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欧阳天若

    一路狂奔不止,那人轻功极高,神羽尚眼见着那人蹿进了树林里,更加迅速地追去。进到树林,只听脚下“喀嚓”一声,“哎呦”,一重物落地。

  “哎呦,踩死人啦!哎呦,疼死人啦呦!”一声不大不小的吆喝声,正好让神羽尚听到,停了下来。

  “这位公子,在下无意冒犯,还请公子见谅!”神羽尚拱手抱拳,道歉,却并未上前。因为他还有任务在身。

  地上的小公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如玉般的脸颊带着点点水滴,宛若出水芙蓉一般清丽脱俗。当然那水滴,是眼泪。

  “呜呜呜…你把人从树上踹下来,只说一句‘见谅’就了事了吗?”那小公子一身翠绿绣荷锦丝帛袍,白玉般的脸庞透出淡粉的红润,真如清荷一般。

  神羽尚不禁一笑,这小公子可真是娇生惯养,还挺淘气,没事儿待在树上干嘛?咋摔下来竟然还学女孩子哭鼻子?

  “那你要如何?”近前一看,这哪里是个男子,分明就是个女子。

  许也不应该称之为女子,应该称作女孩,女孩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无双容颜上那灵动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小嘴,使她看起来美的像精灵,纯洁的像天使。

  小女孩儿揉揉眼睛,擦擦眼泪,说,“我的骨头断了,你要帮我接骨。”

  “什么?怎会如此严重?”神羽尚纵横江湖多年,深知简单的摔伤还不至如此。

  小女孩儿把腿伸出来,委屈的双眼挂满湿漉漉的眼泪儿,“不信你看!”

  神羽尚一阵头痛,没想到真的会骨折。回头看一看那人离开的方向,叹口气。

  “不哭了,叔叔给你赔不是,带你去看大夫,可好?”神羽尚温声安慰。看着这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子,眼前竟会浮现主公儿时的倔强,那种心里有再多痛,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的倔强女孩儿,总是像男孩一般坚强。

  “嗯嗯,叔叔,你带我回家吧,我家里会去找大夫给我看伤。”

  “好,那你先忍忍,叔叔背你,你给叔叔指路来。一切的医药费用,叔叔承担!”从心底涌动起的,如慈父对待爱女般的感觉,神羽尚常年不笑的脸上,竟然再度柔和,又笑了起来。

  “好哦,谢谢叔叔!”小女孩儿趴在神羽尚的背上,冲着林中一角吐吐舌头,那里隐藏的黑影一闪不见。

  “主公,比起南宫熠,那神羽光辰似乎更在意她身边的那个小面首,据属下观察,那名面首似乎不愿呆在神羽光辰身边,早晨竟然偷跑出府,后畏惧神羽光辰追杀,又悄悄潜回府去。不想遇见了出浴的南宫熠,两人……,被神羽光辰撞见,……竟强行将其面首横抱而出。”

  一名黑衣锦袍男子身形谦卑恭敬,向一暗红宽袍男子答道。

  “哦?真会如此?”那男子转过身来,清瘦的面容,带着病态的白,那对如水墨画的眉眼仅是风清云淡的一瞥便足以摄人心魄,眼眸蕴着江南春水,眼瞳映着一池梨花。在那张清瘦白晰的脸上像镶了对绝世无双的墨色玛瑙,熠熠生辉……

  嘴角扬起兴味的笑意,看着“单”。

  对面的黑衣锦袍男子也扬起脸来,那分明就是早上假装被劫无赖跟着呈小牙的男子。面容白皙,身材适中,看着面前的男子恍惚失神。几步上前,轻轻将唇印在那人脸上。却被毫不留情的一掌推开。

  “大胆!”怒气四散,冷若冰霜。

  血丝从嘴角溢出,黑衣男子受伤般地低头,退后。“单,逾矩了!请主公责罚!”

  单,单膝跪地,准备接受欧阳若天的处罚。却,远远地传来一声通报。

  “少爷,小姐受伤了!”

  欧阳若天面色一滞,忙问,“怎么了?”

  

第三十四章 欧阳天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