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莫与微云淡月知(2)

    洞中没有日夜,只能凭生物钟判断,进来应该有六日了吧,小师兄的伤口也已经结痂,就是精神不太好,唉,不知师父怎么样了。。。。。。

  看到袁锐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萧琛林微觉有些惭愧与自私,怪只怪小师妹这几日持续地温柔让人不忍不愿不舍就此结束;其实,两天前就已经可以行动自如,本来就只是些皮肉伤,那柄贯体而出的剑也没伤及肺腑;就是再重些,对一个战场上经常负伤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

  “小师妹,我们出去罢”

  “你的伤还没好呢”袁锐一喜之后又颓然地低下头,这样的小师妹没得更让萧琛林怜惜:

  “等它好全,年都过完啦,走吧,这次不用你背着师兄”萧琛林伸出手示意她把脉,春水凤眸云蒸雾绕,嘴角浮上丝浅笑。

  “小师兄,你——”袁锐跳脚大叫,又上了这丫的当了,不禁又是明眸圆瞪某师兄那张正在坏笑的俊脸,牙缝里“嗤嗤”地向外吹着气

  萧琛林脉象微有些弱,但内息平稳,伤势却是好了七八分,精神不济,倒有一大部份是装出来的:

  “傻丫头,谁让你技不如人,走吧,得快些出谷去打探师叔的消息”

  坏笑愈发地扩大,瞧得某师妹牙根痒痒,没等他后面那句话说完,在那可恶的俊脸上狠狠地拧了一把,嗯,小麦色的肌肤也是如玉般光滑呀,手感真不错,再次感叹中——前几日惦着他的伤势,换衣换药时都没顾上感觉一下,还真是可惜啦,某师妹的色心小小地动了下。

  故意让小师妹拧了一把的萧琛林夸张地揉着脸颊,凤眸云散雾消、波光涟涟:“可是还要在山洞里住下去?你不走我可走啦,还得去把师叔寻回来呢。”

  自觉占了点便宜的某师妹终于把这句话听进去了,唉,碰到小师兄整个就一低能儿嘛,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挫败中。。。。。。才不再纠缠在小师兄装病的事情上。

  两人出得洞口,袁锐就待游至湖对岸,纤腰已给萧琛林揽住,眨眼间已至湖岸。

  只见谷中满目苍夷,幸得当日下了场大雨,火势才没有漫延到周围的群山,昔日的修竹桃树只余光秃秃黑不溜湫的残枝,看得人好不伤感。

  突地想起留在谷中的小小背包,那可是与现代最后的联系啊!别给烧毁啦!惊跳着往那堆余烬跑去,环顾了下四周环境估计出当时的埋藏地点,抽出随后赶到的小师兄之佩剑,一阵猛掘——,扩大范围,再掘。。。。。。

  萧琛林看着小师妹灰头土脸地在那瞎掘,想到她必然是有及为重要的东西埋藏在地下;看她紧张的模样必是她极为私人的物什,遂装着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小师妹,你可是在找什么东西?”

  “呃,没——”袁锐全副心神都在寻找上,没精力关注意萧琛林的反应。

  想过她不会真的回答,谈不上有多少失望之情,有些隐伤,一如这些年来的一种习惯;萧琛林默默地守在袁锐身边,望着她不断变幻表情的清丽面容,那种距离感再次涌上心间。

  “没有,到哪去了呢?”心里又惊又疑,顾不得身边的小师兄会有诸多疑问,一屁股坐在灰烬上,出了一会神;转念一想,“只告诉过师父,嗯,会不会是师父换地啦,有可能!”心遂稍安了些,接着又对着这个给予自己最多温暖无私的爱的地方被毁而伤悲起来。。。。。

  萧琛林伸手将她揽进怀中,风中似乎隐约地飘来昔日湖岸西崖的戏言;几何时起,那种桃养鸟之戏言已成为这一生之执念与追求;那让初冬万物生动的笑颜,已深深镌刻于心;而心,随着怀中女子而牵动,其间的患得患失,苦涩甜蜜,都成了人生之最最难舍最最难离。。。。。。

  京都枫王府濡墨楼,白衣男子慵懒邪肆地靠在软榻上,往日的张狂几何时已然被沉郁所完全取代,波光滟潋的秋水凤眸深处,那浓烈如酒的爱在,蚀骨入魂的恨也在,一样地由仙入魔,只是,这心魔是如此的狰狞呵,伤人伤己!

