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不知何事萦怀抱(1)

    冥苍北部钦察尔湖畔军帐中,黑衣男子展开索魂阁加急信件,龙飞凤舞的草书,恣意洒脱:

  “腊月初八,我与萧琛林,契约婚姻,三年为期,君请珍重,后会有期”落款“袁锐”

  锐儿,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也如是,只要你心中有我,三百年也值,当年你曾问我的话“相爱是否一定要厮守一生”,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不,只要你心中有我,纵是远隔千山万水,我心就如皎皎明月,永远伴随你”

  是伤是痛,都不会让你知晓;是情是缘,我心明了

  狼眸里隐约的篝火啊,几何时,为那陇西偶遇的女子,成了燎原之势。为她,亦妖亦神;为她,沧海变桑田。

  是期,冥苍帝王淳于玉漱同时接报:辉明十四王迎娶希望阁阁主袁锐——那个久闻艳名却从未谋面的女子,于是为北部索魂阁久扰之心稍安。

  是期,大陆各国朝堂仍紧观冥苍动态,莫不为将到的天翻地覆心惊;辉明十四王迎娶希望阁阁主袁锐的奏章同时呈报各帝王,大陆的天空云涌更甚。

  成渊二十年、玉漱四年十月二十八

  虞氏晓晨别院

  济世堂堂主虞江吟迎娶当朝震威将军欧阳擎之孙女、大将军欧阳玉昆之女欧阳洁莹为妻,一门数代虎将,朝中与贺者自然甚众;同时身为清教弟子,江湖人等也是甚众。

  如师姐当日婚礼一般,兴鑫阁出贺礼五十车,由快意楼负责发送。

  快意楼,一身彩衣的袁锐美得如梦如幻,只见她翩翩而行,明眸更见流光溢彩,顾盼生辉间,万物无色,千般的风流妩媚,万般的蚀骨消魂;让一众暗中保护她的索魂阁众呼吸顿窒,然,某女毫不自知地准备策马前行;前来迎接她的萧琛林看到她还是准备骑马,春水凤眸隐有恼意,微愠道:

  “你就不能低调点么,还嫌近日给京都民众刺激不够大啊。”

  某女无视他的恼意:

  “别说我,是谁劳师动众滴,马车憋得慌,不要坐。”在草原上驰骋惯了,还真不想坐车。

  “做了我的王妃后,可不许抛头露面的,没得让人笑话”萧琛林看到今日是没戏了,得赶紧预约,自从两人确定婚约后,那一丝独自收藏的心思是越来越重,没办法呀,前面还有座高不可攀的司马绝横在那呢,可不要再出第二个,第三个,心脏受不了,还得承兑对父皇的许诺不是,看来行军打仗时也得把她带在身边才是。

  “小师兄”袁锐忽然娇滴滴地唤了一声,如愿看到某师兄浑身寒战了下

  “你可是嫌我不知礼数,那你到你父皇那请他取消婚约好啦。”袁锐轻笑着,继续嗲声道,眸中媚光流转,无数的深情从明澈的眸中溢出,狠狠地睇了萧琛林一眼,长笑着打马前行,留下总喜欢提意见的某师兄原地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

  萧琛林苦笑着追了上去,所幸的是,沿途的百姓果然饱受刺激,见两人行过,一如既往地心怀崇敬,用惊艳得不能再惊艳的目光目送。。。。。。

  晓晨别院,携手而至的萧琛林和袁锐让所有的宾客仆役均都呼吸顿窒,见过美的没见过比这更美的;见过匹配的没见过比这更匹配的;青衫与彩衣交相辉映,男子浩瀚如远山似烟海,女子灵动如彩云似清流,仿是突然置身九天仙堂,见到传说中最美的神。

  携手的两人自然是场中最出色的一对,风头盖过了身着红袍的新郎新娘,朝中重臣与南来北往的江湖豪客莫不对二人窃窃私语。

  观礼过程中,萧琛林始终执着袁锐纤手,青衫与彩衣在礼堂中翻飞;那些在天宁峰一役中有亲朋好友折损的江湖群豪本是愤恨的看过来,见到女子的绝世姿容和无双纯净都释然于怀,原来,司马绝冲冠一怒的红颜是如此天仙化人,值,顿生与司马绝心有戚戚焉。

  

第三十九章 不知何事萦怀抱(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