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何处相思明月楼(3)

    是期,冥苍北部,司马绝整合所有能用部族的剩余兵力,在索魂阁的带领下,森然也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冥苍东部与辉明一样是漫长的海岸线,司马绝早派出索魂阁精英,联系了远在东诸的父皇,作万全的准备;当年与淳于玉漱争位的二皇子淳于玉涧龟缩在冥苍西部地区,也收到司马绝的书信,只是暂时没有回音。

  司马绝不急,索魂阁本身的实力已然不弱,只因为太过分散,散布于大陆各地,其有利也有弊,狡兔三窟;论持久战,未必便怕了那淳于玉漱;到得春上,冰化之时,辉明十四王的铁骑也会卷入冥苍。这些,在魏县两人会面之时,已背着袁锐谈妥。

  第一次的扫荡,司马绝虽不在,淳于玉漱也讨不了好,派出去讨伐的拉善州驻军,大多为艾尔克族人和朗姆吉族人,结果不言而喻,虚与委蛇一番,呈上敌人望风而逃的奏章。冥苍帝王淳于玉漱心知肚明,却不敢相逼,思及年后化冰之时辉明十四王必会挥师北上,惊虑交集,整日处于惶惶然中;朝中大臣没有一个愿请旨剿灭司马绝新组的军队,连曾迫使艾尔克族人去挑衅索魂阁的北枢密院史也不赞成此时内乱,力劝帝王三思而行,左右权衡之,只得重又搁置,眼睁睁地看着司马绝在北部壮大,只能一明一暗地僵持着。

  他所不知的是,此时冥苍整个北部地区,明为朝堂,实已尽被司马绝所收,若是此时他发动战争,一战之下,冥苍就会一分为二,在陪着袁锐施展她的才华之时,如司马绝般人物是不可能嗅不出这其中的硝烟,明里他是那个陪着女子圆梦的君子,暗里仍做回他噬血的索魂阁阁主,对官府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加之兴鑫阁雄厚的财力,袁锐绝顶的创造力,草原民心尽归;大厦的基础已奠,只待登高一呼,群必响应之。

  锐儿,我将在草原的上空翱翔,让你永无后顾之忧地去做你喜欢做之事。

  “在想我么”未及走近,袁锐已知来者何人,除了小师兄,谁还会有那空灵飘渺的气息。

  “美的你,我在想,明日大师兄婚礼穿什么好”袁锐还真是为此纠结,自己偏爱冷色调的服饰,可明日是大师兄婚礼呀,上次师姐大婚是男装所以无需考虑,看来,穿女装还真是麻烦呀。

  萧琛林不禁失笑,搞了半天,在想这么没水准之问题,看她一筹莫展的模样,还以为是工作中碰到什么难题呢:

  “这有什么好想的,小师兄帮你解决,母妃前几日正好送了我一块面料,我瞧着还行,就叫红绣坊照你身材做了一套衫裙,你看看可还中意。”急于献宝的心情,让那俊美的脸上笑意盈盈

  弥天大谎,事实是,南部织锦大国沙丽进献了一批新品种丝绸锦缎,成渊帝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将其中最珍贵的冰蚕丝七彩织锦赏给芹妃,芹妃高兴之余,当然是召见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任他们挑选,萧琛林强势地从十三嫂手中将那块七彩织锦抢到手,害得十三皇兄回府后挨了好一顿训。

  萧琛林将手中纸包慢慢打开,袁锐拿起那件七彩衫裙,轻软若无物,灿若云霞,七彩光泽浑然天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系天然的七彩丝织就:

  “太漂亮啦,小师兄,你真好。”

  女人就是女人啊,见到漂亮的闪闪发光的东西就眼冒星星,兴奋得找不到北。

  纸包里还有米色真丝净色衬裙,一双同是七彩织锦做的鞋,脱下足上绣鞋试试,刚刚好:

  “小师兄,你等等啊,我穿给你看”兴冲冲地跑出去。

  见到复又回转的袁锐,饶是见惯她容貌姿态的萧琛林也不由眼前一亮,若说真有仙子,无疑就是眼前人,于是春水凤眸愈发浩缈,笑意中带有丝促狭的味道:

  “小师妹,美则美矣,你这样穿出去,不是要将新娘子的风头都抢光啦,以后见着你的大师嫂,可有得烦喽。”

  “就你会胡说,新娘子大家又见不着。”袁锐偏头想了想:“真的很漂亮吗”

  “丑,真丑,落英谷还勉强看得过去,越长大越丑,师兄要悔婚啦。”萧琛林敛回笑意,假装正经地道,深怕她又纠结在这事上,到时不肯穿,岂不白费一番心意。

  袁锐仿是没听到他的话,突然想起这几日等他是有重要事情需要磋商滴:

  “小师兄,这几日你怎么不来呀。”求婚日后,萧琛林直到今日才露面,等得袁锐差点忘了要跟他说些什么,准备得太久的话,老是说不出口,这滋味真是——怎一个难受了得!

  “忙”确实很忙,朝中军中在前去沙州之前都要布置妥当,安排好后,前去沙州时,就当两人去渡假,岂不快哉;转瞥间看到袁锐斯斯艾艾的模样,那抹坏笑噙上嘴角:

  “怎么,还真的惦记师兄啊!”

  “你——,都说过不是啦,那个,我有话要对你说耶”又羞又恼中,丫的就会转移注意力,看来,小师兄才是最难对付的人啊!

  “说什么,大婚事宜?我们去落英谷就直接请师叔一道出谷返京好啦。”萧琛林明知她要说什么,偏给她岔往一旁,看她如何应对,继续地坏笑着。

  “不是这个啦。”袁锐急得粉脸通红,开玩笑可以轻易出口之事,郑重其事地说出来,真难。

  “傻丫头”萧琛林终是不忍,将她拥入怀中,头抵在她秀发上,深吸着那缕暗香:

  “成婚后,我们自然也与现在一样,你不乐意,小师兄绝不勉强,我们以三年为期,如何?到时你去还是留,都由你,可好?”

  “小师兄。。。。。。”无限感动中,从什么时候开始,昔年瘦窄的胸膛变得如此宽广,能将自己整个地埋入那份浩瀚中

  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人,只是没准备好,没想清楚,还需要时间,要很多很多的时间,多得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内心,看到那最终的执念。

  萧琛枫,俊美无匹的男子,什么时候开始,爱已远去,痛亦远去。

  司马绝,狼一样孤寂的男子,什么时候开始,成了心底一个柔软的部份,软得不能去碰触,只能相守相望。

  

第三十八章 何处相思明月楼(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