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马场

    拿了一些储备的药丸给南宫静,呈小牙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一个人去院子里转转。两个处在权利极端的人所共有的话题,她并不一定喜欢,也不想在一边做一个只听不想的傻子。

  天空,晴朗。

  微风吹散了天空中飘零的几丝淡云,一片澄净明蓝的天空如洗碧蓝。墙角已经摆上了多个梯子,就连树下也多了几个。

  不知是因为南宫熠失踪不在公主府的缘故,还是单纯为了她爬树方便,神羽光辰竟然帮着她爬墙,还是如此光明正大的。

  爬上院中靠着书房最近的一棵树,呈小牙倒在早已准备好的软垫上休息。太阳被茂盛的树叶遮挡,不是很烈。知了在有气无力地唱着催眠曲。

  迷迷糊糊间,南宫静已经离去。可呈小牙还是睡不着。神羽光辰明明左肩上有一朵梨花,右肩上的梨花一定是他刚刚自己弄上去的,为什么呢?难道只为了在南宫静面前掩饰自己的性别吗?

  犹记得“这是胎记,我和二哥都有。只是他的在左边,我的在右边而已”南宫静说那句时,神羽隐藏得极深的震惊之色。呈小牙突然明了。

  忽然,多日不见的沐飞,又出现在了闲云阁。

  “找到了?”这是神羽光辰的声音,有些低沉,可见他心情不是很好。

  “找到了!”

  “那即刻动身,今晚就走!”神羽的声音异常平静,严肃,没有一丝犹豫。这让小牙忽然想到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可怕地让人心慌。

  将目光望向墙外,小牙心中有丝怅然。自由,很向往,可现在这种不安的感觉,她又怎么能够坦然地离开他的身边?

  “可,主公你的身体……”沐飞的担忧之情毫不遮掩。

  神羽手臂一挥,竟有些绝然的味道。“已无大碍。”

  忽然飞来一枚石子,呈小牙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神羽光辰看一眼沐飞,垂目。

  “主公,你的脉象已近平稳,体内毒已经去了九成。不出意外的话,今晚……”

  神羽光辰脸色更加阴暗。

  “主公,此去为呈公子寻医只是借口,你只想护他周全而已。沐飞已经答应带他出去,难道主公就不能在沐飞离开之前,让沐飞安心吗?”

  神羽依旧不语,眼眸低垂。

  沐飞情绪有些激动,“主公,他有幸能成为为您解毒的人,而且他已经是您的人,为何您就不能再……”

  “住口!”神羽闭目,似在隐忍。

  沐飞眸中伤痛加深,含恨离去。“不管怎样,今晚离开之前,我会让你身上的毒完全解除!”

  沐飞走后,神羽光辰慢慢睁开眼睛,看向树上沉睡过去的呈小牙,目光变得幽怨。

  “小牙,小牙,醒醒。”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的样子。身子,被神羽光辰轻轻抱在怀里,耳边,有他低低温柔的轻唤,鼻间,有他让人迷恋的气息,眼中,有他醉人的笑颜。

  闭上眼睛,呈小牙告诉自己是在做梦。一切都太美好了,美好得不真实。

  可是身边之人偏偏要告诉她,这不是梦。将她呵醒,用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的声音叫她。

  “小牙,醒醒,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呵呵”

  紧紧地闭上眼睛,往他怀里使劲儿地钻了钻,呈小牙决定坚决不要醒来。这么温柔的神羽光辰,真是太奇怪了!阴谋,一定有阴谋!

  不想承认,她其实最是贪恋他此刻的温柔,他越是温柔,她就越不安,越心痛......

  直到眼眸被温润的唇覆盖,有清爽的略带凉意的手从领口钻进衣服里,呈小牙这才暮然睁大眼睛。耳边响起,低沉暧昧地笑声。

  “这是什么地方?”

  入眼,是一片苍茫的绿色。青山泛着微微橙黄的色泽连绵起伏,一脉深绿色的草地平静从容的铺展开来并向着远方延伸,目所及处皆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阳光便应景的挥洒着金色如绸的光芒,稀稀散散的洒在这离离草地之上茫茫山脉之中。

  “马场,也是狩猎场。”

  这才发现,神羽光辰一身黑色紧身骑装,皮带束腰,男装英挺,俊美非凡。从未见过如此装束的他,呈小牙不觉看得有些痴了。忽然微微颠簸了一下,低头一看,身下是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

  扬起小脸儿看向那美得不似凡人的神羽,“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第五十一章 马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