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3)

    如是,途中一半时间都是趴在小师兄背上,这样下来,两人兼程急赶,剩余的一半路程仅用了一天不到便赶到。

  未至落英谷,就见得滚滚浓烟从谷中方向飘来,袁锐翻身下来,嘶声喊着师父,萧琛林翻腕抓住她,点了她的穴道,抱着她掠过谷外七零八落的阵势,昔日精致秀雅的竹屋已化为灰烬,浓烟是周围未燃尽的花树所发。

  萧琛林修眉微皱了下,凤眸中厉芒一闪而过:谷中还伏有人,不知有几何,暗自提神戒备中

  袁锐望着这异世的家,泪肆意涌出,萧琛林怕她伤痛之下经脉受损,遂解开她的穴道,袁锐一言不发,只是在那灰烬中到处搜寻,没有尸骸,是不是火势太大,越想越悲,加上呛了几许浓烟,径昏厥过去。

  萧琛林跟在小师妹身后两丈外也在四处查看;不相信师叔会死,在他心中,仙人一样的师叔可一直是从小的偶像啊,不会轻易死的。

  目光瞥见袁锐软倒,忙飞身欲待上前,此时,袁锐身前的浓烟中忽的掠出一人,先他之前将软倒的袁锐抱住,萧琛林哪里肯让他走,仍是前行之势未变,后背风声骤起,顿住身形解决偷袭之人再追的话已然不及,决不能让那厮抱着小师妹遁走!

  萧琛林钢牙暗咬,微侧身避开要害,拼着后背受了一刀一剑,反掌将身后二人击毙,这少倾,抱着袁锐的黑衣人向着谷后澄湖掠去,萧琛林目中寒芒暴涨,清阳神功提至十二层,前行中抽出佩剑,剑光裹着青影,所经之处随之拦截的黑衣人莫不挡者身死,追逐的距离渐渐拉近,追至湖边,抱着袁锐的黑衣人无路可退,抱着一人是不可能从战神十四王的追逐中掠上四周的高山,于是停下,手中剑翻转抵在袁锐胸前。

  袁锐在二人的追逐中已悠悠醒转,她穴道并未受制,只是急怒攻心又呛着浓烟昏厥,见黑衣人用她威胁萧琛林,运起师门缩骨功,从黑衣人的拴制中挣脱出来,飞奔向萧琛林;黑衣人惊怒之下,条件反射地手中长剑化作长虹投向空中的她。。。。。。

  没有想像中的痛楚传来,落入了世间最安心的怀抱,淡淡的远山气息连四周呛人的烟味和飘飞的灰烬都掩盖不了。

  黑衣人长剑插在萧琛林右肋,剑尖由前而后贯体而出,火场中侥幸逃过萧琛林利剑的黑衣人重又围了上来,战神怒,绵绵的震天长啸声中,萧琛林左手抱着袁锐,右手剑光流转,除却先前劫持袁锐的黑衣人,余下众人无一幸免:

  “尔等要做到何等地步才肯罢手?”

  萧琛林问,为什么我念及手足之情几次三番饶了尔等,尔等仍苦苦相逼,竟对一个隐居世外的人下此杀手,是可忍孰不可忍。

  湖边的黑衣人没有说话,绝望懊悔地看着两人,十四王青衫尽皆被血**,插在右肋的长剑由于刚刚的撕杀兀自轻晃着,英勇如神,残酷如魔;怀里的女子安祥地靠着他,明眸清亮地同样注视着黑衣人:

  “我知道你是谁”萧琛林怀抱中的袁锐忽道,盯着黑衣人绝望惨淡的眼眸,接着慢慢道:

  “我只想知道我师父是生是死。”

  黑衣人颓然长叹:“他不在谷中,我们到时,谷中已空无一人。”

  萧琛林和袁锐闻言均是一喜,互视一眼,袁锐重看向黑衣人:

  “你走吧”说完把头埋在萧琛林怀里,再也不看向黑衣人,十四王如神般昂首屹立,紧紧地拥着怀中女子,浩如沧海的无匹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黑衣人深深地看了袁锐一眼,飞身掠上山崖,转眼不见。

  “你知道他是谁”萧琛林也觉奇怪,隐瞒她是怕她伤心,她竟自知了么。

  袁锐低叹一声,似把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着这声低叹尽都排出体外:

  “流云”

  体味一直是她识别人的手段,在枫王府的日子里,跟萧琛枫的几个贴身侍卫都很熟,所以尽管没见到脸,体味加上身姿,一样暴露了流云的身份。

  忽然觉察到萧琛林手上气力渐消,呼吸越来越紊乱,忙从他怀中下来,惊呼了声:

  “小师兄”

  

第四十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