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1)

    快意楼,虞江吟,桑独舞夫妇,林长老等都没有走,未等二人走近,林长老已从萧琛林战马奔雷的蹄声中听出马上乃是两人,于是前面已经接报的众人均都惊喜迎出:

  “小师妹,你平安回来真是太好啦。”桑独舞喜极而泣,冯宇文拥着妻子,心中百感交集,她没事就好。

  “小师妹”

  “袁姑娘”

  四人都是未等二人走近,纷纷唤着,迎了上来

  “大师兄,师姐,咦,林长老,你怎么没走”袁锐仍是蜷缩在萧琛林怀中,也是恍若隔世地与他们招呼着,嗯,小师兄怀里好温暖,好舒服。

  仿是知道她此刻贪恋自己的怀抱,萧琛林抱着她飞身下马,与众人一同步入快意楼。

  进入快意楼,众人皆落坐后,萧琛林忽尔轻笑:

  “小师妹,还不下来么,过些时日,你成了林王妃,师兄就一直抱着你,可好。”

  如愿看到袁锐震惊,迷惘,然后纤手骤松,一个侧身,从他怀里滑了出来:

  “刚唤你几天小师兄你就上脸了不是,这种玩笑是不能开滴。”

  “不是玩笑,小师妹,明日早朝父皇就会下旨,我将于腊月初八正式迎娶你为我的林王妃。”萧琛林正色道

  场中诸人都很吃惊,只知他已将袁锐救出,并不知这其中曲折,见袁锐一副又要打断的模样,虞江吟忙道:

  “小师妹,先听听十四爷怎么说。”

  见袁锐安静了些,萧琛林才将这其中原委道出,当然,不想小师妹为他担心,省略很多不必要之细节。

  场中众人均默然无语,林长老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略显不匀的呼吸声透露了此刻他心境并不平静;在索魂阁众眼中宛若神话般的阁主啊,为了这个女子,此时犹在冥苍的冰天雪地中苦战着,若他知道,该是怎样的一种打击。

  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和战友,也曾是对手,在原阁中极其残忍的训练中,一次次踩着同伴的尸体站起来,只有象他这样的人,才能了解若要让司马绝这种人动情是何其不易,而一旦情动,又是如何的惊天动地,所以,他们一众人等才会在这些岁月里,随着司马绝为了眼前的女子一次次奏响惊世之歌;如今,她却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一瞬间,林长老有种想流泪的冲动,那充溢胸腔布满肺腑的酸涩让这杀人如麻的索魂阁长老只想大哭一场。

  他不能哭,司马绝不允许,司马绝让他保护她的生命,那么,他的命就是她的,他甚至都不能为自己的阁主说话,因为司马绝的命令是:她即是我。

  袁锐什么也没想,只觉得乱,眼花缭乱,好象坐了太久的旋转木马,突然着地,头晕目眩;但此时她不能乱,所有人都在等她表态,而萧琛林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也只是为了让她有个保证,有个不愿意的人证。

  他什么都懂,什么都想到了,只是我没有想到,我想不好这件事:

  “小师兄,我们家乡男女成婚时,男子要向女子求婚,你去准备准备,明日来向我求婚,我再答复你,可好?现在,我有些累,我想睡觉,你们都先回吧。”说完也不管众人,自顾自地走出房门。

  林长老也随即出门,他现在只能等,等袁锐做好决定,再决定要怎样通知深陷战区的司马阁主。

  虞江吟过来拍拍萧琛林的肩:

  “没事,小师妹就是太累,休息一晚就好,走吧,我们也回去,三师妹,你们也回吧。”

  四人走出快意楼,各自散去。

  萧琛林任马缓慢地行于深夜的街头,不是没想过她的犹豫,甚至想过她会断然拒绝;只是,当她迟疑时,心,仍会受伤。

  小师妹,不怪你,若不是醒悟太迟,你本该与我在一起;就永远不会知道八哥,不会知道司马绝;可恨我在闻知你与八哥在一起时才黯然神伤,见到你与司马绝并肩而立时才锥心刺骨;你可知我也与那司马绝一样,所有,只为博你灿然一笑。

  司马绝如今已在冥苍陷入苦战,而我也即将奔赴战场,不管你选择如何,小师兄绝不会怨你。

  这一晚,注定很多人失眠,而明晚,随着早朝散去,更多的人会失眠。

  

第三十七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