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冥思

    没过多久,沐飞便回来了。回来时,呈小牙还未醒来,他见神羽光辰手臂依旧在流血,只默然地守在床边,心中滋味酸涩难言。

  可是,就这样看着神羽光辰,沐飞却犹豫了不敢冒然上前去为她包扎伤口。

  “那边情况怎么样?”淡淡的口吻,神羽的眼光落在了呈小牙脸上,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抚摸呈小牙的脸颊,擦掉她眼角的泪痕和嘴角的血迹。

  “南宫熠身上都是小伤,惊吓过度而虚脱,并无大碍。南宫静应是一直体弱多病,被尚叔那蛮力地一扔,竟有骨折,我已为她接骨,休养些时日便无碍。至于尚叔,……”沐飞有些为难地望了神羽几眼,在斟酌着如何作答。

  神羽光辰垂下眼睑,“是中毒,还是中蛊?”

  “是……淫蛊!”沐飞咬牙,语出艰难。“还有,你那个面首,被下的,是……噬血蛊。”

  神羽光辰抬首,眼中的淡漠转为阴冷,再至寒冰万千。

  呈小牙被神羽光辰扔到密室温泉之后,余惊未消,她知道,他杀人了,而那个人,就在她的身后。

  可是突然跑出来一只小老鼠,告诉呈小牙有危险,叫她快穿衣服,虽然知道危险会到来,但至少总不能让她光溜溜地见人吧,保住些脸面很重要。

  呈小牙刚刚穿上衣服,就感觉到颈上一痛,就失去了意识。直到神羽光辰的出现,看到他白皙的手指,听到他脉搏跳动的声音,就莫名地想要咬住他。咬了,流出血来,新鲜血液的味道,让人好兴奋,喝掉那血会怎样?好恐怖的想法,可是呈小牙控制不住自己。

  狠狠地拼命地吸血,除了血液,什么也看不见,除了血流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可是,心为什么会痛,好痛好痛……

  她不想的,不想喝他的血,她很怕痛,以前总被人整的时候,痛死了,没有人心疼,因为她是孤儿。因为她是孤儿,所以她优秀了就会被人嫉妒,被人整。从来没有人来关心她,就算那些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男生,也经受不住别人口舌的挑唆,最后远离她,淡忘她。

  神羽,这个很无赖地坏人,他明明是男子,也明明是他欺负了人,还要诬陷说是她强要了他的清白,还让她成为所谓的,受人唾弃的“面首”。

  他是个坏人,他颠倒黑白,以强权压人。他天天逼着她泡温泉,他天天逼着她晒太阳,也许他真的知道她怕冷?

  他让她穿男装,他让她把胸部裹起来,也许她真的知道她不安生,爱爬上爬下,以男孩子的身份,会不被约束,会不被人指指点点?

  咬着他的手臂,感受他脉搏的跳动,眼角有咸咸的泪水滑落,落到嘴角,混进神羽的血液里,再一同进入腹中。

  虽然现在睡着,呈小牙睁不开眼睛,可是她却能清楚地看到神羽脸上的表情,和听到他和沐飞的每一句对话,她想告诉他,她没事,别担心,可是,她动不了,张不开***********蛊,噬血蛊,那一定是很难解的蛊毒吧,不然,神羽的脸上怎会那么严肃呢?

  小黑呀,小白呀,你们在哪,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出来找过我了,是不是,你们也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顾不上我了?

  

第二十三章 冥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