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回府

    走在回府的小路上,最后望了一眼那片属于我和冰凌哥哥的桃花林,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再见了,凌哥哥!这将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它将会随着那些记忆一同被埋在心底的最深处。”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与过去告别,与冰凌哥哥道别,那些记忆我忘不了,它陪我度过了十年。每天,我可以不记得任何事,但绝对不会不记得回忆这些事。虽然忘不了它,但是我会放下它,因为我不能继续活在自己编织的美梦里了。只有早日清醒,放下过去的一切,回到现实,才能继续走下去……

  福伯焦急的站在大门口,不停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张望着,寻找着那抹熟悉的身影。郡主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半个多月不见人影,要是再不回来真的要出人命了。自从那个王爷来后,整个郡主府就乱套了,就连他这个在将军府侍奉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每天也都兢兢战战,提心吊胆,生怕一不小心惹怒那个修罗。想起不小心惹怒他的几个下人的下场,身体忍不住一阵轻颤……

  远远的望见福伯站在大门外,心不由得一颤。福伯是父亲的书童,从我记事起,他就在将军府,府里的人都很尊敬他,有什么事他吩咐一下即可,何须亲自动身……

  “郡主!你可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恐怕老朽就要下去侍奉将军了。”府里的人死的死,关的关,即便是郡主最亲近的人也……

  “发生什么事了?”心中隐隐约约升起一股不安,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快去救救粉蝶,晚了就来不及了。”看来驸马是存心要给郡主难堪,那些下人犯错受害,恐怕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是有人有意为之。

  “粉蝶?她怎么了?”我抓住福伯衣袖焦急的问道。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让她一回来马上就来见我吗?

  “粉蝶刚回府,听说驸马带了女人回来,一时气急,便去找那女人要将那女人赶出府。这时,驸马来了,很生气,下令将粉蝶乱棍打死!”

  乱棍打死?我一惊,推开手中的人,向府里冲去……粉蝶你千万不要出事,否则这一辈子我都没办法原谅自己,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去啊!你明知道没用的,去了只会受罪,你明知道他是故意给我难堪……

  骄阳似火般炙烤着大地,空气中流窜着一股股热浪。地上的斑斑血迹却忍异常鲜艳,女子的衣衫早已被鲜血和汗水浸湿了,青丝零乱的粘在脸上与身上……

  “粉蝶……”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连靠进她的勇气都没有。她怎么了,为什么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感觉不到她的呼吸……想要伸手探一下她的鼻息,手却颤抖着顿在半空,无法再向前移动一下……

  “愣着干什么?用水泼醒,继续打!没听到王爷说要乱棍打死吗啊?”一个柔媚的声音突地想起,打破了原有的僵持。

  我冷冷的注视着西临冰以及他怀中的女子,双手紧握,浑身因愤怒而颤抖,居然第一次有想要杀人的冲动,“福伯!请你帮我将粉蝶送回我的房间!”他们分明知道粉蝶在府中的地位,还敢对她动手,很明显他们已经被他收复了,除了福伯着府中恐怕也没几个人能相信了……

  “郡主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目送副伯带着粉蝶离开,我冷冷的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到要看看这群忘恩负义的人,到底谁才使他们的主子“小翠!”

  “奴婢在!”

  “去刑部找吴大人,让他派人过来!”我冷冷的下着命令。

  “是!”……

  几个执行的家丁,一听到刑部,吓得两腿发软,“扑通”跪倒在地。“郡主,饶命啊!不关小人的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是驸马……”

  我冷冷的看看一眼,不断磕头的两人,缓缓走向躺在椅子上的两人,对上那双充满戏虐的紫眸,“无论你对我做过什么,我都可以原谅你!但是,如果粉蝶有什么事,这一辈子,我绝不会原谅你!”

  两道目光在空中交织,碰撞,光电火石间,风卷云起,一副暴风雨欲来之势。“你觉得我会在乎你的原谅吗?”

  你觉得我会在乎你的原谅吗?几个字无情的击在我心上,每一字都能再我心上划上一刀,心瞬间变得鲜血淋淋,身体仿若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瘫软在地,眼泪无法抑制的迷失了双眼……是的,他根本不在乎我的原谅,为什么在他面前,我总是这么不堪一击,毫无还手之力;为什么在他面前,永远无法心生恨意,即使被他伤得遍体鳞伤。“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恨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抬起头望向他,任凭泪水滑落。我原本不想这样去寻找答案,害怕听到自己无法接受的答案。一直希望有一天,他可以主动告诉我所有的一切,并且微笑着说一切都过去了。但是,我没有办再等下去了,我现在就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不派人去查了吗?怎么?她没告诉你吗?”西临冰弯下腰对上那双绝望的双眼,紫眸中迸出狂妄的光芒。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我近乎咆哮的吼出来。原来他知道粉蝶的事,他是故意那样做的,即使粉蝶没去找那女人,他也一定不会放过她。

  “因为我不爱你!这个理由够了吧!”西临冰直起身来,冷冷的说到。

  “你有爱的人!”我颤声问道。他不爱我,这个理由还不足以让他如此残忍的对我,除非……

  “是!今生今世除了她绝不再爱!”

  好一句今生今世除了她绝不再爱……那我算什么?不过是一个阻碍了他幸福的罪人。我十年的付出,十年的期盼,换来的却是他的恨。这十年我到底做了什么……

  “哈哈哈……”我仰天大笑,笑得泪流满面。这次我彻底死心了,他能为了她这样伤害我,那么他一定很爱她,就想像我爱他一样。与其三个人头痛苦还不如一个人痛苦,已经为他付出了那么多,再付出一次也无所谓了吧……

  “你笑什么?”西临冰皱着眉望着眼前大笑得女人,心底产生的丝丝痛楚让他很恼怒。

  我停止了大笑,痴痴的望着他,露出自己最真诚的笑容,尽管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无法看清他是我表情。我一定会成全你们,助你回到西临,回到她身边寻找自己的幸福,而我会慢慢把这一切小心翼翼的手起来,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是夜,整个郡主府陷入死一般的沉寂,燃着的的火烛偶尔发出“滋滋”的爆鸣声,显得格外的响亮……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郡主的闺房外,屏息望着里面的景况。

  太医端坐在床榻前,隔着幔帐把完脉,抬起衣袖试了一把汗,“郡主是这么伤着的?”

  “郡主上山去玩,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了下来。胡太医,求你一定要救救郡主啊!”小翠跪在胡太医面前不断的磕头,哀求道。郡主这么相信自己,绝对不能让胡太医产生怀疑,否则郡主会很危险的。

  “郡主伤得不清啊!我会尽了的!”胡太医叹了一口气,低头开始写药方。看来郡主受了不少苦啊,早听说驸马不喜欢郡主,但是把人打成这样也太过份了……

  我藏在暗格焦虑的望着外面,一颗心始终悬在半空。粉蝶,你千万不能有事啊,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了。对不起,粉蝶,都是我害你的,如果不是我派你去西临,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对不起,粉蝶,明知道是他把你害成这个样子却没有办法给你报仇,我真的很没用。他如此伤害我,我应该恨他的,可是为什么心里除了痛还是痛,我没有办法恨他……粉蝶,你能了解我的痛吗?这十年来,我是怎样度过的,你一直看在眼里。他一直是我活下来的支柱,现在这根支柱倒了,我自己也快垮了,如果,连你也离开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撑下去……

  

第八章回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