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3)

    快意楼,冬阳无力地照着门前对峙的官兵,周围民居人众都携家带口,出门避难去也;今日无飘雪,地面宿雪堆积,反射出浅白的日光,份外眩目;寒风浓号而过,卷得衣袍秫秫有声,大理寺卿常德望却汗湿重衣,如今,汗正从那饱经风霜的额前密密渗出。

  带来的二千御林军,一点都不多,对面是战神十四王爷的几百亲兵,那都是军中百里挑一的精兵啊,换言之可都是屠夫啊,何况还有隐于暗处的索魂阁杀手,索魂阁神乎其技的杀人方式,是人,莫不惧。

  下朝之时,还暗自庆幸过,太子驾薨能如此顺利结案,真恨不能高歌一曲,如今,只想若是还能回到朝堂,立马辞官归隐,再也不要卷入这是非中来,天宁峰一役,可是死伤逾万啊逾万。

  常德望只顾自己流汗,捉拿钦犯的命令一直未敢妄下,两军就这样僵持着。。。。。。

  快意楼三楼,袁锐凭窗而立,身后,虞江吟,桑独舞,还有下朝后就急奔而至的冯宇文,都是一筹莫展的对望着。

  此情此景,袁锐很自然地就想到司马绝,那个强势的黑衣男子,总是用他无所不能的姿态,将自己护于他身后,一次又一次,心中隐约感到,他之所以重返冥苍,很多还是因为自己。

  这世事还真是无常呵,昨日还是座上宾,今日就将成为阶下囚。

  袁锐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平凡的女子,她只是爱上了某个超极品美男,享受了一段浪漫的爱情;然后,因为热爱自己的专业,想在这异世有所作为,能帮助人,从而清还一些自到此后受到的种种眷顾;就算是之前遭到太子党的迫害,她也用自己的方式还报了,心中从来没有过恨,就因为不选择恨,所以,连爱也一道放弃。

  不是红颜祸水,只是一个有些痴傻的丫头,有些儿执着,有些儿迷糊,有些儿一厢情愿;想到,就去做了,然后,总是有人因此受到伤害。

  身后这些人,莫不都是与己息息相关之人,大师兄,师姐,冯宇文,还有那谷中的青衣少年,少年高远的志向,又怎会不察。

  天宁峰,已累得司马绝和索魂阁均受重创,累得清教退出辉明朝堂,那一役的血腥,历时近两年,仍是依稀可闻,认识的更多是不认识的人均命丧于彼。

  生命是很可贵,也只有一次,但,人,总得有所为,有所不为。

  袁锐回身,拍了拍手,一个黑衣银面的杀手推门而入

  “林长老,传我令,我走后不得与官兵起冲突,更不得通知司马阁主。”他们大多是与司马绝一样的青年才俊,大多是形势所迫入了索魂阁,一样是美好的生命,没有理由总叫人家为你拼命。

  生命,人人平等,没有贵贱尊卑,只有尊重才会赢得尊重。

  “小师妹”虞江吟和桑独舞同声唤道,神色焦急万分。

  “我意已决,不会更改”袁锐正色道,嗓音复又放得低柔些:

  “也不一定就会死,等他们查清,自会放我出来;师姐,你是做妈妈的人啦,照顾好你的小宝贝,还有啊大师兄,若赶不上喝你的喜酒,可一定要给我留着噢。”袁锐轻描淡写的道,神情坦然无比。

  “袁姑娘,属下若是保护姑娘不力,也无颜再见司马阁主,恕属下难从姑娘之命”一旁静立的林长老也被袁锐誓死如归的气势所染,一个女子都能做到,身为男儿,又有何惧。

  “是啊,小师妹,大师兄与你一块杀出去。”虞江吟来之前就存了此心,当然不肯放任常德望将袁锐带走。

  冯宇文听得二人如此说,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房内踱来踱去,暗道这十四王怎地还没赶到。

  桑独舞全没了主意,望着屋内诸人,已是泪流满面。

  “林长老,接令,立即带领索魂阁众退出言梁,到沙州等我会合。”袁锐无奈只得亮出司马绝的阁主令牌。

  林长老接过令牌还待再言,袁锐低喝道:

  “还不快走,你们若再劝我,我立即自刎”翻腕亮出藏于袖中的匕首,抵在项间,

  袁锐此举均出乎众人意料,冯宇文忙道:

  “袁姑娘,你先放下匕首,等十四爷来了再作决定。”

  袁锐手微紧,艳红的血立即流出,晕染在那一袭银衫上,份外触目惊心。

  “小师妹”“不可”桑独舞和虞江吟又是同时叫唤

  林长老低叹一声,转身退出。

  有一个萧琛枫就够了,再也不要让萧琛林也卷进来,司马绝,若我死了,你仍然是你的恐怖组织老大,逍遥江湖,何等快意;师父,永别了;只是,义父就太孤单了,对不起,义父,对不起,爸爸妈妈,这么多年了,你们肯定认为我早死了,如此正好,了无牵挂。。。。。。

  

第三十五章 山重水复疑无路(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