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又被捉奸

    “当然是你啊,我现在是马,不是人身。”

  ………

  呈小牙顶着一张大红脸,为了避嫌一只手捂着眼睛,还是不是地张开手指露出缝缝,偷看她要“救”的人。后来干脆瞧见左右没人,直接掳袖子,挽裤腿,下水抱人去了。

  嘿,这小子不仅人长得跟朵桃花似地,这身子骨,啧啧,真是好的没话说,这皮肤,啧啧,光滑细腻,就如……

  呃,咳咳,呈小牙脸又一红,她想起了,咳咳,昨天晚上见过的,还有一个人的裸体,咳咳,也是,咳咳,好的那个叫,没话说!

  这一红又红到了耳朵根,思绪又飞了,飞到了昨天晚上的神羽光辰……

  迷迷糊糊中,她已经给南宫熠穿好了衣服,轻轻地将他放到了床上。一切做完以后,呈小牙坐在床边为南宫擦拭头发,头发这么湿就睡了,醒来肯定会头痛的。

  手中又黑又柔的青丝,散发着淡淡的桃花香。呈小牙扬眉,笑道,“要说你前世就是朵桃花,我敢说没人会不相信!呵呵”

  许是小牙的声音惊扰到了他,眉头微微蹙起,而且越蹙越深,越来越用力,冷汗噤噤,口中喃喃呼出求救,挣扎不断,“不要过来……不要……不要过来……不要…..”嘤嘤地哭泣,温热的泪珠顺着紧闭的眼角滑落,渗入柔黑的发丝,发出亮晶晶的水光。

  呈小牙惊呆。

  要说醒着的南宫熠是迷人的桃花,好看的要命,那挣扎哭泣的桃花,就如那晚在花船上,如受惊的小鹿一般迷茫泛起水雾的桃花眼,更是窒息的诱惑,像罂粟一般的,引人犯罪。

  玉手胡乱挥舞,五指泛着晶莹的桃花红……呈小牙紧紧握住,心中泛起丝丝酸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这样的美人儿痛苦至斯。难道是,昨天……?

  “没事啊,没事,没人过来,不怕,不怕……”

  “不怕,不怕,没人来,没人来……”

  慢慢地,南宫熠安静下来,却眉头一直紧锁着,没有舒展。像是在冰雪里找到了温暖般,向着呈小牙的怀里依偎了过去。

  心中涌起难言的复杂,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阴谋,利用与被利用,为的是什么,争的又是什么?

  神羽光辰,明明是男子,却心甘情愿被父亲利用,永远不能像一个正常男子那般去生活,而是去做世人眼中的“祸水”;南宫,超凡脱俗的外表,柔弱得惹人怜爱,终究也逃不过算计与阴谋,伤痕累累。

  “唉……”幽幽地叹了口气,对这个美得像桃花一样的南宫熠,呈小牙从心底里升起保护欲,想要疼惜。

  昨晚的**,初经人事,今早被人追赶狂奔,又将一个年级相仿的少年从水潭中抱出背到二楼,为他穿衣盖被擦干头发,呈小牙已是筋疲力尽。

  紧了紧怀抱,将南宫熠放在舒服的位置抱着,还是舍不得松手,生怕一松手,南宫熠本该晶莹如玉的身体上,又会满身是伤。

  轻风拂过,白色的纱幔垂落,星月轩的二楼小阁里,有两人相拥而卧,空气中似有名叫温馨的味道涌动,熏人,感人,醉人。

  闲云阁内,神羽光辰看着手中的纸条吃笑出声,因为他的小牙竟能招来坐骑追随,还能闹起那么大的轰动,怎能不笑?可是,慢慢地,神羽的脸色就黑了,玉手一握,那纸条成了碎末。

  收敛了脸上的神色,挂起淡笑,施施然出了闲云阁,进了隔壁星月轩。

  南宫珍一见神羽公主能主动进到南宫熠的住处,不管是为昨日之事,还是另有其他,这都不是小事。于是抢先一步去找南宫熠,可谁知,那神羽光辰神色淡然如常,却步履奇快,竟和南宫珍同时找到了南宫熠。

  当然,也就同时发现了和南宫熠在一起的另一个人。

  “来人,去把呈公子叫醒!”南宫珍想要发怒,因为她曾经发誓不要让任何男人伤害她最疼爱的弟弟,可现在……顾及到这呈公子是神羽光辰的人,不得不咬牙忍下怒气。

  

第三十一章 又被捉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