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莫与微云淡月知(1)

    明眸蕴籍的伤骇让萧琛林心轻痛,遂柔声道:

  “我没事,上些药就好,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我怕他们会去而复返”见袁锐就待去拨那尚插在右肋的长剑,急阻止她的动作:

  “傻丫头,还神医弟子呢,先找好躲藏地点再行施治。”说完软倒在地,神志还是很清楚,看到袁锐六神无主的样,知她是被自己的伤势吓坏了,凤眸里怜惜更甚,嘴角勉力浮出一丝笑意:

  “澄湖北边水面上有个山洞,你得抱着师兄去啦,走罢,再不走师兄就挂在这了。”

  “这种时候还笑,小师兄,呜——”横抱起小师兄伟岸的身躯,袁锐边哭边跑。

  水面上的山洞袁锐知道,只是没进去过,洞口高约两米,宽仅一人可通行,冬天湖水浅些,有一半露在水面,一半没入水中,若是夏日,则整个地没在水面下。

  袁锐的轻功还没好到那般地步,可踏水而行,只能将小师兄绑在后背,游过去,磕磕碰碰地好不容易才将萧琛林弄进洞中,还好,走得十几米渐渐地宽敞起来,地势也向上而去,到得一个觉得很空洞的地方后,摸索到一个较干爽的平地,将小师兄放在地面上,掏出火折子,点燃,插进洞壁,顾不得打量环境,俯下身去,只见那伤重之人正朝她眨着漂亮的凤眸,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萧琛林的伤势其实也很重,虽不是要害,但失血过多,后背的一刀一剑之伤因为没时间处理流了很多血;右肋之剑虽没有伤及肺腑,但若是将之拨出,人立即就会陷入昏迷;所以在没有确定安全之时,他凭着过人的意志力,强自支撑着不让自个儿昏厥。

  湖水涨入时也会将一些枯枝树叶带入,洞中就积了不少,萧琛林示意那已然如无头苍蝇般的小师妹将之收集起来,燃了堆火;又叫她搬些石头去入口通道找处最窄的地方封住,然后才让她给自己处理伤口。

  两人身上都带有落英谷自制的上好金创药和疗伤圣药玉雪丸,萧琛林服下药丸后,袁锐将他后背的刀剑伤包扎妥当,看着他前面贯体而出的长剑剑柄怎么也下不了手;萧琛林凝视着那双担忧恐惧的明眸:

  “小师妹,别怕,师兄不会死,师兄昏迷后你若害怕,就抱着师兄,可好。”

  说完指指长剑,意即袁锐可将之拨出了,袁锐真的很恐惧,天宁峰一役,司马绝受的伤更重,那时没有恐惧,只有愧疚,就因为愧疚才一直留在栖霞岛直到司马绝伤好;可小师兄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说不上来,只是莫名地害怕,害怕得全没了主意,思维停顿,鼓起全身仅余的勇气,手腕骤然发力,喷射出的鲜血溅到脸上,宛若火般炽热,神志刹那间清明,一通的忙碌下来,终于,萧琛林身上所有的伤势都得到遏止。

  没有时间感慨,没有时间埋怨,没有时间追悔,只有祈求,祈求上苍将那总淡笑着的空灵怀抱还给自己。

  两人待的地方是一个约二十平米见方的腹地,地面低洼处的积水与洞外的澄湖相连,水中隐有鱼虾游动,吃喝倒是没什么问题,嗖嗖的阴风从洞深处吹来,袁锐往火堆里加些干枝,将烤干的衣衫套在小师兄身上;然后拿起一根燃烧着的较粗的枝条往洞深处走去,洞内时宽时窄,再行得百米左右,手上枝条也快燃尽,眼前出现一扇石门,按着师父所授的五行方位逐个探过去,终于给她找着了机关,洞屋内一应日常用具俱全,只是年代久远,遍布尘土,手中燃着树枝也在这打量过程中熄灭。

  袁锐大喜之下摸黑而出,将火旁的小师兄抱到屋内的石榻上,关上门,重新燃起堆火,拿起屋角的铁锅将之洗净盛上水架在火上烧着,靠在榻边胡思乱想了一会;榻上的萧琛林发起高热来,俊脸烧得通红,袁锐拿起陶罐重到洞中盛回冷水,撕下衣裙一角不停地给他全身擦拭,再用洗净的方巾蘸水润湿他干裂的唇,间隙喂他喝些烧好的热水;如是过得两个时辰,烧是退了,萧琛林的身体却又冷如冰块,脸色青白,袁锐咬了咬牙,解开两人衣衫,伏在小师兄身上,闻着小师兄身上的男子体味不知不觉竟睡着了。。。。。。。

  萧琛林睁眼就见趴在身上的小师妹,清丽的面容在睡着时如孩童般纯净无瑕,额上垂下的几缕秀发拂在自己脸上,酥酥痒痒地;想到她必然是累了一晚,心下歉然,伸出手就待将她放至身侧安寝,触手温滑玉软;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俊脸立时绯红,春水凤眸隐有泪光闪动;想到她定然是用这种方式为自己取暖,不由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堂堂男儿啊,发誓要呵护这个女子,却让她跟着自己饱受惊吓和劳累。。。。。。

  愣怔中双手分别僵在袁锐的玉背和纤腰上,不能动弹。

  萧琛林轻微的动作已然将浅眠的袁锐惊醒,看到小师兄醒转,又惊又喜,在他身上撑起身子,伸出手去摸摸他的额头:“嗯,体温正常,烧退了;太好了!小师兄。”

  却见到小师兄凤眸怔怔的看着某一处,喉结上下滚动,俊脸绯红;某师妹马上醒悟:

  “啊——”,衣衫解开,里面是自制的胸衣和短裤,酥胸在俯卧状态下一览无遗,慌忙弹身而起;莽撞之动作却牵动身下小师兄的伤口:

  “啊——”轮到萧琛林低呼,修眉不由紧皱,俊脸立时白中泛青。

  袁锐急忙探过身去,顾不得系上衣裙,萧琛林右肋的伤口果然有新鲜的血液渗出。

  萧琛林俊脸时青时红,青是因为伤口痛,红则是鼻间幽幽的女子体香,以及那已然成熟火辣的玉体、轻轻摆弄自己的柔腻纤手,只觉一生之中,唯有此刻最是消魂。。。。。。

  “好啦”袁锐重又将伤口抹上药,包扎好,才回身将衣裙整理好。

  萧琛林失望地闭上双眸,不语。

  等袁锐将清水取回,在余烬上重燃上火,再把捕回的几尾鱼烤好,萧琛林仍是双目紧闭,一言不发,

  “小师兄,来,吃点东西,恢复得快些。”袁锐走到榻前,看到萧琛林仍是闭目熟睡,于是放下手中的鱼,将他轻轻托起,靠在自己胸前:

  “醒醒,吃点,身体才恢复得快,我喂你,乖哦——张嘴,对啦。。。。。。”两尾烤得焦黑的鱼喂完,又给他喝了碗温水,袁锐才回到火边,自己也吃起来“呸——”真难吃,刚刚小师兄吃得很满意的样子,是不是伤太重味觉失灵了,狐疑地看着装睡的某师兄。。。。。。

  萧琛林闭着双眸暗自窃笑,此时的小师妹真是温柔呵,嗯,这招很好,以后都得如法炮制。。。。。。

  

第四十一章 莫与微云淡月知(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