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3)

    袁锐将三人的空杯斟满。

  我不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女孩,岁月的流逝让我明白许多,尽管还不能确定,但你我的爱已渐行渐远,袁锐举杯一饮而尽,:

  “情有几个阶段,其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其二,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其三,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不如,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也有几个阶段,山是山,水是水;山非山,水非水;山还是山,水还是水;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所以,我只是要时间,来慢慢沉淀。”

  要有足够之时间,来慢慢沉淀,沉淀你我的爱,沉淀你我的人生,人生不只是认知男女情爱,人生还要认知到山还是山,水仍是水,从而回首之时,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

  一室静默,两男子都陷入震憾中,不是没有想到她的特别,不是没有见识过她的才华,仍是震憾,是乎除此外,无法在一时接受她所表现的了悟和豁达。

  萧琛枫慢慢站起身来,秋水凤眸里依然眷恋缠绵:

  “锐儿,不要放弃我。”锐儿,不要放弃我,我不再需要你的解释,因为,无需,你只能是我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因为,我不曾忘不能忘不会忘;等我,处理好所有的事。

  萧琛林眸中少见的清明,小师妹,这就是你想要的么,那么,除此外,你心里的那人,还有谁,司马绝?有没有我?亦或是,三者都有,所以,你才无从选择;所以,你才举棋不定;所以,你才需要时间。

  “这不是我要不要放弃的问题,是个人选择,有因果的必然性,有认知障碍”袁锐觉得很累,也就是在冷宫中被萧琛枫囚禁时带来的无力感,不想再与他讨论下去,因为,有很多双方目前都还无法下定论的东西;也有很多目前双方无法逾越的东西;对这些,如今苦苦纠缠,也是无益,不如,大家均罢手;只是,他一定听不进去,果不然

  “这些我都不要听,锐儿,你是我的,你一定得等我”听到袁锐越加冰冷的话语,萧琛枫复进入暴躁边缘,为什么,无论怎么说怎么做,她都听不进去。

  “对不起,请你出去”袁锐也站起身来,毫不退让地望进已带有几根血丝的秋水凤眸里;这爱,竟是如此的伤人,在大家都还体有完肤之前,请你自重及尊重。

  萧琛林也立起,大手揽过那有些气息不稳的傻丫头,袁锐乖巧地倚在他胸前,长睫随之垂下,覆住明眸里涌上的些许伤痛,嗯,还是小师兄的味道好,不伤人。

  “八哥,你先走吧”春水凤眸云蒸雾绕,一派的山远天高

  隐在暗处的索魂阁林长老见室内情势紧张,穿窗而入,立在袁锐和萧琛林身后。

  袁锐眸中一如冷宫时的隐痛和冰冷,唤回了萧琛枫的理智,明明知道这样做只会让她反感,就是忍不住,忍不住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份伤痛;但今日,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有进一步的动作!秋水凤眸深深注视不再看向他的袁锐一眼,长叹一声,出门而去。

  萧琛枫走后,林长老也自动隐身,室内只留师兄妹二人;袁锐长吁一口气,坐下来,执起几案上的酒壶,往自己和小师兄的杯里斟酒,不再去想任何事,心里只余一醉方休的念头。

  看到袁锐又将二人的杯斟满,萧琛林不由轻笑:

  “怎么,喝了一晚,没喝够?”

  袁锐抬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你看了一晚的戏,没看够!”小师兄总是有本事让人忘记不快,听到那熟悉的嬉笑,袁锐心里一时大为放松。

  “戏,没见着呀,到是演了一晚的戏,有些渴了。”指指杯中酒,又道:“换种酒罢,这种酒不宜解渴。”故作不胜酒力状,俊美的脸配合地做个鬼脸

  “酒量不好,要求不少。”袁锐毫不客气地揭某人的短,见到那无比熟悉和可爱的鬼脸,心情彻底放松下来。

  “是,师兄酒量没你好,行了吧,师兄可是在舍命陪君子。”萧琛林涎着脸继续嬉笑

  “其一,你的酒量本来就不如我,其二,我不是君子,是女子”袁锐说话间已去拿得两坛竹叶青来,递给萧琛林一坛:

  “既然舍命,就无醉不归。”

  “傻丫头,我可不是君子哟,你不怕——”萧琛林摆出一副色迷迷的模样,调笑道

  “你本来就不是君子,量小非君子,还有点自知之明,至于怕——”袁锐更是一副色女模样,捏捏他的玉面:

  “是该你怕我吧”唔,小师兄的皮肤手感真不错!

  萧琛林俊脸顿时绯红,也是,长这么大,除了幼时,还真没有与女子亲密接触过,除了她。。。。。。

  “傻丫头,还真长大啦,牙尖嘴利的,连师兄都敢取笑。”

  这样的萧琛林还真是超可爱,他,也会脸红,嗯,还蛮纯情滴,他不会没有与女子亲密过吧,王公贵族十五岁后就算不娶妻,也该纳有几个妾吧,以前枫王府也是有几个侍妾的,只是萧琛枫滞留流焰两年多,耐不住寂寞,作鸟兽散啦,想到这,袁锐八卦的心思上来:

  “那个,小师兄,你没有心仪的女子么?”为了套话,这句话说得极为谄媚。

  萧琛林闻言更是面红过耳,嗫嗫半天,一句也说不出来,想起军帐里成堆的画卷,春水凤眸里盈满柔情,怔怔的看着面前那千般描绘过的容颜,熟谂于心的冷梅暗香和着酒香幽幽浸入鼻端,只觉此情此景犹如梦中。

  已有六七分酒意的袁锐根本没有觉出眼前人的异样,见他不语,也觉无趣:

  “小气鬼,不告诉我就算啦,下次你大婚时不送你礼。”

  “好,不送就不送,来,别总说这些无趣的话,陪师兄喝酒。”不用送礼,若我大婚,新娘只会是你。

  是夜,两人均醉卧房中。

  是夜,太子暴毙,死状极其难看,仿是惊惧而死,皇宫里成群的太医们抖抖索索,生怕一不小心,就给盛怒的成渊帝拖下去给太子陪葬。

  京都言梁全城戒严,皇宫太子殿乱做一团。

  

第三十四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