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归来随路有清香(1)

    袁锐将匕首抵在项间,慢慢地退出快意楼。

  常德望长舒一口气,身前这些人等,没一个是好惹滴,想不到这女子还真能通晓大义,有些顿悟为何几次三番围绕她出这么多事端,红颜祸水啊祸水,天妒红颜啊红颜。。。。。。

  出于那份尊敬也为那份惊艳,倒也没难为袁锐,叫随行御林军让出一匹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城东大理寺而去。

  一个伟岸如神的男子,勒住疾驰中的战马,冬阳下,银甲熠熠生辉,屹立在常德望带领的御林军前,街上行人早就纷纷避让,缩在自个家门后屏息窥望。

  还未干透的衣袍重又被冷汗所湿,常德望偷偷抹了把汗:

  “下官见过十四王爷,王爷千岁;禀王爷,袁姑娘是自愿跟下官走的”声音抖抖索索,哪还有执掌刑部官员的半分影子,没办法啊,战神的压力太大,气都喘不上了,能完整的说出话,已是勇气可嘉得让自己都佩服不已啦,此番活着回去,说什么也要告假休息他个一年半载的,要不干脆辞官得,面对连番超强刺激,常德望的心脏是严重超负荷呵。

  萧琛林眼角都不曾瞥向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袁锐,眸光浩缈悠远。

  袁锐也没说话,萧琛林看着她时,她也回望着他,他懂,她知道,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如呼吸般自然,不需要解释,不需要深思,萧琛林一直是个很特别的存在,特别到不需要去意识,他一直在那里。

  常德望大气也不敢出,一会望望萧琛林,一会望望袁锐,有些八卦心理,又只能强自压抑,好不难受;身后的二千御林军则是一脸崇拜的望着他们的战神,是男儿,当如是啊,天人一样的女子当然是配战神滴;其中有些见识过当年司马绝无匹雄姿的,则暗暗为他们的战神担忧,加油啊,战神!

  无垢明眸与春水凤眸深深对视,无声地交流;惑世清颜与神武俊颜均是一派淡定。

  半晌,银甲将军策马退至一旁,在旁人看不到的春水凤眸里,掠过一缕受伤,因为,袁锐眼中的舍;很久很久以后,当他独自伫立,想起此时袁锐的舍,仍是那样那样地伤,仍是那样那样地痛。。。。。。。

  伤得神魂俱消,痛得绵长久远。

  是夜,戌时刚过,萧琛林和萧琛枞如约同至。

  “皇上,七王爷和十四王爷求见。”成渊帝随侍太监总管喜善诚惶诚恐地禀道,今儿皇上脸色阴沉了一整天,可不能在这节骨眼出什么纰漏,但门外的两人,也确实不是自己这个小小太监惹得起滴,难啊难,做太监真难。

  几案后的成渊帝皱了皱眉,自己的几个儿子中,这两个无疑是最出色的了,什么时候这两人这么齐心,先是为着与那袁姓女子合作之事,再就是现在,怕都是为她求情来的吧,榆儿暴亡这事当然没这么简单,成渊帝心中隐有些答案,只是不愿面对而已:

  “宣”

  是时,冥苍北部钦察尔湖地区,希望阁建的第一个工厂周围,满是密密的军帐,主帐中坐的霍然就是黑衣司马绝,他面前摊开的地图,就是冥苍广大而贫脊的北部草原和雪山地区,生活着众多的艾尔克族和朗姆吉族人,以及隐匿在雪山深处从不屈服于冥苍王朝的扎巴依族人,还有众多的弱小民族和部落,希望阁为他们开启了一片新的天地,司马绝和袁锐则成了他们新的神和神女。

  然,冥苍帝王淳于玉漱从未放松过对希望阁的戒备,在袁锐和司马绝走后十天,因南疆对辉明的战事告一段落,于是对钦察尔湖地区来了次大扫荡。

  对此,司马绝早有安排,只是为了让袁锐放心离开,他才没有说出来,并勒令属下不得对袁锐透露此事;在边境处将袁锐托付萧琛林后即返回,他不要让她的心血白费,不能让她重燃的生命之火就此熄灭,他把她送到他认为安全的地方,不想让她卷入战争中来,只是他未曾预料到袁锐在言梁会遭遇到什么,谁都不是圣人不是神人,不能事事都算得到。

  情,终是要经千般的殇。

  

第三十六章 归来随路有清香(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