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噩耗

    西月静静的立于西临冰身前,缓缓的将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眼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喜色,若是纸条中的消息属实的话,那么主公就属于自己一个人了……

  西临冰怔怔的望着手中的信笺,身体一阵剧震,修长的手指缓缓收紧,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消息是何时传来的?”声音冷静的可怕,让人听不出他的任何情绪,但是微微抖动的双肩却揭示他心中的惊涛骇浪。

  “刚传来的!我一接道消息便立刻赶来了。辛达已经回来了,此刻正在彻查此时的原委。”西月急忙收回心神,正色道。她知道,此刻这个男人正处于爆发的边缘,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你先出去吧!”西临冰挥挥手,轻声道。声音中透出了主人浓浓的疲惫,紫眸中涌现出再也无法掩饰的浓浓疲惫。

  西月从未见过他如此,以前的他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让人望而止步,仿若天人一般。而此刻的他,和平常人无异,脆弱的不堪一击。

  待到听见,两扇们和在一起的声音时,他终于撑不住,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脸,大口的喘息着,想要借此缓解心中的痛,但是双手却颤抖的更加厉害……

  一夜无眠的我,一大早便游荡在府里的各个角落……这样做真的可以吗?为什么我的心这样的痛?此刻事情都已经结束饿了吧!她……她死了吗?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看到了一双充满痛苦,哀求的明眸在苦苦的挣扎……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害了如此无辜的生命呢?我这样做和世上的人渣,败类有什么差别?我还是旋清舞吗?何时,我变得如此残忍,如此是非不分。慕雪她为了心爱的人远嫁沧夕,她没有任何错,而我却残忍的杀了她……不,不行。我必须阻止这件事。现在,只有他可以救慕雪。我不能再犹豫了,即使是我会因此失去唯一得到他的爱的机会,我也绝不任由事情发展。为了他,我已经失去太多东西了,我不能连自己最后的良心也泯灭了……

  我快步走到那扇门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推开了那扇门……

  望着眼前的情景,倏地一阵钻心的痛瞬间蔓延了全身,眼泪不自主的汹涌而出,浸湿了面颊。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脸哀伤,眼里嚼着泪水的人会是那个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静王。他已经知道了么?她真的已经死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害得他变得如此痛苦,是我亲手将他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过来!”西临冰抬头望了一眼眼前的女子,轻声呼唤道。

  我不自觉的一步步向他走去,忽然一股浓浓的哀伤扑面而来,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旋清舞,你看到了吗?你到底做了什么?他是你的冰凌哥哥,不是你想要花一辈子去爱的人吗?为了你自己,让他变得如此痛苦,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你根本不配爱他。因为你的自私,你残忍的害死了一条无辜的生命。你对得起旋将军的教诲吗?你根本不配做旋家的后世子孙,你不配……

  忽然,腰间一股大力传来,我吃惊的望着将头埋在自己腰间,双肩轻轻颤抖的男人,眼泪仿若断了线的珠子,大滴大滴的砸下……对不起,对不起,冰凌哥哥!真的对不起……

  西临冰感觉头顶有水滴渗入,抬头,对上一双充满无尽哀伤,痛惜,悔恨的眼眸。不由自主的双手一勾将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着她,仿若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样……

  就这样,两个深受煎熬的灵魂,紧紧相拥,彼此释放着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情感……

  西临冰望着怀里哭得睡着的人儿,手掌缓缓抚上她的面颊,轻轻的拭去挂在眼角的泪水。他为什么如此痛苦?就连睡觉都皱着眉头。自己一直这样对她,她竟然不哭也不闹,依然无怨无悔的呆在自己身边,这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不知不觉中,他发现看着她心中的痛竟消散了许多……

  ……

  辛达悄声无息的出现在将军府,静静地站在门外,等待着主公的传唤。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慕雪姑娘在主公心中的地位。他之所以会问鼎权利的顶峰,也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将慕雪姑娘接回来,现在慕雪姑娘死了,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

  “进来。”

  屋里传出一阵低沉的声音,嗓音里夹杂了主人浓浓的疲惫。

  辛达推开门,上前行礼,“参见主公。”

  “是谁下的毒手?”西临冰冷声问道,平静的面色早已看不出一丝波澜。

  “是左丞相!他是翼王的人,所以应该是翼王沧夕炎一手策划的,至于他的目的,属下无能未能查明。”

  “翼王沧夕炎?”西临冰一字一顿的喊着这个名字,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忽热,想到什么似的,目光狠狠的落在床榻的人,嘴角挑起的冷笑,森冷嗜血的仿若正在伺机而动,即将要撕裂吞噬猎物的妖兽般阴鸷的怕人。

  “主公,此事与王妃绝无关系!请……”

  “住口!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管你本王的家务事?自己下去领罚!”冰冷的声音仿若来自九幽,森冷让我不敢反抗。

  “是。”辛达应了一声,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退出了房间……

  

第六十七章噩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