好像是在看某种怪异的生物一样。

  “这是舞大小姐的意思?”

  舞潇潇猛点头,感觉脖子这辈子没有这么酸过。

  这一点让三王爷有些诧异,不是人人都想当她的妃子吗?!他更知道新野这种小势力的国家如果和紫都联姻,那必定是利益甚多,可是这位小姐倒是没有那么俗媚啊!

  恰是这时,一个蓝色的邋遢身影猛撞地冲进来,他有一头凌乱黑发,上面沾了稻草和露水,湿嗒嗒的,看上去就像乞丐,可是那一身华贵的服饰,却又不得不显示他的身份高贵,脸上都是泥巴,脏兮兮的,还流着少许的鼻涕,让舞潇潇忍不住一阵反胃。

  脏兮兮的少年跑进来拽住紫衣男子的手,高呼着:“子修,子修!我们去抓蝴蝶吧,陪我玩吧,我们去抓蝴蝶!”

  他指着天边被风刮起的一个黄色纸片大呼着,那明明是一张纸,怎么是蝴蝶?舞潇潇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那一张大黄的纸吹到自己的脸上,被那个脏兮兮的人抓住高兴地喊着“我抓到蝴蝶了”之后,她才更加确定,这就是一张纸。

  “子修,子修!我抓到蝴蝶了!”

  他满心欢喜地拽着紫衣男子的衣服,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似的。

  “放肆!这里是新野郡主的闺房,你难道没规矩到如此地步吗?外人见了都要说紫都没有教数了!”

  这一声严厉,还很苛刻。可站在古人的角度,似乎并没有说错。

  可是那个脏兮兮的人竟然双眼含着泪花,委屈可怜地抿着小嘴,要抽泣起来。

  “哥哥……”

  舞潇潇看到他那么可怜的样子,又是这么大一个人,要真是哭起来多丢脸,于是赶忙走过去,道:“啊……没事没事,不知者不罪。”

  子修微微欠身,双手抱拳行礼,拉着此时已经只剩要哭的脏兮兮的人关门出去了。

  舞潇潇刚刚关上门,床上的人便“蹭”的一下起身,将小包中的四个监听防御接收器安装到了墙的四处,确定没有人偷听之后,才轻轻一笑,坐在床上,翘着腿,一副拷问的样子,“潇潇,说吧。”

  “哥哥兼姐姐的监护人,舞萧然同志,我说了,你不要抽过去,你平时不是很爱看穿越小说吗?”

  “咳!”舞萧然皱皱眉头,“话题不要扯那么远,那是我在北美训练基地很无聊的时候。”

  “可是现在正如小说中写到的,我们也穿越了,虽然穿的有点莫名其妙,境况也比小说中的人物命运好一点,不是丫鬟之类的,但是我们确确实实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朝代,根据我的知识,这里的男人不留辫子,女人不裹小脚,肯定不是清朝或者明朝。而这里的人已经开始穿丝织品,纱制品,好像又不是在大汉朝以前,这个朝代我不知道。”

  “这个朝代是一个中央大国统领,周边小国进贡的一个合作制朝代,最赋有权利以及金钱的是我们现在待的紫都,而我们的‘家乡’是一个叫新野的小国,当然,其他的国家我还没有熟识,但是据我所知,因为原来的两个新野郡主遭到土匪,死于非命,所以我们被误认为是新野的郡主,不过好巧,她们也姓舞,大郡主温柔婀娜,善解人意,为人亲切,别人都习惯叫她大小姐,而我嘛,貌似在她们眼中我就是一个乖乖女。”舞潇潇一笑,调皮地凑过身来,“更重要的是紫都的王爷在选妃,我们正好是来选妃的。”

  舞萧然此时是男人,用手轻敲舞潇潇的额头,“你还是实际点,回去争夺你的舞家继承人,老爷子的所有资产和权利可不能让那个坏心眼的下三滥夺走。”

  “可是我们要怎么回去嘛,数据接收器没有显示,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去,阴阳石下落不明,就算真的能回去也没有用。”

  突然,舞萧然感觉口袋处的手机在震动,一阵欣喜,拿出来,那白色的滑盖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幽蓝的光,上面的号码是舞萧然最熟悉的号码。

  “队长……”

  声音不是很清楚,但舞萧然大体上内听清。

  “队长,我们的暗偷小组在上午潜入了博物馆,拿到了阴阳石的部分碎末,根据……根据实验研究,阴阳石中含有某种人类未曾发现的物质,遇水产生很大的反应,我们做过实验,将一根头发放到阴阳石的废渣中,遇水,头发不见了。所以老大,我假如你们也不见了,到了某个地方,只要再找到阴阳石,就能回来。”

  舞萧然听到这一新的发现,不由得勾起嘴角,欣慰地笑笑,眉眼如弯月。

  手机的信号开始急剧下降,里面说的话舞萧然已经听不清楚。

  “队长……队长……北美的兄弟……还有禁忌……”

  “喂,喂!”

