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2)

    袁锐很沉静,她安然地等着,因为她信任司马绝,这种信任历经生死。就如初遇时她信他会放她走;信他会帮她对抗辉明朝堂;信他,所以在魏县会决然而返,跟他又一次并肩站立在风口浪尖;历经与萧琛枫之间懵懂而骤不及防的恋情;这种信任犹为可贵,一个强势巍然如山般的男子,没有质疑从不退缩也无所求的人,发乎情止乎礼,不会让你有半分的心理负担,试问,到何处去寻找这样的合作伙伴。

  当然,是他,只能是他。

  信任,司马绝一定会接受她的提议,杀人毕竟不是一个好职业,庞大的组织也是需要经费滴,果然

  司马绝沉思良久:“我们该做些什么?”

  耶,袁锐胜利,于是酒也不用再喝,拉着司马绝在小几上兴致勃勃地开始又一番长篇大论。

  杀手组织索魂阁一分为二,其中一部份保留原有模式,由原来八位长老中的四个共同主持,若非大事,可不经司马绝手自行作出决策;另一部份则是司马绝带着另四位长老与兴鑫阁开始通力合作。

  在任何时候,商业都不是纯粹的市场行为,各国的国情民情都会对其有很大的影响,有些甚至是绝对致命之影响。

  兴鑫阁本就已经是个醒目的招牌,索魂阁的加盟,立时引来各方关注。半个月内,大陆上各国皇帝案前均有关于兴鑫阁与索魂阁联手组建希望阁的奏章;山雨欲来,各国均持观望态度,都在等作为当事国的冥苍之举动。

  冥苍帝皇宫喜泰殿淳于玉漱书房,端坐龙案后的淳于玉漱指着摊开的奏章:

  “依爱卿所奏,兴鑫阁与索魂阁此番联手所为之事对我朝还是利大于弊喽?”

  俯首躬身立于下首的南枢密院史赶紧回道:

  “回皇上,臣确是认为此举可兴盛我国北部经济,臣的奏章已列得很祥尽,据尼尔县令呈报,纯属民间商业行为,我朝大可先放任之。”

  南枢密院史退下,淳于玉漱对在其后进来的北枢密院史道:“以卿所见,该如何应对为上。”

  北枢密院史道:“臣请奏先派居于附近的艾尔克族人前去试探。”

  淳于玉漱:“准”

  成渊二十年、玉漱四年三月

  在司马绝的领导下,索魂阁众的出色效率在钦察尔湖畔创造了一个神话,十天时间,从厂房落成,到湖水疏通引导全部完成,简言之,生产可以进行。

  完成任务的索魂阁众并未如往常一样消失,而是就地安营扎寨,在当地生活下来。

  袁锐微觉诧异,问司马绝,司马绝淡笑不语。

  留下来的索魂阁众很快融入了当地生活,如果不是阁中有任务要执行,生活中,他们均是普通的老百姓,大多数除了杀人外,尚有一技之长;除却那身令人望而生畏的标志性着装,他们实在都是些平凡人,与路人甲、乙、丙无异。司马绝给予袁锐任意调配索魂阁众的人事权,所以,钦察尔湖化工厂员工中加入了些生力军,厂风随之变得纪律森明,颇有点现代军工厂的味道。

  对此,袁锐自是非常满意,与邀请司马绝加盟的初衷一致,好事。

  这日,几经反复的试生产,通宵达旦的袁锐及她带领的钦察尔湖化工厂员工们终于生产出合格产品,兴奋之余,第一个自然是要告诉司马绝滴

  出得厂门,跃上骏马,往司马绝和索魂众居处策马狂奔,远远就见黑衣的索魂阁众全体聚集,众人前司马绝跨在马上,与数百个衣饰稍与朗姆吉族人不同的杂服人等对峙,心猛地跳了一下,有些明白索魂阁中人为何没有撤离的真实意图,麻烦来啦。

  望着远处驰骋而来的袁锐,墨发和银衫在风中翻飞,清丽无双的面庞迎着朝阳,宛若神女临世;艾尔克族人中低呼声此起彼伏:“帕提汗”,神色恭敬顺服,为首的巴图尔盖怒吼一声,用本族语言一顿训斥,众人才又恢复如常。

  “什么人”袁锐靠近司马绝低声问道。

  “艾尔克族人”司马绝全身杀意云涌,窒息的死亡气息弥漫周遭。

  “不许杀人”开玩笑,这么辛苦是为着能帮助人,若以杀人为代价,还有何意义。

  司马绝早知她会如是说,虽不把来人放在心上,但气势是不能输滴,能把他们吓退最好不过。

  

第三十章 半缘修道半缘君(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