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归来随路有清香(2)

    辉明京都言梁城皇宫御书房内

  “父皇,儿臣还是认为此事与袁姑娘无关,不能让皇兄枉死啊,还请父皇明查。”萧琛枞先打破沉寂,等十四弟开口?嗯,没他沉得住气。

  “哦!你有何凭据凭什么认为不是她,这里没有旁人,尽管直言就是。”成渊帝也不恼,死了个没用的儿子而已,立他为太子,只是为了牵制朝中余下的虎狼之众,有着前朝之鉴,成渊帝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们走上那条老路,人,总是在失去后才倍感珍惜。

  “儿臣要说的,今日早朝已说过,袁姑娘若是要皇兄的命,早在那年就要了,几次她都放过皇兄,只是警告和开些玩笑罢,今日她回转辉明,本着与我朝合作而来,更不会如此作为,何况玥皇叔是她师父,十四弟是她师兄,济世堂堂主虞江吟也是她师兄,她断不会将此若干人等葬送在这件事上,辉明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父皇明鉴啊。”了解一人,不需要太多的接触,有时一眼,便知分晓,何况对那宛若天人的女子,萧琛枞始终心存爱惜。

  “林儿,依你之见如何。”对这个十四子,成渊帝一直是讳莫如深,从小都不在身边,长大后又去了北疆,惊世的才华,很是让成渊帝刮目。

  “父皇,儿臣与七哥意见一致,并且儿臣可以为小师妹作保。”萧琛林终于开口了,有了七哥作辅垫,事情应该会很顺利,本来还想让外公一起出面,现在看来,无需,七哥更好,毕竟,七哥与三哥是一母同胞。

  “哦!你如何保法?”成渊帝不动声色地顺势问道

  “父皇,不瞒您说,昨晚宴会散后,儿臣一直与小师妹在一起,留宿在快意楼;儿臣要娶小师妹为妃,本想近日请求父皇赐婚,不料出了太子皇兄之事,所以,今日才会邀七哥一起向父皇求情。”

  萧琛林说得轻松,却把一旁的萧琛枞惊得目瞪口呆,嗯,感情十四弟的高招就是这个,还真是高啊,人财双收,多少人要因此失眠啦,但,对象是她,十四弟有多少把握,可不比父皇这关难过啊,且不说八弟仍是一往情深,那司马绝为她做过多少事啊,十四弟,看你的啦。

  成渊帝也久久陷入沉思,袁锐,这个小女子,把自己的一帮儿子都弄得神魂颠倒,若她不是玥皇弟心爱的弟子,那年花灯会后,就会设法要了她的命,如今,有着前几日两个皇儿力荐的矿藏开发事宜,或许,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人尽其用,而且还可以争取更大的利益,林儿一副誓在必得之态,少有,这个儿子的能力,成渊帝绝对相信。

  果然。

  见成渊帝久久不语,萧琛林复又道:

  “父皇,儿臣以三年内拿下冥苍十州之地为小师妹作保,请父皇恩准。”十州之地,小半个冥苍国土,好强的气势,不比司马绝天宁峰一役差,不比司马绝现在正在为袁锐做的事差。

  成渊帝默然不语,萧琛枞和萧琛林都有些沉不住气,两人对视一眼,萧琛林只得再次开口:

  “父皇,太子皇兄驾薨一事,何不问问太子皇嫂。”

  此言一出,萧琛枞和成渊帝俱都一惊。

  萧琛枞惊的是此事莫非真与郑清颖有关,否则皇宫太子殿不比城北太子府,想要做完全程尚能全身而退,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何况,近年来由于太子府总闹事,皇宫太子殿的警戒更是严密,若非内应,不会如此轻易。

  成渊帝惊的是这个儿子只怕比他之前估计的还要强大,连自己都只是隐约推测之事,他能说出来,必是有所持仗,还是不能太过,十州之地,加上与希望阁合作事宜,用一个本就行将朽木的儿子来换,还是大大划算之事,只是他没想到他的林儿因关心则乱,情急之下只能将猜测中事抛出,成渊帝聪明反被聪明误,本来还可以讨价一番,现只得妥协:

  “十州之地,三年内,你可做得到?”成渊帝要的不是海口

  “父皇,儿臣还需北疆的全权兵权,三年内,若少一州,儿臣自动请辞,从此不再过问朝政。”萧琛林是打算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背水一战;这一生,有小师妹相伴,足矣。

  “好,就依你所言,明日父皇早朝即会下旨,你准备何时大婚啊。”若到时少拿下一州,自动请辞倒也不必,只是他得退出皇位人选,成渊帝在心中已有了计较。

  “腊月初八,等儿臣和小师妹从沙州返京后完婚,婚后儿臣即会携妻去往北疆,三年之期,若非父皇召见,儿臣不会再踏入言梁。”从出事后萧琛林一直反复权衡,所有关节,能想到的都已想好。

  成渊帝:“准”

  

第三十六章 归来随路有清香(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