  舞萧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一定要在日落之时将阴阳石放进水中。

  手机“卡”的一声与那边的人断了联系,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中午的阳光最为毒辣,紫都的下人们进进出出,说这么毒辣的太阳照进屋子来,不仅闷热,还会灼伤新野郡主的皮肤,于是用了一层清凉的纱盖在窗头。紫都的气候就是让人琢磨不透,晚上下雨下雪,白天永远是艳阳高照。

  下人们一进来,舞萧然就躺着,用被子蒙上头,适当的时候自然也会穿起那红色的裙子,变成女人。

  在他看来,现在变成女人,一切也都是为了完成任务,寻找阴阳石,回到二十一世纪。

  不得不说他就是一个大男子主义,就算是舞家的体制,也难以改变他的思想。

  不过,下午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让舞萧然原本压抑的火气全部都释放出来。

  那女人是推门而进的,一点也没有礼貌,就像是泼妇,亦或是菜市场叫着卖菜而又担心菜卖不出去跟人家讨价还价的大妈,人未到,声先到,穿着松履小鞋子,天蓝色的水袖碎花裙,一双妙目倒是出了奇的晶莹闪亮,身旁跟着一个小丫头,是她的侍女。

  那时候舞萧然为了应付进进出出的下人和舞潇潇的唠叨,不得不换上了那女人的装束,正品着上等的碧螺春。

  那女人一进来,先是世威似的说了几句,后来竟然一屁股坐在了舞萧然的身边,舞萧然一转头,看见了一张大白脸,“哇”的一口,吐了。

  那女人本应很漂亮,可惜不懂着装,本来身穿蓝色的碎花裙子,竟然图了一个大白面粉脸,而且画得樱桃小嘴红的有些过,就像吃了死老鼠一样。

  舞萧然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着装,他突然有些怀念在北美的小日子,不仅生活自由,还有一大堆女学生跟着他,任他挑选文秘,就算是训练场上的野性女子,也颇有味道。

  “面粉在这个国家不要钱?”

  女子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终于明白,叉着腰指着舞萧然的鼻子大骂,“这是一百两黄金一两的珍珠粉,涂在脸上美容养颜!哼,新野来的村姑子怎么懂这些,你们新野那么穷那么小,不要说珍珠粉了,就连普通的胭脂,也是国主夫人才有的用吧。”

  本来以为舞萧然会生气,谁料舞萧然轻快地吐了一句,“新野的国主夫人?那是谁啊!”

  “咚”

  倒下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还加上了一边用力挤眼睛的舞潇潇。

  这不能怪他,他也是刚刚知道自己在这朝代的身份是新野的郡主啊。

  “你……你!她是你姨娘!”

  “我连我妈是谁都不知道。”

  “噗”

  叉着腰的女子仿佛要气吐血,这也不能怪舞萧然,在二十一世纪,他是老爷子一夜风流的产物,据说是跟一个歌女生的,他一生下来就被送到北美基地,哪里知道亲妈是谁。

  “好了,不跟你斗嘴,我可是显城来竞选王妃的德馨郡主,你趁早快快滚回新野,不要打三哥的主意,我和三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三哥?不认识。”

  “你,你!你个小贱人,你要气死我啊。”

  “不用,你对着镜子,自然而然就吓死了。”

  看着那个穿着松履小鞋子的女人从面前消失,气鼓鼓地拉着裙摆,舞萧然突然感觉心情大好,瞬间变回男人,脱下那一身长裙,拿了件柜子里放好的男装,将有些长的头发向后胡乱地一系,清新脱俗,风流倜傥的翩翩美少年一个。

  “你,你,你要去哪?”舞潇潇赶忙拦住他。

  “去找阴阳石!”

  手中折扇“唰”的一甩,优美的弧度尽收眼底,他迈着款款大步,笑的妖媚而又邪气。

  

第三章 大白脸郡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