  “禀王爷,落英谷中所伏暗卫尽都被十四爷阻杀;十四爷也身负重伤,袁姑娘和他均不知所踪。”从落英谷被八王急招返京的流云垂着头,忐忑不安地禀报。

  “十四受了重伤,你们为什么不继续追查下去?”消息于前两日已收到,其中有诸多可疑之处,对面前这个跟随自己十几年的侍卫,萧琛枫是要给他机会的。

  那百来个在落英谷殉职的暗卫,在府外培养已多年,本不是用来对付十四,奈何局势已变;十四,你莫要怨皇兄,你喜欢谁不行,一定要来抢我的女人!

  “王爷,属下等在谷中四处搜寻过,确是没人,现在出入谷中各处要道均派有人把守,若有消息,此时也会传至,属下想他们可能早就已经离开了落英谷”流云恭谨地答道,搜是搜过,没仔细搜而已,也确实派人把守,一边是主子,一边是饶己一命之人,两边都要交待,才是做人的上上之策啊,我流云好歹也是条忠义两全的汉子,下次相见,再论个你死我活也不迟。

  “谷中所伏之人尽都被十四所杀,你为何独能幸免”不能相信流云被收买,但独余他一人确实让人生疑。

  流云一惊,知道主子已起疑,但事实就是事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之处,遂坦然道:

  “是袁姑娘饶了属下一命”

  “她——,没事吧”萧琛枫迟疑了下,终是问出口

  “王爷,袁姑娘很好,没受伤”流云有很多感慨,私下里,也曾与疾风交流过,两人一般地感慨和无奈;所能做的,貌似也只有这些,无论是对自家主子,还是袁锐,都不是以他们的能力能左右和控制的。

  “那就好,你退下吧,沙州你就不用去了,留在京都。”萧琛枫挥挥手,流云带着一身冷汗退出濡墨楼。

  不能相信,往昔的浓情已成空;不能相信,完美的出场以伤痛为落幕;不能相信,那浓烈的开始,于无言中结束。

  纵是千般地痛着,过往却以万般的爱来抵减;在一次次的别离中,在世间人情的种种压力中,那张清丽的容颜却愈加清晰;锐儿,若不能留住你眸中的怜惜,此生此世,还有何意义。

  我不能等,不能毫无作为地空等,等着你投入十四或司马绝的怀抱;就算是你恨我也罢,锐儿,别再以那些似是而非的借口来离开我;伤也罢,痛也罢,已然开始却无法停止的爱,让我不能舍弃;仙也罢,魔也罢,只要能让我们再度拥有彼此!

  不是没尝试过放手,让她去追逐她的人生之旅;心,却在一次次的尝试中碎裂、空洞,那种没有着力感的空寂让人无法承受!

  那略嫌粗糙却发乎天然的言行举止,清丽然媚妩之容颜,纯净无邪源于的智慧豁达,那份纵情任性赋予的特殊人格魅力,以及熟悉后再也容不得别的女子味入鼻的冷梅暗香。。。。。。只要是关于她的一切莫不在时时刻刻提醒,爱,是不能忘记的!

  钟情,偏偏是你!锐儿,既已相识相知,何忍分离!

  先是死鬼榆皇兄的莫名加害,以至那本该到来的婚期遥遥无期,人生又一次的规划被打乱;然后是司马绝出现,以至那本该是柔情无限的明眸满是生疏和距离;再然后是十四?

  十四,你真让八哥侧目啊!

  一个从小不在一起长大的弟弟,一个不受父皇宠爱的弟弟,一个在江湖中浪荡的弟弟,一个可有可无的弟弟;却在极短的时间内,以无匹的气势改写了朝堂和萧琛枫的人生之局。

  让人怎能不愤恨!怎能甘心!又怎能罢手!

  

第四十一章 莫与微云淡月知(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