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梨花胎记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玩心最重。那只通体雪白的雪狸又从欧阳天若眼前经过,小天若欢快地跑去捉雪狸去了。独留毒医在院中处理尸体。

  毒医看着被劈断的小蛇,惋惜地摇了摇头。这小子太心急了,只怕今晚就要毒侵五脏了吧。

  再看看地上已经断气的两大高手,毒医心中所想,婉儿,孩子们是无辜的,何苦这样折磨他们。

  闲云阁内,气氛怪异。

  “神羽公主,这是胎记,我和二哥都有。只是他的在左边,我的在右边而已,怎么了?”南宫静只觉尴尬无比,自己清清白白一个大姑娘,还是皇家公主,竟被一个冒失公子哥给看去了雪白的手臂。思及此,一时咳得更厉害了。

  呈小牙倒未觉不妥,只因她本身也是女子。眼光飘向神羽的左肩胛,神色复杂。

  神羽光辰最先反应过来南宫静心中所想,伸手扯下一条淡雅的围帘,将雪白的手臂遮住。轻抚其背,再将一枚药丸送到她口中,很快她的咳嗽缓和下来。

  抬眼便与那一对杏眸相对,两人若有所思,别开眼去。

  “三公主不要介意,大可以把她当做女子相待。”

  南宫静奇怪的抬起头来,“为何?”

  神羽笑笑,神态坚定。“小牙是我贴心之人,可交心!”

  心的一角轰然崩塌,“可、交、心!”呈小牙心中顿时五味杂陈。神羽,我在你心中,究竟是何位置?

  “神羽公主给静儿吃的什么药?这么好用。”南宫静咳得脸色微红,刚才一番激烈的咳嗽已经要她精神去了六七分,就这样,没有再追究呈小牙刚才冒犯之事。

  “我府上有个神医的弟子,我从小就身中剧毒,为我配了不少良药,但只能治标不治本,而且不知何时会发作,故而随身携带。刚才发现,三公主所中之毒和我相似,便冒险一试,不想,竟真的一样。”

  话刚落,两人均是面色凝重。神羽光辰十七岁,南宫静十五岁,且都是从小便中了同一种毒,不知,……如此巧合,显然另有阴谋。

  呈小牙不敢再想下去,她都能想到的东西,想必神羽光辰和南宫静这样的人精儿,心里想的不知要多多少倍了吧。

  “哦,对了!”南宫静忽然想起,“我二哥其实也和我一样,从小就这样咳血,只是三年前二哥曾偷跑出皇宫,遇到……”似又想到什么,南宫静虚咳了一下,眼光有些躲闪,“遇到一些意外,后被一个白须老者所救,回来后,他的病便好了。也就是他身上的毒,已经解了。”

  “想必他是被神医所救,故而机缘巧合,解了身上的毒。”神羽光辰接话。

  南宫静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的一来一往间,呈小牙又捕捉到了一些信息,相信两位当事人对此,会有更深的了解。

  记得神羽光辰曾经对这三姐弟有过详细的描述,南宫静体弱多病,却心思缜密,是三人之中最冷静,最智慧,最多谋的军师,只可惜不是男儿身,否则必是绝顶的谋士。而在今天,呈小牙也初体会到了南宫静的心细如发。

  “神羽公主是否对我肩上的胎记有所了解?方才见你的神色,不知可否告知心中所想?”南宫静神色缓和下来,又恢复淡如清风。

  神羽光辰起身,将手放在右肩轻轻滑过,侧身,将领口轻轻打开,露出白皙光洁的右肩胛。

  同样,南宫静面露不可思议之色。呈小牙也睁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两人异口同声。

  

第五十章 梨花胎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