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不知何事萦怀抱(2)

    婚礼过程中,意外地看到那日到快意楼收监自己的大理寺卿常德望,不禁对他微微一笑,笑意灿烂如流星似云霞,常德望受宠若惊地回望两人,端在手中的茶杯不觉地倾斜,淋在身旁的常夫人身上,害得接下来的酒宴不得安生,相较袁锐的倾城倾国一笑,这点小小的不自在就被年过五旬的大理寺卿直接忽略;无意间,袁锐为萧琛林收服了一个朝中重臣。

  袁锐还在萧琛林引荐下认识了他的外公一家,震威将军欧阳擎和大将军欧阳玉昆夫妇均没见过袁锐,京中盛传她的艳名,本都以为是个妖精似的狐媚女子,见到的却是宛若神女的明净无匹之女子,心中久生的嫌隙消散无形。

  犹其在此等场所,大家莫不是怀着一腔喜庆而来,喜欢看到的都是美好之事物,萧琛林深切感受到小师妹的巨大杀伤力,一圈周旋下来,在女子举世无双的笑容和得体的应对中,朝中昔日冷淡的众臣纷纷过来与两人寒喧,且不论各人是何居心,十四王,在众臣心中,人气飚升之快,是过往从未有之。

  战神,战场上萧琛林是战无不胜之神,而此地,袁锐堪可比美之,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得妻如此,夫心又何安啊!

  酒宴开始,萧琛林频频应酬于宾客之中,其间成渊帝和芹妃等后宫嫔妃的贺礼也陆续送到,袁锐甚觉无趣,思及好久不曾到别院来过,兴起一丝出去逛逛的念头,婚宴越是喧嚣,这缕念头越是执着,渐渐地愈发静不下来,趁众人一派忙乱时,悄悄溜了出去。

  绕过大师兄的新房所在地旭日轩,再经一条石径,穿过玉树琼花的冰树,就到袁锐昔年所居的冷月轩。

  冷月轩园内霍然伫立一人,白袍轻带,呼吸有刹那的停滞,袁锐回身待走,晚了,

  “锐儿,是你么”淡淡的青草混合烟草的香味合着声音一并将袁锐裹住,纤腰被他紧紧禁锢。

  萧琛枫贪婪地呼吸着那违了数百个日夜的冷梅暗香:

  “锐儿,我就知道你会来,你一直都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仍是瞬间的意乱,瞬间的情迷,爱,原来一直深藏于心底,本就从来不曾忘记!袁锐努力地想要挣脱那伤人的怀抱:

  “放手,你已妻儿成群,再说这些,有何意义。”

  “不,锐儿,我决不放手,你是我的。”随着袁锐的挣扎,萧琛枫的魔性渐渐地又上来

  “放手,我是我,不是任何人的”这样的萧琛枫复让袁锐回到理智

  “你是我的,我不会让十四将你抢走。。。。。。”萧琛枫更是痴狂

  “够啦,八哥,请自重”话音响起同时,袁锐落入一个空灵飘渺如远山的怀里:

  “小师兄。。。。。。”袁锐禁不住失声而泣,将全身尽力缩入那份浩瀚,再也不要抬起头,唯有这里,才是一世。

  感受到她无比的依恋之情,萧琛林手紧了紧,春水凤眸盈满愤怒,直视同样伤痛愤怒的秋水凤眸,两兄弟怒目而视,园中急流涌动,被冰封的花树受不住如许压力,“咔嚓”折枝声不绝于耳。

  “八哥,你不是我对手,你走罢”萧琛林淡淡的道,冰冷如神的气息,春水凤眸愈发地浩缈,愈发地幽暗,愈发地叫人看不清摸不着。

  萧琛枫不为所动,秋水凤眸似掠过无数过往,转而深情的注视偎在萧琛林怀里,始终都不曾抬头的袁锐:

  “锐儿,我从来不曾辜负你,就算错,也非我所愿,你信也罢,不信也罢。”言毕转过身,负手而立,在身后两人看不到的俊颜上,掠过一丝誓不罢休的决绝。

  若说是辜负,那么我却要辜负你,因为,爱你太累,爱你就得颠覆我所有的价值观,这个代价,我不能付:

  “小师兄,我们先走。”

  物是人非事事休,总得有人先放手。

  

第三十九章 不知何事萦怀抱(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