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你敢凶我?

    有点失魂,有点落魄的走到家门口,陈子昂穿上外套,将凌乱的头发、起着皱的衣服、斜着的领带、沾上灰的皮鞋,全都打理得整整齐齐,再收拾好心情,赶跑脸上的阴霾忧愁,幻出让她不担心的笑容,这才按响了门铃。

  门铃响了好几声,陈子昂才听见咚咚咚的一连串声音传来,接着门开,出现一双望穿秋水的眼睛,“现在才回来,我都好饿了。”

  “马上,马上就做,我先去买菜。”

  “嘻嘻,菜我都买好了,有甲鱼,有牛肉,还有小白菜。”

  “你也认识小白菜?”

  “那是!”

  “你是不是看见那菜是白的,就认为它是白菜啊?”陈子昂笑道,要去牵她的手,林希若的手伸到半空,却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将手缩到了身后,陈子昂很是奇怪,关切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你快去做饭吧,快……”希若说着转到他身后,推着他走进厨房。

  林希若的举动让陈子昂很是怀疑,迅地一个转身,将她的手抓在手心,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看过去,看到无名指上有一道伤口,微微渗着血。希若看着他冷冷的脸,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低下了头,不敢与他直视。

  “洗碗割伤的?”

  “恩。”声音很低很轻。

  “那为什么不包扎着?”陈子昂的声音很是严厉,转而又忙道:“我去买邦贴。”说着就往门外走,却被林希若拦住,看着他疑惑的眼神,希若卷了卷舌,才说道:“我买了的,先前……先前也……包扎着的,怕你回来看见担心,我刚取下来扔了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感动,来自于是灵魂深处的感动,陈子昂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让她谱出一曲绝唱。陈子昂拥她在怀,将她的无名指放进了嘴里,吮吸着……

  “还有残余的药呢!不怕脏啊?”希若仰头看着他专注的神情,眼珠子一动也不动。

  “我都舍不得你受伤,你却舍得让碗给留下伤口,还是在无名指上。”陈子昂心疼的说着,又让她拿过邦贴,小心翼翼的给她重新包扎上,边包扎边说道:“以后你不准再去洗碗了。”

  “为什么啊,我偏要洗。”

  “恩?”

  看着那深遂的眸子,希若败下阵来,“好嘛,好嘛。你这样可是会把我宠坏的,你不担心?”

  “我担心,可我更担心你受伤。”

  “子昂……”

  “恩。”

  “你现在说话,我是越来越喜欢听了,先前那个样子,还真有点吓人呢?”

  “我……”

  “其实洗碗也没什么,我洗碗的时候,都好好的,可放碗的时候,手滑了一下,碗摔坏了,我收拾的时候,不小心这才让碗片割到了的。”

  “那也不……”没等他说完,林希若已经有无名指指着他的鼻子,抢着说道:“陈子昂,你刚才竟然敢凶我?敢用那么冷的声音对我说话,你翅膀长硬了不是?”

  陈子昂一顿,遂即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别以为对姑奶奶笑一个,我就会忘了刚才的事,就会放过你……”

  林希若还在说着,陈子昂竟然张开嘴,往她无名指咬去,希若闪电般缩回来,佯怒道:“你属狗的啊?这么喜欢咬……”

  陈子昂没有反驳,却是解开衣领,将脖子左摆一下,右摆一下,两个椭圆的牙齿印便出现希若视野里,希若脸一红,娇喝道:“好啊,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拐着弯骂我是……”

  “不是我说的,我可没说过。”

  “哼,还不快去做饭!小心家法伺候!”

  “家法?什么家法?”

  “满清十大酷刑!”

  “呃!”陈子昂用目光又扫了一下她受伤的无名指,赶紧着转进了厨房,希若目送他的背影走进厨房,才坐在沙发上,认真打量着无名指,看着那绕成圈的邦贴,形状有些像戒指,不由转过头盯着他的身影,轻声念道:“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才会送我颗戒指,不过,看他那木讷样儿,也不会知道买戒指这回事儿吧,难道这也要我告诉他?”

  午饭很快便准备好了,林希若那是不顾形象的风卷残云,陈希若愣眼盯着她,希若瞪眼说来:“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

  “恩?”

  “没有其他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做的太好吃了。”

  “少扯开话题,是不是看我吃这么多?怕我长胖啊?”

  “哪有?”

  “真没有?”

  “当然没有,绝对没有!”陈子昂赶紧否认,却又加了句,“不管你多胖,你都是我的唯一。”

  “真的?”

  “恩。”陈子昂很认真的点头,林希若立马回道:“好,那我就使劲吃,使劲长胖,要比肥姐都要胖……”

  一听这话,陈子昂那口还没咽得下去的饭,差点喷了出来,林希若哈哈大笑起来,“刚才说谎了吧,活该!”

  “这块牛肉很不错。”陈子昂给她请了菜,希若才露出了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放过了他。

  饭毕,将厨房里一应都收拾好,陈子昂又要出去找工作,却被希若叫住,很严肃的表情,“子昂,我想和你商量一些事儿。”

  “什么事?”

  林希若让陈子昂坐在自己旁边,“我问你,你要老实回答!”

  “你问。”

  “上午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吗?”

  略一沉吟,陈子昂回道:“我会找到的。”

  “那些人给你脸色看了吗?”

  “很正常的,要是他们知道我在监狱里呆过五年,说不定直接把我当苍蝇,拍飞了呢!”陈子昂故作轻松的说道。

  “哼,那是他们狗眼看人低。”

  “也不能那么说……”

  “我准备开个公司,你来帮我怎样?”

第四十章 你敢凶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