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归途(一)

    夕阳西下,火红的霞光染红了半边天,就连青山绿水也染上了一层红晕。一条青石小路绕过绵延的大山一直延伸到村子里。几座茅草屋坐落其间,院子里的炊烟缓缓升起,轻轻渺渺……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从小路依次归来,微笑的相互攀谈倾诉着一天的心得。

  忽然,一群人出现在村子尽头的小道上。人人骑着高头大马,个个锦衣加身……瞬间这个小山村变得热闹起来,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屋子里跑出来,好奇的打量着这群闯入者。

  我拉开窗帘,望着眼前这个平静而祥和的小村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弧度。如果,能够在这里长久的住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单而平静渡过剩下的日子,那该多好……

  西临冰望着那双充满了向往的双眼,恬静而发自耐心的微笑,心不由得一紧。

  “我们是茶叶商人,刚好路经此地,可否借我们一块休息之地。我们必有重金酬谢。”铿锵有力的声音自辛达口中溢出,传遍了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村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上前答话,沉默在这个小小的村庄蔓延着,静的连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如果把房子给你们住,真的可以拿到钱吗?”一个憨厚的男生打破了这片静谧。

  “当然。”辛达扫了一眼从人群中走出的年轻男子,冷冷的开口道。

  “我把屋子给你们住,你可以现在……把……”年轻男子略显黝黑的皮肤微微泛红,两道浓眉紧紧的挤在一起,眼睛自始至终都盯着地面,仿佛费了很大力气才讲出这番话。

  不等他说完,只见眼前一闪,一个东西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脚下。他蹲下来,打来一看,满眼激动,双手微微颤抖,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他真的不敢相信这些都属于他了,“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是,带路吧。”

  得到对方的肯定,阿水兴奋的热泪盈眶。他终于可以给小蝶买一些首饰了,小蝶就要嫁给他了,自己却连一件像样的衣服给她买不起。他一定要让小蝶成为这个村子里最美丽的新娘,“好的,请跟我来吧。”

  阿水的房子是一间很破旧的小茅屋,里面只有一张床,几张竹椅。西临冰在一张竹椅上坐下来,辛达和西月分别站在他的左侧和右侧。其它人都分散在院子的四周,将院子紧紧包围起来。

  我从马车上跳下来,细细的打量着这个宁静的小山村,心情一阵轻松,抬脚向远处走去。

  “辛达,你去弄一些食物回来。”

  辛达望着门口消失的身影,微微出神,忽然听到主公的声音,怔了一下,道,“是。”

  沿着青石小路,一直往前走,不知不觉已经离村子很远了。一条小溪从脚下缓缓流过,潺潺的流水声是山谷唯一的主旋律。我轻轻闭上眼,感受着微风微风拂面的惬意,倾听着山间的细语……

  突然,一声异响打破了这片美好。我睁开眼,望着高高的山崖,怔了一下,一个飞身冲到崖边借助山间突石的助力,向山顶掠去……

  眼看就要攀上山顶了,我紧紧的盯着崖边的青色身影,心倏地一紧,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是那样的哀伤与绝望……这时,她动了,一个前倾掠下了山崖,她下坠的身体刚好撞上我的,两人仿若断线的风筝直直向下坠落。

  望着她吃惊的表情,我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心从未像现在这样宁静过。我轻轻的闭上双眼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忽然,腰间一股大力传来,我睁开眼对上那双微怒的紫眸。

  “你不要命了!就凭你那点微薄的功力,也妄想救人,自不量力。”西临冰愤怒的吼道,她居然能这么平静的面对死亡,可见早已准备好去迎接死亡。

  我使劲挣开他的怀抱,后退了一大步,看了一眼昏迷的青衣女子,淡淡开口道,“王爷教训的是。清舞定会谨记。”

  “你……一定要这样和我说话吗?”西临冰复杂的注视着眼前的人,无奈的说道。

  “你希望我怎么和你说话?”我冷冷的注视着他,嘴角露出一丝讥讽。

  “你在怪我吗?我当时只是看到你要杀西月,情急之下才会出手,没想到会把你伤成这样。”这几天,他忽然有一中感觉,她仿佛随时会离开自己,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安。

  “我杀她?你没有看到是她先杀我的吗?如果不是绫儿……”我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他怎么想都与我无关了,不是吗?

  “我知道!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你的伤没事吧。”紫色的眸中闪过一丝歉意,随即便恢复那一潭紫色,神秘而悠远。

  “根本就不在乎,又何必惺惺作态。你的关心,清舞无福消受。”

  紫眸中瞬间迸发出灼人的火焰,西临冰愤怒的注视着眼前的人,仰天大笑,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山谷,经久不息,“好!好!好!不愧为旋家的后人,果然有骨气。”

  望着他愤然离去的身影,心一阵抽痛。我自嘲的摇摇头,目光落向地上那张惨白的玉容,轻轻在她身边蹲下来……

  小蝶感觉到有人在喊她,缓缓睁开双眼,一个仿若仙女一般美丽的女子闯入她的眼帘,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你是仙女姐姐吗?”

  仙女姐姐?我好笑的看着我傻傻的盯着自己的人道,“我要是仙女,还会呆在这里吗?”

  小蝶回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一幕,好像是眼前的人救了自己,瞬间无数的愁丝爬上你那张惨白的俏脸,低低的开口道,“我还活着。”

  她脸上那的对死亡的决绝,眼中对生的依恋,无不刺痛我,“发生了什么事?你要想不开去寻死?”

  “我活着只会拖累别人,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她绝望的话语,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我们是何其相似,我的存在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拖累。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导她……

  “我从小父母双亡,是阿水哥他们家收养了我。阿水哥说,长大后一定会娶我为妻。”小蝶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眼中的忧伤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温柔。

  “阿水?”不就是刚才借给我们房子的人吗?

  “我们从小经常生病,为了给我治病,花了很多钱。村子里的人都换新房子了,只有阿水哥仍住着旧房子。下雨天的时候,到处都漏雨,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去年叔叔婶婶去年死的时候连棺材都买不起,就那样卷在家里唯一的草席里入土了。今年,我的病又犯了,村里的大夫说我,已经没多少日子可以活了。可是,阿水哥仍然坚持要娶我。我不能嫁给他,他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姑娘,和他过一辈子。”小蝶拿起手帕轻轻的拭着泪,天知道,她有多么舍不得离开阿水哥,他是她生命的全部啊。可是自己真的不能再拖累他了。

  “他要的是你。即使是娶了别人,我相信他真正想要的还是你。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娶你为妻,就算你明天离开,只能做他一天的妻子,对他来说已经很知足了。更何况,你也不一定死。”也许是我们的命运太相似了,我很希望他们可以相守。我无法实现的愿望,希望可以在他们身上实现。

  “你说什么?我不一定会死。”小蝶激动地望着眼前的人,死灰般的眼眸瞬间光芒四溢。

  我刚才替她把过脉,她只是从小体质较弱,经常生病又不得根治,久而久之形成了痨病。确实不好治,对于这个落后的小山村来说,它已是不治之症。但是对我来说,想要保住她的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可以救你。但是你必须和阿水尽快完婚。”

  “真的吗?太谢谢姑娘了。你对我的恩情,小蝶无以为报,来世愿为姑娘做牛做马。”小蝶急忙下跪谢恩……

  

第三十七章归途(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