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1)

    成渊二十年、玉漱四年十月二十九

  早朝散后,萧琛林立即赶往快意楼,费了若大的口舌,方才说服倔强的小师妹乘坐马车,没有随行人员,安排些暗卫远远缀着,可不要那些超极大的灯泡坏了自己的兴致;最大的灯泡索魂阁林长老已于五日前启程,护送技术人员先行赶往沙州,万事皆如意啊,志得意满中。。。。。。

  此去云雁山五日路程,出得京都,袁锐仍在不满,皇室的马车自然极为舒适,但在草原上过惯了策马奔驰的生活,那是何等之快意,坐在马车里,怎么都只是方寸之地。

  萧琛林则悠闲地靠在车壁上,看着她别别扭扭地坐在那,不由暗笑,这小师妹还真是不知如何说好,恶劣的环境中也没见到她这样,比如北疆工地、比如那次待在天牢:

  “小师妹,外面天寒地冻的,哪有马车舒服啊,好好享受吧。”

  “是啊,你们这些剥削阶级就知道享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知不知道。”袁锐撇撇嘴,对某师兄的身份不满:你们这些人是革命的对象你又知不知道,不过,貌似在这异世,要等到民众起来反抗还不知要经几何岁月,唉,历史的进程啊,不是一己之力就能改变滴,有些儿郁闷中。。。。。。

  萧琛林不知何为剥削阶级,那两句诗自然是懂的,笑意浮上嘴角:

  “做了我的王妃,光是贴身丫鬟至少要有八人,其他仆从为数者更甚,到时你岂不是更不自在,我不在府中,府内下人也有一二百人,到时你如何相处。”

  “超浪费人力资源,如何相处,人尽其用,充分发挥他们的创造力呗,没事要那么多人侍候干嘛”嗯,到时拣些有用的人到希望阁做事,其他的嘛,遣散,可是遣散好吗?那人家不是失业了,进而没了养家糊口的资本,唉,难啊,郁闷扩大中。。。。。。

  萧琛林忍不住笑出声来,将她拉过来靠在自己怀里,享受着那熟悉的暗香盈怀:

  “小师妹,婚后跟师兄一起去北疆可好”

  “我本来就要去呀,没有我,炼钢厂如何运作”袁锐微觉奇怪,不去北疆待在言梁干嘛,难不成真在林王府做那装点门面的王妃,只是,本来在讨论人力资源问题嘛,怎地又转到这上面来了,小师兄还真是会牵引人啊。

  萧琛林俊面泛上一丝轻红:

  “我是说到了北疆,你仍是与我住在一起”将她一人放在那尘屑满天的炼钢厂里,如何放心得下,经过上次筹建期的夜夜守护,已不能再忍受一人独处的空寂,到时若她一头扑在工作上,提出住到厂里去,可不知如何才能将她劝回来,得先说好。

  “当然,小师兄,到时你可得天天接送我噢。”这个时代女子出门工作的极少,特别是炼钢这种场所,在现代都没见到几个,何况是这里,袁锐还没自大到那种份上,自己这点高不高低不低的武功,有自知之明,小师兄多好啊,安全第一。

  “嗯”遂圈着她静静地靠着,此情此景,梦想过多少回,美梦终是成真!一直相信她不会排斥,相信她总有一日会接纳。。。。。。

  一路南下,天近黄昏,来到此行第一站北威县,还是北方地界,极冷的气候,街上行人很少,马车慢慢穿行在长街上

  “停——,就这家”萧琛林当先掀帘而下,回过身来,小心地将袁锐扶出

  “咦,有凤来仪”袁锐看着那四个烫金大字

  “是啊,有凤来仪,你不就是那只凤么”萧琛林轻笑,笑意似谑是赞,本来安排的不是这家店,但看到这几个字,就决定是他家了。

  “小师兄,你的嘴可是越来越甜,是不是有阴谋,老实交待。”明眸警惕地瞪着某师兄,大多小师兄说着好话之时莫不是整人开始之时。

  “总叫你傻丫头才开心是不是,站着不走,可是想让师兄抱你进去呀?”萧琛林作势欲抱,笑意越发地坏了些,袁锐娇笑着逃了开去,两人一追一逐跑进店堂,车夫自随着店伙去后院停车。

  店内,袁锐兀自还在娇笑着,坐了一天的马车,憋死了,全然没注意被二人绝世风采震呆的店内众人,萧琛林走过去拍拍对着袁锐流口水的店小二:

  “一间上房”车夫也是暗卫,白天赶车,晚间有人接替值夜,不用为他们操心

  “两间”反应过来的袁锐忙冲过去嚷道,店小二又是一呆,近看更让人目驰神眩啊。

  “一间,还不快些带路”萧琛林冰冷的声音终是将店小二震醒,袁锐还待再说,萧琛林俯身将她横抱起,那帮俗人痴傻的目光没得让人生厌,得赶快把这不自知的傻丫头弄走。

  “小师兄,你太霸道了啦”袁锐手脚并用,口中也不闲着。

  萧琛林轻笑,十二重的清阳神功,比之师父玄虚,只有过之,袁锐哪里挣得脱;也不再挣,一则小师兄的怀里太舒适,如溪流流入大海,再自然不过;二则房间很快就到。

  

第四十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