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意外发现

    快马而至的两人解下披风盖于少女身上,跪下行礼。

  “属下来迟,请主公降罪!”为首的男子年约四十,面容平庸,却一双睿智的眼睛精光毕胜,如此危险的时刻显得格外冷静。

  少女浑身血迹,看不清面容,身形瘦弱无力,缓缓起身,将身上的斗篷紧了紧,遮住身躯。心中暗骂,好歹毒的欧阳沧海,你逼我如此,今日之仇,他日定让你十倍偿还!

  未曾回头,只留下轻轻的一句话。她强撑着身体,艰难地前行。未几,终又倒下!

  “主公!”跪着的中年男子匆匆起身,上前接住倒下的瘦弱身躯,直接跨马而上。

  “尚叔,稍等,这个人还活着?”沐飞检查满地的尸体,知道之前的战斗有多惨烈。主公身边的侍卫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皆身中剧毒,又遇袭击,全力拼死迎战,状况惨不忍睹。

  血泊中的呈小牙,头上一片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仅为参加比赛时的泳衣,身上也有些许伤口,不像剑伤,更像擦伤甚至是摔伤。在身为医者的沐飞发现这死人堆里竟还有一丝活气,心中有些激动,没有顾及男女之别,直接抱起昏迷的呈小牙,以斗篷盖住,上马随神羽尚快速离去。

  一路上沐飞都十分好奇,这个衣着暴露堪比青楼的女子和主公有何关系,主公为何定要将她带回?

  闲云斋内,沐飞将这受伤的小姑娘交给侍女去打理干净,直奔主公房间。等候已久的诸葛闲上前接过主公,转身将神羽尚和沐飞关于门外,待为主公更换好衣物后传唤沐飞进来诊脉。

  “主公受伤不重,可有中毒?”候于门外,神羽尚声音低沉,面色平静,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沐飞白白眼,“尚叔,我知道你关心主公,你不必藏着掖着,把你的担心表现出来,没人会觉得奇怪的。”

  圆目一瞪,吓得沐飞慌忙闭口。

  “我问你主公有没有中毒呢,你在说什么?”神羽尚声如打雷,吓得沐飞怕怕的缩缩脖子,“有啊,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毒啊。”

  “你……亏你还是个狗屁神医,怎么每次主公遭人暗算,你都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混蛋!臭小子,你给我回来!”神羽尚气得快要炸了,粗壮的手臂扬起,眼看着又一巴掌就要过来,沐飞似早就知道如此,一溜烟儿的先跑了。他想去追,可又担心主公安危,只能在门口转来转去直跺脚。

  跑远了的沐飞躲在一个柱子后头对着神羽尚做鬼脸,“放心啦马叔,主公每次都能死里逃生,根本就不需要我这个‘神医’!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不给她医治,她一样能够活得好好的,这么多年你见的还少吗?每次你都担心地要死。我现在先去看看那个女孩儿了,要是主公醒来看到那个女孩儿还没醒,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神羽尚本来还要再训斥几句,可想想主公确实一直都活得好好的。虽然不以沐飞的话为真,但主公真的好似有不死之躯,无论多么厉害的毒,她都能自行化解一部分,可是再加上沐飞这‘二把刀’的烂神医妙手回春一下,结果本来一般大夫就能解的毒,偏偏叫他还落下一二分的毒素在体内,他还大言不惭地美其名曰,留着几分毒对以后的毒“以毒攻毒”。这让神羽尚想想就恨得牙痒痒!

  再看看紧闭着的房门,神羽尚终于按捺下暴躁的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明了的光彩。沐飞你这臭小子,原来你还记恨当年主公偷你衣服呢!你举得被女孩子偷了衣服很丢脸是不是?哼哼,主公这次中的毒比以往都更厉害,不信你就一点儿不着急!神羽尚千年不变的脸上,貌似笑了,还挂上点奸诈的味道。

  沐飞这边迅速地找到还在昏迷的呈小牙,侍女们正在为她清理身上的血迹。没顾上看她一眼,沐飞抓起换下的布满血迹的衣物就往外跑,钻进他的药房。

  无意中发现这女子的血似乎能令草木重生,也许她的血能解主公身上的千重万重毒也说不定呢。

  

第二章 意外发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