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毒发(二)

    凄厉的惨叫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异常的狰狞……

  身体里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啃噬我的筋骨想要破体而出。我忍不住大声尖叫着,撕抓着自己的身体,真的好痛,痛得我想要结束这一切……

  “姐姐,你再忍忍一会而就不痛了。”晨握紧手中的银针准备再次刺入她的睡穴,但是他已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在折磨中醒来。

  “晨,我求求你。直接杀了……我吧!我真的好痛苦。啊——”我凝聚全部的精力好不容易力的挤出一句话……

  沐晨望着痛不欲生的旋清舞,修长的收紧再收紧,就连手中的银针扎入肉里都毫无所觉。他真得很恨自己为什么没听师娘的话,去学习毒。他一直和师父一样都不耻与研毒,以为那些都是邪门歪道,永远也无法与沐家的医术相比。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原来沐家医术根本不是无所不能的。他身为神医沐家的唯一传人,自认为自己得到了师父的全部真传,自认为这世间只有他不愿救的人,没有救不了的人。可是,在真正的想要救一个人却发现自己根本帮不了她……

  李天望着牢中痛苦的身影,一咬牙再次折回了西临冰的房中,就算王爷要责怪他还是要把王妃现状告诉他。

  西临冰缓缓举起一颗黑子落下,头也没抬的问道,“怎么?她死了吗?”

  李天怔了一下,怔在当场,他也不确定王妃到底怎么了,看起来好像是中毒了,但是他却没听说过如此诡异、狠绝的毒……

  “王妃……她好像中毒了。”李天偷偷试了一把汗,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什么?中毒?”西临冰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瞬间黑白色的棋子洒落一地,“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连这点小事都会出错,留你们何用?”

  “属下无能,请王爷降罪!”

  西临冰冷哼一声,甩袖走出了房间……

  牢中的女子,安静的躺在地上,浑身扎满密密麻麻的银针,零乱的发丝混合着汗水,一张俏脸毫无血色,身上裸露在外的肌肤布满抓痕,血肉模糊……不知不觉双手缓缓收紧。

  沐晨施针完毕,试了一把汗,淡淡的望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西临冰,转头望向窗外,仿佛在根本不存在似的……

  “她中的是什么毒?”西临冰见他这样也不生气,此刻他只想知道,她到底怎么了?

  “噬魂散。”没有任何前奏的缓缓吐出三个字。

  刹那间,一阵细微的刺痛在心间的蔓延开来。西临冰缓缓的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它是在疼吗?它不已经没有知觉了吗?

  没想到,她让自己重返西临的代价竟是饮下这世间最毒的“噬魂散”。她为什么可以为一个根本不在乎她的人而付出如此之多,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管不顾,难道冰凌在她心中的真的如此重要……“你可能解?”

  “不能。”晨收回视线,目光再次落向那抹身影。

  “连神医沐家的人都救不了,难道她真的必死无疑吗?那她肚子里的孩子……”西临冰眼神复杂的望着地上躺着的女子,双手缓缓收紧。

  “保不住,那孩子极有可能在肚子里夭折。即便是生下来,也会一出生便身中此毒。”

  双手不断的收紧,就连指甲深深扎进肉里都浑然不觉。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知道自己怀孕后会那样的痛苦,那样的害怕……

  “只要能找到下毒的人应该就能救她吧!”看来,辛达突然离开也一定是因为她的原因吧!原来,他早已知道。到底是谁给他的胆子居然敢欺瞒自己。

  “救不了。她中的是‘噬魂散’中最毒的‘夺命散’,无药可救。”姐姐,对不起,晨救不了你。但是,晨一定会留在姐姐身边,穷尽毕生之力为姐姐续命。

  “什么?‘夺命散’?该死。”为什么那么傻,要吞下那种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它会要了你的命吗?

  “因为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忽然,一阵温语在心底响起。西临冰将目光移向那张毫无生气的俏颜。为什么自己不曾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为什么自己不曾发现她的改变。可能是因为不在乎吧!这个世上除了雪儿,没有人配得到他的关心。她落得今天是她自找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冰凌哥哥。看在他为自己吞下毒药的份上,等到雪儿回来时,将她这个废妃逐出皇宫,让他在临死前见她冰凌哥哥一面……

  

第五十九章毒发(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