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不若归去

    斜风裹细雨,轻湿荒院里,掩住重门不见客,屏上烟水娇花落,青柳恼恨寒天色,征鸿过,酒醒闲读诗几何?险韵拨动心中寞,万千心事从头过。楼上数日帘幕遮,冷香消的残梦破,愁眼望天色,桐花不见,烟敛秋水,人为天涯客。

  一番风雨凉一番秋色,黄昏深欺院落,凄凄薄雾笼山色,惶惶晚蝉悲季末。愁肠往事难忘却,永夜空床落明月,去年探梅梅覆雪,今日依栏载酒歌,歌声唱断水云阁,羌笛吹破西楼月。披风梧桐草际过,愁笼千重浮云落。忘川相望不相逢,鹊架星桥在七月,经年见一次,离恨满银河,觉来孤雁惊雪陌,三弄风笛梅心破。断烟起,炉灰落,多少春情随花过。疏雨斜风萧瑟,吹箫人与葬花客,深拜楼中月,折得桂花香,人间天上,深嗅此香没几个......

  小阁闲窗画堂幽,篆香墨气案头月,日影帘下垂夜色,垂钩钓得漫江雪,披蓑静听鹈鴂歌,夜来蟾影映婆娑,万古谁将此镜磨。广寒宫中谁快活,碧海青天问素娥。今我唯对清光坐,独观阔星河,闲唱歌,谁人又问我,月儿缺时你怎样,月儿圆时我如何?

  手种江梅开几朵,无人寂寥扬州鹤。雨籍风揉临水落,谁家横笛吹愁客。莫叹香消玉殒落,须知淡月轩窗,美景良辰,或正是风流疏影摇清雪。

  病酒饮得新来瘦,多少往事说不休。离情别苦谁看透,休休,千万次阳关,唱的泪不落。这一回往南向北,人远天涯,只余下个轻烟锁重阁。流水向东雁往南,谁人还念我,终日愁更多。

  冷冷清清,清清冷冷,晚来风雨叶悲愁,伤心旧识皆飘零,瘦影黄花人寂寞,次第飞琼别枝落,几言怎能描凄苦,野花怎与名花比,秋来风过尽随水。旁人笑我不知畏,我笑旁人不容易,争名又夺利,深红浅白,柳绿荷碧,争来夺去,也只占的人间一缕春色。

  绣阁画堂清风内,皓月忍将岁月弃。他说相依相偎,谁又怜昔人多才多艺,蕙性兰质,几言表深意。海誓山盟,今生谁人孤鸳被。

  空阶滴夜雨,孤馆梦难回,萧瑟心中绪,闲愁一片丹青内,秋来秋去人徒悲泪,夜长更苦,灯花开在青屋里,捉笔写下词几许?笑对流霞同归去。

  丹霞红,山烟翠,江南风景繁华地,楼台连波,舞榭接荷,柳色漫江河,虹桥倒影,枫渡兰舟,飞棹激月,人自湖中过。

  翠暮轻寒微透,长门深锁远客。悄悄庭霜秋色,菊香对笙歌,幽恨唯见泪珠落。说残破,怎不见明媚韶光围春色,池塘烟笼岸边月,前醉未醒今又眠,深院无人惊行客,千荡秋过黄昏泪,烟雨满庭,乱花狂絮,一场寂寞无人说。直道风光好,便言常相聚,一日不思量,北地歌者,一声声唱,尽随伊归去。

  风中,有一种呼唤从远处传来。呈小牙相信,那温柔的声音一定在何处隐藏,于是一遍又一遍回首张望,搜寻着梦中,极浅极浅的印象。

  闲云阁内,传来神羽光辰暴怒的声音。

  “你敢!你若是踏出这闲云阁一步,我将再不护你!”他眉头紧皱,眼神凌厉犹如锋冷长剑闪着脉脉寒光,风起云涌的直欲吞噬一切,面上却依然面无表情。

  两人冷冷地对视着,半天再无任何话语。

  从不发怒失去常态的神羽公主,竟然大发雷霆,刚入府时她的一句“滚”把方圆三里之内吓得了无人声。

  

第四十七章 不若归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