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3)

    目中的陌生,似利刃狠狠扎入萧琛枫的心,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许从未得到过她,也从未了解过她;爱如初雪,漫天飞舞,朔风呼啸后,唯留一地坚冰。

  为了见她,才会出席今晚的宴会,

  为了见她,郑清颖才会出现在快意楼

  为了她,如今才又站在帝位的角逐中

  为了她,做了这所有,而今,却已被视同陌路

  袁锐保持着笑容,耐心地等着;萧琛林携着她手,也微笑着,月明风清。

  坐于萧琛枫上首的七王萧琛枞见状起身走了过来:

  “袁姑娘,本王的爱妃可还一直惦记着你呢,来,来,你们聊聊。”

  说完和萧琛林一左一右执着袁锐之手,朝坐在上首的七王妃柳惜烟走去。。。。。。

  终于可以落坐下来的袁锐低声对萧琛林道:

  “七王爷无需如此作为,我们又不是生死宿仇。”

  萧琛林还是轻笑,凤眸风光无限:

  “傻丫头,你以为七哥是为你解围么,又怎知他不是为了八哥。”

  停了会,见袁锐不语,又道:“若你还想知他如何解释,何不去单独一会。”语音里有丝淡淡的怅惘。

  做第三者,人家可是孩子都有啦,从前执信他会抛下一切跟自己回现代的想法显得多么可笑,爱,早是落幕:

  “该说的都说过了,没必要。”

  两人于是转而谈些合作上的事宜,不再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太监尖细的嗓音传来

  “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席间久候的一干人等皆跪拜行礼

  “众卿家免礼,平身”

  成渊帝坐于龙椅上,边上是皇后郑佩姝,淑妃、芹妃、静妃、德妃分别坐于二人身旁,待众人都回座后,成渊帝道:

  “晚宴开始吧,今晚众卿家无须拘泥,好好陪朕同乐。”

  歌舞起,一众人等觥杯交错,席间气氛甚是热闹。

  袁锐开始时有些不习惯,也是,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席这么隆重之场合,上次花灯会是去砸场的不算,今后大家是合作伙伴,不能由着性子来,真还是有些别扭;等等,成渊帝下首的那个妃子怎么用那种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看,是不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暗自检查一下自身状态,没什么不妥呀。

  萧琛林看到她不由好笑:

  “傻丫头,你又在搞什么,扭来扭去的”

  袁锐凑近些,耳语道:“你瞧,那个妃子一直在看我,眼神好奇怪噢。”说完瞟了一眼

  萧琛林顺她目光看过去,不由更是愉快:

  “那是我母妃,见你与我同桌,当然要多看几眼啦,你也知道,我可是没有立妃的噢”

  “喂,敢拿我开玩笑,不想活啦。”袁锐作势要动手

  “嗤,你那点武功,还敢在师兄面前逞强,也不怕丑。”这可是袁锐的痛处呀,出谷后,武功没怎么长进过,这两年都在瞎忙活,清阳神功仅只练到第六重,同是清教的萧琛林自是一望便知,果然

  袁锐只得悻悻然地收回手,拿起几案上的酒杯,自喝一大口。

  萧琛林就是有这本事,让沉重的事变得轻松起来,袁锐于是将目光转向场中的歌舞,很快融入晚宴中。

  过得一会,七王萧琛枞也拿着自个杯子,挤到他们这边来,三人边看歌舞边聊,很是愉快。

  “那不是宫中的歌舞姬。”看了一会的袁锐看出些门道来,场中女子着的不是宫装,于是问向身边两人

  “是陈尚书家千金陈碧云”萧琛林回道,看了袁锐一眼:

  “糟啦,傻丫头,你五音不全,又不会跳舞,待会要叫你献艺该如何是好。”强忍住一脸的坏笑,其实心中很是期待。

  “还有这种规定,是不是出席的女子都得献艺。”袁锐有些傻眼,是真不知有这么蹩脚的规定。

  “也不是,你若不喜,也没关系,不是规定,是自愿助兴。”萧琛枞可比萧琛林诚实到哪去啦,见袁锐有些着急的模样,赶忙出言宽慰。

  袁锐放下心来,舞吗,学过芭蕾和国标,当然是不能在此等场所跳滴;歌吗,现代歌曲不能唱,此间歌曲不太会,在冥苍草原上学过一些民歌,没当地居民那种得天独厚之嗓音,不能献丑;最好不要,默默祈祷中。。。。。。

  

第三十三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